作者: 月出
月出
九十後,不知好歹,膽小而勇敢,剛開始真正認識這個花花世界。

深夜,正在旅行的他一個人喝著悶酒,經歷著大概是很多人一輩子到死也不會,亦不想遇到的事。就在旅程的第二日,他無意間看到女朋友的手機,在毫無兆和心理準下,發現了她同時搭上了另外三個男生。友情是沒有排他性的,但愛情有。分享是一種美德,但在愛情的層面上是例外的。

誤人子弟,罪孽深重

「點解人生咁苦,點解要讀書?我想快啲大個。」這也是我以前聽這個活了才幾年的學生說的,想不到年紀輕輕就開始厭世。聽聞外國有地方如德國、芬蘭會提倡遊戲學習。學生在十八歲前也不會有任何特定的課程、作業、考核。他們可以和不同年齡層的同學一起在校內畫畫、爬樹、嬉戲,當然,如果他們有興趣學習任何課題,向校內的人員討教,他們亦會一一指導。幾十年後,相關研究人員找回這些學員,發現他們都生活得不錯,而且快樂。香港近年亦有團體嘗試做類似的事,不過,參加者仍屬小眾。

「咦,你搵左工未﹖」

  「咦,你搵左工未﹖」、「喂你報左咩工﹖」、「你有冇考CRE啊﹖」、「咦你讀埋今年就畢業,你諗住做 […]

這個陌生人待我好得有點怕

一問之下,就是一個高雄人壞車了卻苦無拖車之類的。我這個外來人嘗試了找我租車的店家找幫忙和上網找求助電話,但卻是幫不到忙,最後他還是打算叫拖車算了。我也就繼續追逐我的鵝鑾鼻燈塔。