VJQT 作者: 隨緣 | 輔仁文誌
作者: 隨緣
隨緣
八十後公關公司小卒一名,渴望有一天,只是有人按讚,我就會飽。

真誠用嚟呃港豬嘅

公民黨同曾辦有溝通,明知俾人玩死都上轎。明知今次唔係玩選舉就呃市民話係選舉。口話團結,但其實就係中共常用慣招「拉一派打一派」。句句都係謊言,何來真誠?哈哈哈。

此事似乎引發了全球性的反聯合情緒。大概,不少人都知道,聯合航空成為了美國最大的航空公司,原因不是因為他們服務質素好,而是因為他們在美國不少機場有壟斷的優勢。

隨緣就覺得特首選舉過後,很多「評論公關」的前公關行家,都炒車了。他們一直都以為薯片有機會贏,就分析薯片的公關如何神級云云。首先,這種跟風說項的文章,呃一下點擊率倒是可以,在我們行內人之間,都笑到口大。首先,當你的對手是一個被視為是惡魔的人,輕輕點撥,自己做回一點正常人做的事,說一點正常人說的話,加上某些大傳媒、KOL全力支持,根本你放隻豬上去,都會有人當成是「神」。

公民黨?咪又係🐔

做人有公關當然緊要。你看?曾俊華除了公關,好像什麼都沒有。但現在有公關,他幾乎都可以為所欲為了。

港鐵的人寫這廣告的時候,只知醜化廢青,不知實際狀況。而事實上,只要你坐過地鐵,你就知什麼「廢青沒公德心」,「為什麼上車之前不脫下背包」等等的「批評」,根本不切實際。而正正因為「離地」,再加上樂器事件,行李事件,港鐵也沒有拍廣告去抹黑那些「壞人」,偏偏就因為用背包的,都是廢青,所以給人「梨子擇軟而噬」的感覺。

食花生的哲學

我近距離的觀察政治新聞,從1997走到2017,一次又一次大家都希望可以「選特首」,只是,很可惜,香港實在是一個戰略位置,直至現在可以左右特首選舉的,都不是香港人,而是境外的力量。再笨的,也許都是真的出錢去給人家眾籌的香港人吧?出了錢,難道你就以為你的聲音會被聽見嗎?

而家公關界好多人成日以為自己識做網路公關。個個自稱KOL,之後就有理無理搵果D人做廣告。而果堆人有冇品味,有冇品?唔重要,最緊要佢搭個雞棚出黎,搭得好好睇睇就得。而網路上的人,很多時都以為自己好有影響力。好似幾年前,有個food_blogger俾人笑佢food_beggar,係餐廳大吵大鬧董太上身,問人「你知唔知我係邊個,我可以寫死你架!」真係可以寫死一間餐廳既人,係唔會講呢D野既。為了自己卑微既存在感,有時真係咩都講得出。

隨緣既基友(利申:直男)就話阿慢必陳志全,日日想告急又唔敢告急:「因為佢一告急,新界東死長毛同張超雄,佢就要負好大責任。喂阿哥,你整死革命烈士同埋工黨清泉,慢必邊擔當得起呀,於是,佢就係Grindr度賣廣告啦。」

好似早幾日咁,有一個星矢既活動,又有Twins又有林作。仲有王浩信之前仲得到過車田正美老師既畫,車田老師又收左佢張CD,有基本交流,都叫做做晒功課啦。點知,尋日我就聽到天下第一公關既料,就話有一個自以為自己係日本通既人呢,扮晒cosplay星矢咁去現場,仲自己搵人影相,仲出左Post,然後Boostpost,驚死人地唔知,呢個活動佢有份咁。

公民黨個個精英,人人讀咁多書,食鹽多過你D網民食米,人人叻到爆,點會唔識傳訊?佢地一定0岩既!你點講,佢都唔會覺得自己出事的。

本來那個關公還沒有搞定,究竟文化監暴的人,是不是支持暴力,對暴力(不論是語言暴力抑或是肢體暴力)讚好?到今天,王維基宣佈參選,她就即時轉發

何韻詩是藝人,是香港良心的代表,原來這種良心都有分黨分派,光明會只是一個會,你是信徒就是生於亂世有種責任。不必長於這裡就是長這樣?對不起,你不是同黨,就可以Like和哈哈。

睇返今次唔見左人,冇投票既呢?十一個之中,大多數都係有兩屆經驗以上既議員,十一個有五個會角逐連任,咁唔想再撈既,放慢手腳,或者搞壇屎出黎畀下手執,都唔出奇丫?你睇民主黨許智峰出花紅畀助手果單野?好多人都話,擺明係港島區選四屆都選唔到既莊榮輝想搞死許智峰去選立會啦。泛民內鬥,要幾賤有幾賤,都唔係咩新鮮事。仲有啵,早排呢,東九龍咪有公共屋村停電幾日既?東九龍社會關注組就好快手咁搞左一單野,去幫居民叉電話同畀免費Wifi大家。呢條橋,真係好創新。你諗下,邊個區議員會諗到呢招?點知,一個屈尾十,公民黨又抄左佢地條橋,一齊擺叉電站啦。今次投票失蹤既,有三個係公民黨議員啵,呢次又使唔使解釋下,係咪報復政敵,等佢地「做唔到野」,從而又含X投票投返畀佢地?

日前品牌Lancôme邀請何韻詩出席活動,消息引來大陸網民於微博投訴,及後Lancôme發出一式兩份中英聲明,於微博及Facebook發出,指「何韻詩小姐並無牽涉任何代言人合作關係」「不是Lancôme蘭蔻代言人」。

都是泳池好

當泳手的男生較易被相中當藝人,於是他們較有機會錄入香港人的記憶。鄧浩光?李啟淦?開始有點印象罷,方力申就大家都知悉罷,司徒瑞祈我想大家倒也有點印象。可是,泳手也是運動員,無籍籍名的還是大多數。都是泳手,出水時都是一身濕透;都是運動員、拍照時也是雄壯矯健。一樣都是展示著強壯的軀體、一樣都是一副俊美的長相,為甚麼有些人走紅有些人不?

小丸子與賣港賊

「擔心政治化」這件事,理應不是東寶電影公司及Sakura_Production的主意。如果他們那麼怕,早就不會把發行放給中國3D數碼娛樂了。這件事,看來越來越清晰:有人賣港,被發現了,就找網上的事件來發爛,「郁健吾」吧?

頁 1 / 21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