VJQT 作者: 巫堃泰 | 輔仁文誌
作者: 巫堃泰
巫堃泰
巫堃泰
香港大學法學(人權法) 碩士生,香港機場發展關注網絡發言人。曾參與香港電台節目評論時政,並經營民間網上電視台。熱衷公共政策及管治研究,從過去到現在積極參與公民社會組織及倡議,創造多項時政惡搞產品,期望用創意改變社會。

「同行」果兩雙字,其實只係將華康儷粗黑打扁同埋將所有角位磨圓佢,就已成完成基本程序。然後,就將「同」字中嘅口字變番正方形。至於個「行」字,將部首果兩撇變成平行四邊形,搞到有啲當代風咁;然後執去比例,就已經做晒絕大部份嘅改裝程序。最後,班人就係將字體個收筆位整個磨圓邊長方形,用嚟遮住個勾位就搞掂

曾俊華喺今次選戰用嘅主要字體,係華康華綜體。呢隻體其實已經由華康設計同賣咗N年,唔算係有咩新意。根據華康網站,個字體嘅簡介如下

昨晚,公民黨宣佈25票全投曾俊華。主席梁家傑以「民意清晰,不用等到民間投票結果出爐」為由,宣佈執委會的決定。不知道當年贏出民間公投的候選人,可以預見10年後的自己,連爭取普選與程序公義都忘得一乾二淨時,又會有甚麼感受?

馬斐森?好行夾唔送

深圳醫院蝕錢及拖數,教授學術造假不受懲罰,回應管治改革遲交功課,HKUVision離地萬丈,合約教員苦無晉升機會,校方掌權者霸凌學生組織……一切從未解決,馬斐森便另謀高就。我實在為愛丁堡大學的師生將有一位這樣的校長,感到可悲。

有同學告知我的隊伍,朱科候選人在微信「新港同學會」組內,向已投他一票的研究生派發「微信紅包」。該「紅包」為微信傳送可兌換金錢的服務,亦即表示朱科正在賄選,以搏取學生選票。

我三十而立,重返校園之際。我撫心自問:我還可以盡一分力量,去捍衛我們所相信的價值嗎?

反三跑運動為何怎樣也「搞唔起」,當然我也有責任。坦白說,機管局的權貴在過程中機關算盡。從包裝成「發展–保育」矛盾、自做假諮詢公關騷,到早跟一眾過去保育運動友好的團體落手。這場仗,其實一早就輸在射_前。

在廣場的直播畫面上,大家看見代議士不再問問題下去;屏幕中的陳偉業提出修訂案,大台隨即呼籲「宇宙大苦行」。數眾人跨過三層圍欄,舉備衝進議事堂去。可是,慈母力擋,議會外的捲閘隨隨拉下,眾人無功而還。隨後,群眾自發走到馬路上,將議會的道路重重包圍。最後,撥款通過,一眾權貴經地鐵隧道逃走,咀角上掛着一絲恥笑的臉容。

5年前的一個六月,一群人看見了第三條跑道工程糖衣背後的不盡不實,便成立了《機場發展關注網絡》。來自不同背景的我們,花了無數個晚上去尋找及參考資料,將勤補拙;從中央圖書館找到赤鱲角機場工程的前世今生,到研究由環團迫出來才公開的航道及空域文件,我跟這班人從機管局的人口中的Interest Group,漸漸成為媒體及公眾認定,以環保角度以外反對第三條跑道的倡議團體。

紀錄片以「寫實描繪年輕人,透視當下的香港」作招徠,以隨拍、隨訪及專訪跟蹤9位由10歲到24歲的香港人的心路歷程及對未來的想像。我進入影院前,期望曾拍下不少紀錄片的張經緯,會有一個較立體的序述。誰不知,失望透。

6年前,一眾殘民自肥嘅官吏,自恃議會係大多數,強推669億港深廣高鐵。即使民間做幾多嘢去呈現高鐵計劃嘅荒謬,呢班賤吏依然無恥上面,食相上面。呢一邊箱,官吏喺度話「人哋2012年起到福田嫁喇」、「唔起就會被邊緣化嫁喇」、「肯定唔會再問立法會拎錢嫁喇」;另一邊箱,青年民建聯同青年自由黨之流甘願成為強權爪牙,斥責民間良心。而講到最不堪入目嘅,當然莫過於工聯會屬會一班「要食飯、要生活、起高鐵」嘅「工人代表」。

New_York_Giants同New_York_Jets嘅共同主場都喺Jersey ,就係活生生將NJ當地NYC延伸嘅其中一個例子。淨係識得用Google_Maps,笑宇宙漿喺Newark搞紐約演唱會,其實顯示咗你班寫手對當地地理嘅無知。

我更加唔明嘅係,點解冇一家傳媒立即報道,呢個「研究」係由中央政策局贊助?係傳媒編輯自己河蟹搞成咁?定係走去處理呢個記者會嘅記者唔夠精明眼?定係記者只睇新聞稿,連份報告頭果幾版講明中央政策組俾錢呢句都冇睇到?

香港政局要擺脫七十年代開始的「監督」式和稀泥,政界及社運領袖就好應重新適應一套詞匯,以超越來壓力團體的局限。要改變的詞語眾多,小弟列出數個以供參考。

小弟搞反三跑,間中都會難免向國泰航空開拖。皆因呢間航空公司越嚟越垃圾之餘,仲要越嚟越土豪。國泰一切所在所為,其實都係香港文化同命運墮落嘅寫照。

田大富與宋漫山

望見廖啟智在《選戰》中的演出,令我想起他在大台時於《大冬瓜》中飾演田大富。

頁 1 / 3123