VJQT 作者: 中環塔倫天奴 | 輔仁文誌
作者: 中環塔倫天奴
中環塔倫天奴
中環塔倫天奴
欲擺脫大氣候的磨蝕,反被中環安撫着心靈。在中環替人寫寫字,講講故的80後。

活在工廈

隔離單位又死一件。我意思係…又走一件。我:「喂,幫你推落𨋢啦,乜走得咁急呀?」阿笙:「鬼咩,包租公唔續租,話要收返個單位。慌佢唔係搵到個大租客咩。」我:「唔…咁…你點?」阿笙:「有得點?搵個劏房租住先囉,d機d 鏡頭d燈…賣架喇。」

學學埋埋咁多興趣班,又彈琴又打鼓又素描又攝影又跳舞,但又唔係想佢地真係响呢方面發展架喎。我成日懷疑,比佢地學咁多呢d藝術興趣班,係咪盡早等佢地反感,等佢地知道,嗱,你第時大過,如果做呢d就食得屎喇。你知啦,商業香港,搞藝術呢科係响食物錬嘅最底層,你寫小說你做音樂你畫畫你跳舞?分分鐘一個Like都呃唔到,因為你老母都唔Like你。

我最盡都只係比達

係比達嘅心裡面,佢最想就係去修行,無時無刻都要修行,佢要贏,佢要證明自己係宇宙最強。好可惜,如今嘅自己竟然孭起左頭家,唔理你係咪管得掂一個星球,你管掂頭家先啦。人大左,出黎社會經一事反一智,當日畢業掉完頂帽之後明明磨拳擦掌誓要闖一片自己天空。一年、兩年、五年,「算罷啦你」,「或者你應該應命」。

十年喇,江華取西經都行下行下行左去賣保險、十年喇,雨僑都唔知轉左幾多次名,變左幾多次臉、十年喇,我地當日丁過嘅谷胸乳翹女神,現在就正正與那個曾被指着恥笑為mk,騎呢,唔知醜字點寫嘅阿舜大唱大跳,拖手攬腰,抱起攬攬轉圈yeah。螢幕前看着的,都只能大叫這些機會…比起那些只在背後說三道四,以恥笑踩低別人為樂的人,你們口中所侮辱的丑角,其實,比你勇敢得多。

宏利的黃金48小時

「今次個Brand好好,你都想整靚你個portfolio架?快d覆喇女,我知今日好多人去cast。」好多人話係咁loop抽宏利水唔岩,又話驚果個小小職員俾人問責。喂,你自己攞黎架喎。如果有人inbox你,話見你平時d相幾靚,叫你上酒店房著俾佢睇,有幾套衫要自己去準備,然後陪訓,要幫沖涼,最好送埋支香檳上去,Salary果邊都會有$150左右。你呢d唔係叫無知,係叫…侮辱。

「唓!著左Jordan真係曉飛咩?」「1on1啦撚樣!我着mohawk都過你啦!」「而家走籃拍板半隻手掌,第時如果我著埋Jordan應該掂框唔難。」多少個黃昏下的蛋黃球場,我們幾個志同道合的屋村仔隊友飲着支裝可樂在自我FF,說夢至日落。

十年過去,當日的小伙子明白到與其改變世界,不如改變自己。當超人不好,又大責任,又流離失所,仲要操體能,媾女都不能大大聲太張揚。

「Comeon!你地夾band唔講錢架嘛,最緊要係有場地,有人睇。嗱,因為今次我地都係蝕住搞,主要都係想多d人認識本地音樂啦,推動到band隊文化啦。Budget好有限,你知啦,租場又要錢,你地d音響又要錢, 所以真係俾唔到酬金你地喇。拍硬檔,幫幫手。」

年尾流流,打工仔嘅我地最關心嘅梗係份年終花紅同埋出年加幾多啦。未掀盅前,我都自己打定底,做定功課架喇。留意返d 報導話,今年各行業平均加薪5.9%,另外花紅派 1.5個月,四叔仲話輕輕派返十個月獎勵傑出員工。精神嘅。

大家都睇住強國醬嘅一「招」得志,眼巴巴見證住陳潔儀落敗嘅心如刀割,睇住基仔開始摸到法門,瞇眼側頭唱出多少唏噓的你在人海…唔知由幾時起,我地原來要變得迎合大陸人嘅品味?講真呢棍,我真心希望李逸朗搞L掂,當頭俾歌壇一記棒喝。

從ICQ,MSN,手機SMS,到處都記錄著我和她的美滿旅程。無論她send來的是「做乜咁夜仲未訓?」、「今日路試又fail豬」、「多謝你張暖毯」抑或是「我拍拖喇!」我都像打了卡介苗般早有免疫,令情緒不致於太過波幅。然後,妳到了澳洲留學,我還未趕及掉下萬呎谷底,朱克伯格已在同年創立起facebook。我藉此再度走近妳的生活,追蹤妳在遠方的點滴足印。妳的校園班房、妳的sexy bitch姊妹、妳在melborne天氣晴、醉倒的妳在k 房的失儀相、及妳與Baby Calvin Boy的閃光錫錫照,都如實呈現在我的螢光幕上。也許看着妳的笑容,這樣就好。

i love MK

而家?好日都無出MK 喇。出到去,都唔識去邊,通街都係金鋪藥房化妝品店找換店…通街都係普通話行李匧同人撞人。連想食碗港式餐蛋麵凍奶茶都唔知可以係邊度搵到。慢慢,我地都不得不承認,呢度,根本唔係比我地黎嘅…MK,就讓它被蟲蛀掉吧。直到直到…這幾天,我們都坐在一起,重新回到MK,重新踏進彌敦道,景物雖變,人情卻沒變,我們,原來一直都在。香港人仍然是獅子山下同舟共濟的一群,而MK,依舊是如此可愛,地道,滿街都是你同我。

「我件姣底迷你倉井空 Ruby 呢!」我當堂即刻想拍手吶喊,有問題就要SAY!呀SIR不愧為我大佬,型,係精神既!睇場隨即叫左個阿蟬過黎,同佢講,佢都係細粒巨乳,摷住等,唔駛錢,等多陣好快,摷住先摷住先老細,Ruby就到。

樂隊終究解散,那個時候散band又沒有想像中的悲傷。反正,每星期公式的上band房排練早已成為大家吹水九hea,飲酒牛牛,打winning的慣性籍口。做歌?等靈感到先啦。散band的消息在地下樂圈中很快就廣被傳開,但這些消息其實每天都有,我們只是其中的一個,大家大概惋惜了兩天,又回伏平淡,歌照嗌,show照搞。

我考上了我最喜愛的中大。我成功追到並私有化女神小咪。我賺到人生的第一個一百萬。上年,我上左車。我更在工聯會橫笛業餘班中擔任導師。我總覺得,一切都是阿爺在水中保佑着我。見到水既地方,我就知道,有他同在。

一放工,翠翠BB已經整好飯餸,門都未開,已經聞到有我最鐘意食既瑞士雞翼同炒西芹,鐘都未噤,BB即刻為我遞上拖鞋,拎開公文袋。我連呔都費事除,如久別重逢般,即刻從後縷實BB啪啪啪,從門口,到廚房,從廚房,出露台,最後在主人房中完事洗澡,實用率等九成,用盡新居空間,雖然飯餸已凍,但,心,卻是無與倫比的暖暖。

頁 1 / 41234