作者: P's虐心者
P's虐心者
P's虐心者
喜愛寫作,畫畫與攝影,身上總流着一股熱血,愛胡思亂想地虛待光陰。

我竟然一點也不懂得去反抗,去面對別人迎面而來的痛擊,我甚至後退,閃躲,我開始變得不相信任何人,甚至收藏起自己。讓自己去變成另一個我來抵受同樣痛楚,但這個我,基本不會痛,因為他已經不再是我,他是為承受苦痛去製造出來的一個我。

無論我做咩自己鐘意做既事得好,係大人面前就係膚淺可言,無論我幾咁努力去做,冇成績,冇利益可言,我做既呢件事就係一種「無謂事」。賺到錢就係神仙,成功,賺唔到錢你就係做埋D不切實際既野。有陣時,社會要求你去點樣做,而你未必要真係要迎合佢,冇錯你會話係社會訓練成你咁,係社會叫你點樣點樣,規規矩矩去做一份好工,老細叫你做咩都做,做到成隻死狗都唔敢吠,做人要踏踏實地。呢句野,啊媽由細講到我大。

網絡作者

現時網絡上出現很多自稱為「網絡作家」,或是在網絡上横行的網上寫手,有些是已經出書了,從高登出道,或是在網絡上擁有相當人氣的當紅作者。他的臉書專頁like數都是過千,也有些作者是沒有在高登出過故,專頁like數也達到一定的人數。但是卻一直沒有放棄寫作,不停地在不同的網媒投稿。到底在這個社會洪流之中,網絡的世界不停幻變,網絡作者是如何在得以生存,寫作對於作者來說,又是一種什麼的定義,促使他們在沒有收入下,仍繼續不屈的寫作下去。

之前係Facebook紛紛見到好多人po,last_day既相,令我回想起自己係中學last_day竟然幾乎一張相都冇影過。唔係講笑,果陣時根本都仲未預備好要離開校園,就已經到左最後一日。直到出現左好多既最後一日。最後一堂體育堂,最後一個早會,最後一次著校服,最後一個落堂鐘聲響起,直到走出門個一刻先知道,真係要離開校園了,要出外面對殘酷既社會。由個一刻先知道,自己擁有握緊未來的選擇權。

舊公屋式的溫暖

首先我要說的是鄰戶之間的那份溫暖,「遠親不如近親好」舊式公屋的設計就採納了這種擠逼感的溫暖,同時也讓彼此之間的私隱無聲地公開。家裡的一舉一動,一說一笑,不用幾秒便能傳遍整個空洞的走廊裡,隔壁的張太太,左邊的陳先生,也知道我今天和弟弟吵得哭了起來。人與人之間的距離拉近了,因此也多了許多的公屋謠言,公屋傳說,也多了許多口耳相傳的以訛傳訛,我們似乎也很喜歡窺探別人家的私隱,

單親家庭的迷思

家裡的經濟支柱就由媽媽來扛起,我還記得那日我們離開家中的一幕情景,那晚下著傍佗大雨,在一大清早的時候,我和姐姐和母親就這樣扛著兩三個行李箱急忙地走下樓梯,悄悄的坐上安排好的客貨車,三個女子從此過著吃著苦的生活。那天的下雨情景我到今天仍未遺忘。

每個人都有病

攀附權貴,欺善怕惡,幸災樂禍,見高就拜,見低就踩,這些人類特質,我們都怨不得,因為這就是人性。但我們大可恨思想不靈光的人們,總不能夠憑理性判斷事情。而生的一大堆偏差的繆誤。

其實我並不懂得表達自己,尤其是表達愛意。如果我是冰山,他就是熊熊火焰,所以今次出外我終於向他提出換我主動拖手的要求,但是我發現得到自己的動作生硬到,簡直就好像有感情缺陷的人一樣,討厭被人愛。因為自小家庭破碎的原因,我一直也學不懂如何去愛一個人,如何去愛自己,就好像前面聳立了一大塊很大的隔模,我如何用力也搬不動它。

從中學畢左業己經有五年了,從前我都會埋怨自己為何在這五年不去好好讀書,而去打一些快餐店工作,啊媽成日都話我在幹沒出息的事,例如寫作,手作,畫畫。我一路都當啊媽講既野係耳邊風,因為年輕人總談熱血,夢想,什麼堅持類似的,我就是堅持不去聽,那樣會很挫我的自尊。因為我一直以為自己很偉大,很熱血。

我們都有情緒的需要

我隱藏了我不好的情緒,它是不會療癒的,反而,它更會使壞的情緒無止境擴張下去,它會影響你的生活,工作,態度,和待人處事的方法。這種壞的情緒會衍生出一大堆不好的感覺,例如,自卑,負面,憤怒,嫉妒,它會把你的狀態全部降到最低的位置。

對著母親,我才會敢發瘋

人前,人後,兩個模樣。尤其對著最親的家人面前,人更加會原形畢露。像個發了瘋的獅子一樣,什麼也會抱怨,什麼也會唬欄,情緒高漲,揮舞足動地滿嘴說個不停。還記得上次,我足足抱怨了整整一個小時,就不停說某某對我怎樣差,那個客人態度又不好,總之說個沒完沒了。把心裡的不快全部抒發掉後,明天我繼續閉起嘴巴來工作,把所有不快往內吞,然後等待第二天回到家時,我就可以在母親面前,說個是非說個痛快。

我們活著的理由

這個世界其實有很多問題,也是沒有答案的。但生存就是一種好的解答,我們幾乎耗盡了一生去尋求解答。我常常在生活中找「生存的意義」,探討生存的意義,好讓自己更能夠坦然都活下去,至少你不會想一些可有可無的自殺念頭,找到自己活著的意義,也好比追求更好的生活更有意義吧。

已經步入二字頭好幾年,對於還是單身這種狀態,我一直也是採取一個被動的狀態,若不是有人問起我的感情狀態,我也沒有刻意強調過自己是單身。但是大概會在節日後才真正意識到,街裡愛人一對對,自己孤身隻影這個問題吧!

黑夜思緒

這個世界的繁華盛放只不過是夜裡的一顆星星,是隱藏在夜裡的黑暗把自己給蒙瞥了,所以你才看不見自己有多麼的可恥,寂寞,傷心,可悲。

生命在於運動

到我開始能夠不受任何人目光,輕鬆的跑在大街上,挑戰每一個跑步聖地,享受揮灑出來的酸黏黏的汗水,而沒有感到辛苦,尷尬,我知道我將會和這門運動繫上生命指環,它己經能成為我成長旅程中的好拍檔了,這種逆風飛馳的感覺,真是痛快。

人受到傷害後,普遍會有兩種應對模式,1.攻擊2.麻目,由於每個人生活在世界上,幾乎是每分每秒也會受到一些莫名的傷害,言語上,心靈上的,和一些可有可無的思想上的謬誤。回顧自己受到傷害後,也會有兩種選項給自己,作為我面對傷害時的應對,在這裡和大家分享一下吧。

頁 1 / 612345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