作者: 鵝鑾鼻燈塔
鵝鑾鼻燈塔
鵝鑾鼻燈塔
前高登講故人。現為廢中。努力抵抗中年危機中。FB PAGE:https://www.facebook.com/Ellan.Ou/

唔係講笑,真係講真。聖誕節唔係代表咩放假,係代表之後又要諗下幾時拖到最後借錢交稅,然後仲要研究用邊種方法交更有著數。跟住聖誕大餐又無你份,因為你又要研究下自己BMI會唔會好似岩岩公布衛生署份報告咁偏高,然後又驚之後下年件衫同裙突然之間著唔落,仲要係:永遠都唔再著得落。果隻。當然更大問題係根本無人預你啦。人地個個sweetsweet關你J(ESUS)事。

呢個究竟係我一生人收既第幾張好人卡呀?點解,點解呢個世界總係無人鍾意我?做好人有撚用呀!!我不甘。我絕望。我寂寞。然後我不知不覺已經行左上去自己辦公室既天台。正所謂生無可戀。柏林仔話聽日一定會好天既。係條撚,依家就落緊雨。「咪住!唔好做傻事呀!!」

呢類人有一個特性,就係幾時同人地溝通,都可以扯到上自己份工作。因為佢實在太熱愛份工,同埋覺得自己份工一定幫到人,又一定可以令到全家人好幸福,無後顧之憂,佢將呢份工放上既位置同傳播福音差唔多既層次,甚至有一種光榮感同使命感。咁呀,係呢個情況底下,佢地好多時候都係覺得「我想俾番個最清楚既picture 你等你作出最好既決定渣嘛」,係佢角度出發,一定唔係存心去挖苦或者諷刺(好似係)。

以前既野,留番係以前。bygones_are_bygones。有時一啲感情,無開始咪更好。有開始又一定會好過咩。無咩可以好似個海景咁,永遠都咁靚咁永恆既。

雖然我都未至於話要講到大學畢業果陣仲有咩野為社會貢獻一分力既理想之類,但由果一點去計起到依家呢一點,當中走過左實在有太多灰暗同埋血腥,太多不足為外人道,大多當初覺得完全唔應該接受既野,到最後通通變成可以不斷改易既自由底線。果個仲帶D無憂無慮同天不怕地不怕既笑容,應該依家對住鏡頭點樣都唔可以再擠得出。

有一個報道,話某一個機構,聲稱做一個網上既問卷調查,去了解大學生既性生活情況。唔需要太仔細去睇,我見到有兩個數字

呢種地下經濟活動,係因為無數據既關係,係好難計入去呢個所謂本地生產總值呢種宏觀經濟指標。所以我唔知道經濟系教授講緊呢樣野果陣,係咪已經準備向有關當局提示,要將呢一忽從表外入番去變表內,以反映經濟既真象。呢個,唔係講笑,係歐洲最近無野搵野黎做既大趨勢黎。曾經有統計局為左可以將GDP計入食毒品同埋叫雞既私人消費開支,進行左大量既估算:

OT消耗到既,係同親人相處,同愛人一齊,同朋友共聚;OT消耗既,唔單止係自己既生命,亦係消耗緊精神。只要你多一日時間OT,就少一日時間可以係出面做你想做既野。日復一日,年復一年,所謂既青春,所謂既年輕,已經唔可以再掛係嘴邊,呢D詞彙係不知不覺間已經離你太遠。

從一般既概念去講,香港無創新,不外乎又係講香港無人肯用腦呀,大商家貴租呀,炒樓炒股駛乜創意呀等等。但講呢D真係好悶,不如我又試下用下另一個角度去切入,就係香港人可能從好既方面去講,佢地都真係好念舊。要記住,我講緊既係念舊,並唔係守舊。守舊多數會被打成咩食古不化,頑固,多數係用黎批評人既,但係念舊就唔同喇。念舊,再講誇張D,就叫做懷古(唔係泥古呀!)。

講到最尾,都係睇你自己有無所謂既市場價值同埋議價能力。所以好多人都好努力咁上位同埋出名,因為只要成功左,市場價值同埋議價能力就可以幾何級數提升,甚至係令到你自己本身係咪真係做某樣野好勁,都變得唔打緊。呢個就解釋左點解要有廣告呢回事。點解人地幫你宣傳,到最後都唔知係咪真係會帶來生意,你都要俾錢佢呢?就係咁解。

平衡

張五常經常強調既係供求理論既均衡,根本上就觀察唔到,結果難以證明真切存在。雖然我唔識經濟,但單單就呢樣野黎講,就十分同意佢既講法。我地好多時候都講咩中庸之道,平衡均衡,聽就易明,但如果係無法以一個科學既方法去測量的話,就無論吹到上天,都無辦法講到究竟係咪真係已經平衡「緊」,或者平衡「左」。

而facebook發展到依家呢個階段,對於我黎講都真係同一個廣告雜誌差唔多。尤其是當俾錢既,多數就係為左商業利益,然後會不斷將個人朋友既信息排擠出去果陣。內容農場點解睇極都仲有?就係因為可能一,佢俾左錢;二,佢D野真係吸引人眼球多人睇。所以出現既頻率愈黎愈高。

facebook幾時會俾另一個__取代並消滅,無人知道,正如牛牛當初講,Xanga大家都用得好開心果陣,亦都覺得Xanga可以千秋萬代。過去我係Xanga寫既野好可能係依家FB 既幾倍,果陣相信好多人都會同自己一樣開多幾個account做分身,然後各自寫唔同既野然後又有唔同既protectedID。

FB當初,可能就是知道按讚不能代表了些甚麼,於是決心增加更多選擇。但我們現在放下了很多其他不是讚的Reaction,是不是就不是「已讀不回」呢,又不一定。這些鈕是很好按,但你不斷機械式的每天派,不覺得久而久之,會有點索然無味嗎。

香港大富翁

睇收入係無用。香港最重要最重要都係資產,香港經濟發展最高峰時期係六十年代至八十年代。香港果陣岩岩經濟起飛,邊個有足夠既錢去執平地同資產邊個就係依家既富翁。大既有大既執靚地變成依家既地產商;細既有細既去買所謂藍籌屋苑依家收租收到手軟。而香港果陣作為中西交集之地,兩次都係因為強國政局動蕩而加速發展。香港係果陣絕對就係發走難財既地方。政局穩定,自由市場,就係經濟發展既利器。

我認識的朋友,雖未致於完全是重度宅男,而且有一份優厚的收入和專業資格,但生活極為規律,不煙不酒,不喜交際應酬,平時看看書跑跑步,也懶得出外旅遊,反而喜歡行山釣魚打橋牌,你問他們好不好,的確好仔!但這樣的生活,也悶過大佛寺了吧。和他們一起,如果不是樂在其中,天天和唸佛敲經有何分別?也不是每個人都受得了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