作者: 月輪
月輪
月輪
夢想能成為作家;若有一天我不想再寫或已沒有什麼可寫,我大概可以死了。 FB PAGE:https://www.facebook.com/iamcreatin

過海

作息上,我也納罕自己原來不是個當夜貓的料子。以前未到凌晨兩點也覺得時間尚早,未到日上三竿也不願起床。而現在未到十二時已累得要入眠,即使到了週末,還是會在七時多驚醒,恍然以為又是一個工作天。偶爾下班後約了朋友吃晚飯,聊着聊着彼此未必是有心,可都會忍不住不停打呵欠。那種又想吐苦水又想睡覺的掙扎,令人無奈。二人撐了一會兒,通常還是選擇打道回府休息作罷。

有靈魂賣嗎?

他一路沿着繁華的商業區走,走入一條短街,街的兩邊全是小攤檔,各式各樣的東西琳琅滿目。他不禁笑了,像是用眼睛看到了就買到了一樣。一想到這裏,他就抬頭看前方的高樓。嗯,看到了就買到了。他在思索自己有沒有什麼東西想買,或者有沒有什麼買得起。

開工前焦慮症侯群

從幼稚園開始計起,人生已經歷了十九個暑假。每年看到文具店上貼的「Back_to_School」宣傳,都會覺得這代表開學日子近了,但到了今年不得不面對一件事-「開學」已和我無關,取而代之的是「開工」。

單身病因研討會

「物以類聚」是我相信的定律,無論身邊的女性朋友性格多迵異,大家總會因為還沒有男朋友而有說不完的話題,又會因此容易變得熟絡起來。男人的話題離不開錢和女人,女人的話題同樣離不開男人和有關男人的事。正經事說不夠幾句,話鋒就會開始變成互相詢問彼此的病情,看看有沒有好轉惡化。若大家都未找到合適的藥,自然就會聊起病因。每個人染上這種病的原因不一,有的是被前度傷得太重,有的是喜歡觀察久一點才行動,但有趣的是,話題聊到一個位置,就總會變成同桌之間的互相憐惜以及對男人眼光的尖酸批評。

看見死亡時間的男孩

我跟她許諾,等她病好,我一定會娶她。她笑說我們年紀還這麼小,談什麼婚論什麼嫁。我知道她是怕自己過不了這一關。

蘇州評彈

到蘇州有兩件事必做,一是看崑劇,二是聽評彈,兩件都是蘇州文化瑰寶。看崑劇的原因說了,那想聽評彈原因更簡單,因為我學過琵琶,喜歡這門樂器。原想特地去看,碰好兩晚表演都包了評彈,也就過了癮。

外婆

小時候隱約聽母親說過,外婆年輕時在雲南是個唱戲的,而且是女扮男相,扮相帥氣功底又好,故在當地很有名氣有很多仰慕者。因為小時候不懂,我以為外婆在雲南唱戲,雲南省首府是昆明,所以她唱的定是「崑曲」。不知為何這模糊又深刻的形容就一直烙在了我腦海。我自行遐想,她年輕時的扮相定是個俊俏多情的小生。也因如此,長大後偶爾看到有描寫女扮男生或男扮女旦的戲(最深刻是看張國榮的《霸王別姬》)時,就覺得特別喜歡。我彷彿能從電影中看到他們那年代學戲唱戲的模樣。

從寧缺勿濫到一試無妨

作為比其他大學學位要多進修一年的人,我今年九月才真正要開始出社會工作,但已有不少朋友去年已成為全職人士。雖然大家都是同齡人,但近來跟她們聊天時,特別談到感情狀況時,都發現她們的態度有明顯轉變。以往是學生,她們理直氣壯抱着要寧缺勿濫的堅持慢慢找耐心等,心動的感覺行先,現實的條件殿後。現在這種青春的戀愛態度不再,她們嘴裏說着的是一試無妨,不理是不是喜歡,畢竟人會寂寞,總得找個人陪。對一個人對得久了,可能也沒差。

我今年芳齡二十有六,是個普通上班族,在一間中大型貿易公司內工作。擁有閱讀死亡時間的能力聽上去好像是件了不起的事,但其實我的生活過得和一般人無異。自問人生當中沒有什麼需要炫耀的特別經歷,這能力也沒給我帶來什麼名利難題。反正我沒跟任何人提過這件事。我覺得沒有必要也沒有意欲。

中三時班上有一個性格非常開朗,長得很可愛的女孩,花名叫唯唯。我和她不熟,應該是因為性格太迥異,相熟不了。不過,她和每個人都能做朋友。我挺喜歡她,所有人都喜歡她。她沒有讓人討厭的理由。若封她為「友誼小姐」,實屬當之無愧。我一直不想知悉她的死亡日期,但在一次小組討論時不得不和她對視幾秒,由此看到她的死亡日期。

「他一直都過得很樂觀,典型陽光大男孩,要走到自殺這一步,定是有難言之隱吧。」她眼紅紅說。

「不能習慣,不能麻木啊。哼,看她每天心情都這麼差,難道不怕折壽嗎?」琪琪不懂得掩飾心情,她一生氣就要馬上吐火。我也不是第一次聽她詛咒女上司,可事實是,女上司比我和琪琪都活得長命。這算是公平嗎?讓聰明的人活久一點,笨的人早點西去。站在女上司的角度,她也許巴不得送所有愚蠢的人西去,餘下能傲視同儕的人。但我一直不覺得這個世界美好,在這裏即使活到一百歲,只是個數字,有什麼了不起?了不起的是人一世有沒有做過什麼無憾驕傲的事。

「若能知道自己何時離開這個世界,聽上去好像能省去許多人生浪費的時間,每天就可過得有意義。但我覺得浪費是充實的土壤,悲傷是快樂的影子,遺憾是人生的水份。」

很多人喜歡指責大學生,既然一年付了四萬多元的學費,就不應該走堂,因為除開學費每堂差不多都要幾百元。這多是局外人的觀點。付了四萬多元上一年大學,一個大學生不會只有課堂生活,把學費價值全集中在課堂上是不全面的,結識朋友、參加學會、甚至只是到圖書館看看書等都是為自己增值的活動,那為何不把它們當成學費涵括的一部份?最重要的是,上過大學Lecture就知,不是所有課堂都值這個價。有時你真的情願待在家中睡久一點,畢竟未來幾十年都未必補得回奢侈的睡眠時間。

大珠小珠落算盤

當時我在幼稚園學珠心算,買了一個白珠算盤。放學後上堂就要練打算盤,要練打各種乘數表,由2打到200、3到300 如此類推,到參賽前要練成能打到上幾千,而慢慢珠算進步純熟後就能心算。可能當時年紀小,只學了如何用算盤計加、減、乘法,而不知如何計除法(不過學了乘法其實除法也能心算出來),但已經實用有餘。

乖女

「手術還順利嗎?」她問。「十分順利。太太您放心,我們醫院已經是這門手術的專家,聞名全港,成功率可謂百分百。」「那就好。」「這是安裝應用程式的步驟和操作說明書,你等一下有空就跟着做,在成功啓動了驗證碼後就能實時收到女兒腦部的情況,二十四小時後就可以開始用手機控制她腦中的晶片。」他遞給她一份小冊子。

頁 1 / 612345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