VJQT 作者: 李天恩 | 輔仁文誌
作者: 李天恩
李天恩
AM730專欄作家、曾協助電影《翻生奇兵》及《五個小孩的校長》製作,師從電影導演關信輝先生、編劇張佩瓊女士,短篇小說《即將逝去的演奏者》發表於《城市文藝》

自殺男孩

死,可能是種解脫。天恩感到生活就像條愈加緊繃的粗麻繩圈,套了在他的頸子上,讓他喘不過氣,快要窒息了。說來,他們這一輩的年輕人常被標籤為最軟弱的世代,受不起壓力,容易崩潰,體弱而意志不夠堅定。對此,他不能反駁甚麼,因為一切的爭辯只會流於空洞,他無法列舉任何實證顯示別人的指責錯誤。但說穿了,在內心深處,他知道那些只是年長的人害怕被超越,希望確立自己的優勢,藉詞貶低後進,來平衡、掩飾自己人生失敗的眾多方式之一。

學者之死

老師過身後的日子如凶糜的夢魘,也如晦盲的霧錮,讓我整天渾渾噩噩,腦袋內盡是打滿了結的麻繩,而且不絕的向外拉扯。每個萌生起的念頭都讓我出現劇烈的頭痛,整個人好像嚴重的痛症患者般,精神恍惚,吃甚麼都索然無味,無法分清晝夜。

守夜人

今晚,他父親的屍體就躺在這幢建築內,可能就在他身旁的房間之中,身為停屍間夜間看守員的他忽然產生了一種奇怪的渴望,如果父親的魂魄能出現在他面前就好了。

在最後兩天,病房內充斥著淒厲高亢的哀嚎聲。這所醫院的收費冠絕全港,它不但配置了最先進醫療設備,還擁有世界頂尖的醫護人員以及不下於五星級酒店的奢侈裝潢,而這裡也只會服侍城中最有名望、最有權力以及最有財富的人。所以,縱使這裡可以提供最佳的治療方法,救治情況最險峻的病人,一般尋常老百姓根本無法負擔當中高昴的醫藥費。在這裡,若付不起錢,就只有望門輕歎的份兒。

即將逝去的演奏者

我兒,抱歉。把你誕生於世上,受這些苦,我很抱歉。知否你的到來為我帶來那麼多的喜樂?還記得你呱呱落地、赤裸裸來到世上的那一刻,對我的生命帶來多麼的震撼和衝擊。自少,你便顯示你的與眾不同,即使旁人說那些是缺憾,但對我來說,你的學習遲緩,你的脾氣,對我都沒有影響。你依舊是我的心肝寶貝。再加上你的音樂天份,縱然照顧你的道路是漫長又艱苦,但卻是處處的歡樂和感恩。我兒阿,抱歉,你會原諒我嗎?母親的身體愈來愈差,醫生說我的時間已經無多了。我要是真的走了,會有人照顧你嗎?難度真的要把你送到弱智人士院舍?你捨得離開這部心愛的鋼琴嗎?抱歉阿,我兒,母親打算帶你一起走,你願意嗎?你知道我是多麼的愛你。

荒謬的葬禮

母親死了。我昨晚接通了個電話。電話的另一頭聲稱自己來自一所老人院並簡單扼要地把母親的死訊告訴我。那平穩而抑揚頓挫的女聲讓我一度產生懷疑,電話對面的,其實是一個機械錄音,以隨機抽樣的形式通知別人母親死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