作者: 議員9212
議員9212

人,是一種矛盾的動物。這些年我還有跟這位長官來往。他好歹也教了我一段日子,所以其後每年我都會跟他辯論政策。我是神經病嗎?如何跟一位控告自己違令的長官每月辯論政策?我不知道。也許我能夠把自己也騙倒,對自己說,那件事從來沒有發生過。口裏說不,身體卻很誠實。那次之後,每次他靠近我,我的身體都會跟自己說退後。我倆的身體接觸,從此只局限於拍拍膊頭。長大了,有時碰到他,硬着頭皮寒暄一兩句,便想趕快掉頭跑掉。而這樣子只換來一大堆閒言閒語,說我沒有禮貌,不懂尊重議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