作者: 海燕韶光
海燕韶光
一個土生土長,普普通通的香港人。作為一個理科大學生,欲深信文字並非只是關乎考試學習,更是反映自己對生活的思考和態度。

我大仔劉爽係太子(衡山王太子),二仔叫劉孝,三女叫劉無采,佢地係我前王后乘舒生嘅。我仲有細仔叫劉廣,係我之後個王后徐來生嘅。我前王后死嘅時候,孝仔同無采仲細,所以佢地就比較親徐來。有一日,有人同阿爽講話佢老母係被徐來用巫蠱之術害死,於是乎阿爽有一日就借意整傷徐來,兩個人就開始有牙齒印。同時,無采嫁完人之後比人遺棄,結果番到黎就做左個淫娃,成日同人上床。

身為太子,求其揾日奏明朝臣父皇,加我一條罪名,我就已經死得。反而其實老四想隊冧我好耐,三番四次同大佬講話可以代佢手刃世民,但大佬次次都唔準,仲鬧佢不念手足之情。咁代表咩?係呀,代表玄武門之變唔係因為我要自保,而只係我想做皇帝。

曾經有一個女孩,她年紀比男孩小數年,然而跟男孩卻像是一拍即合,因為不論價值觀,大部分喜好,還是相處,都跟男孩充滿著默契,甚至乎可以不用說出口也能找到用餐的地方,不用煩惱和討論,從來不需要過問「你想食咩」。認識兩人的朋友都會覺得他們即使不是絕配,不是登對,也認定二人的關係曖昧不清,總有一天會走在一起,成為一對。

溫到天昏地暗,你不是忘了還有JUPAS選科排A1A2A3吧?哪間大學氣氛好?哪個Programme_cut_off低?哪個科目會有趣?你有沒有研究過?

男人最咸濕時係鍾意由上而下咁望女仔,但當佢從下而上嘅角度望番女仔,往往係內心最安穩最軟弱嘅時刻。

在學會迎新營(大/細O)中所認識到的組員可能是你將來上課時能夠幫到你的伙伴。不過,我不能稱之為朋友,而且學會迎新營比較通有的問題是,其實彼此關係可能很弱,始終你不會認為三日兩夜時間能使你們變做管鮑之交吧?半年後,那個曾經每日有200個未讀的wtsappgroup已經沉沒到不知所終。其實在港大,就算所謂Rsource(找前人的參考資料),你也不會用到大細O 的人脈關係。所以第一,如果你是希望「搵定人脈R疏屎」而玩Ocamp,傻仔你已經中伏。

罪不在偷拍

馮敬恩沒有這種連私生活也要被公諸於世的心理準備,說到底他也只是一個年輕人,也只是一個學生。你報他「可能考慮參選立法會」沒什麼問題,報他「衝擊校委」也沒問題,不過報一個非藝人的私生活,對一個學生來說其實是很困擾。

畢業變失業

工程系的畢業生會人道一點,不過面對業界出現飽和的情況,最煞食的Civil仔居然也為沒有offer而煩惱,基本上有工就已經感恩萬分,也別要管人不人道,趁人工智能未完全取締工程界便好好的抓緊賺錢的每一秒。

「當你望住李國章七十歲人都仲可以攞住杯可樂加冰撩下撩下,有時真係好唔明,點解個天咁唔公平,和田光司四十二歲就要死。」講完呢句,我個鼻已經酸左。

中國曾經對香港擁有過主權,那是事實。97之後,現在中共對香港擁有軍事和外交主權,亦是事實,但大前提是需要確實履行中英聯合聲明內的條約,香港的主權才會屬於中共,否則條約馬上失效,香港主權才真正「回歸」英國。中英聯合聲明有否確切執行,大家應該心中有數。

換季的回憶

大概不只是妳,每一個女人的衣櫃仲是密麻麻的。當和男人的衣櫃對比起來,會很有趣:男人明明來來去去也只有那數件衣服,但基本上除了那一兩套西裝會整齊地掛起來時,即使不是亂葬崗也一定硬是有點雜亂。妳望著面前的一堆衫,卻是井井有條的放置好。

O-Camp 獸父指南

作為一個喜歡無風起浪,唯恐天下不亂的壞人,我當然會助紂為虐,引導各位組爸如何成為獸父,而當中更會幫大家革除一些常見謬誤。廢話少講,看招!

「男女平等」

為何打仗的一定要是男人?在古時,尤其亂世,能活得多過四十歲的男人根本不多,在某著名的港漫中也曾說過,以前的男尊女卑,似乎是對男性的一種補償。妳不能解釋「那可沒法,男人天生體質比女生強。」男人天生體質強,卻沒有犧牲自己的義務。正如妳天生麗質,也不等如有當妓女的義務。

男人想法

男人思想的複雜,當然不一定是因為在思考能量守衡定律的瑕疵,又或者希臘負債危機帶來的經濟衰退。而是在和女人相處時,男人心中已經開始不斷地思考。

大學理科大伏

所謂「讀理科出路好」,其實一切都是個騙局,出路所指的只是「升大學」。在香港想成為科學家,簡直是天方夜譚。除非你家境豐厚,家人又不介意你將來不接管他們的生意,你大可以到歐美國家去深造,去算你的alpha_beta。但當然你不是,你只是個普通人,而且是香港人,一個重金不重心的地方。

摘名

我中學時很討厭摘名表,所以某次我受不了,撕掉了一張。被摘名的感覺很差,尤其當你認為只是一點小事而被老師記下名時,不免覺得有點小題大做。最常見是那些訓導㙮利班每天一大清早就企在學校大門前修煉金睛火眼。常人練金睛火眼為關注股價恒指,訓導㙮利班就專用以捉你瀏海過眉,波鞋不夠白;女生就捉你不束髮,潤唇膏有顏色。總之正常人未必留意的芝麻綠豆事,都會成為你們的痛腳。

頁 1 / 21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