作者: 麥錦鈿
麥錦鈿

    返到屋企,換緊衫。 天澄問我:「豬仔係咪死咗喇?」 我無諗過佢會咁問,無諗過佢會認 […]

執葉之格?

到今日一直愛黨愛國嘅葉太大義凜然地指斥責同為建制派嘅何君堯「殺無赦!」論係蠢到底嘅時候,葉太竟然反被海量政府支持者誣衊為二五仔、無間道!以葉太身為保安局局長嘅經驗,我相信葉太係有能力睇得出邊個係人邊個係鬼嘅。而且葉太對黨對國對香港嘅守護就如佢當日對掃把頭髮型一樣,忠貞不二。

2007年開始用 Facebook,都係攞嚟溝女、晒下嘢放下閃咁。到2014年天澄出世後甚至完全無public_posts。100毛?928之前完全都唔知100毛係乜嚟。之後,Facebook成為咗接收雨革最新消息嘅渠道。開始認同100毛等媒體嘅睇法,亦覺得可以透過Facebook去宣揚對政府嘅不滿。總希望能改變大部分人,對社會、政府發出強烈嘅訊息,香港人絕不妥協中共、港共對香港司法、民生、政制各方面作出嘅破壞。

在旅途上休息的火車

坐上由大阪出發到伊勢市的近鐵,會經過忍者故鄉伊賀。沿途各站乘客有上有落,當中多數是獨個兒乘搭的。

異形美麗、強大,而且生命力強、繁衍能力一流。異形就係生命同繁衍嘅真諦,而異形嘅出現延續咗大衛嘅生命,令佢真真正正成為創造者,更令佢有咗繁衍嘅能力,成為真正嘅生命體。

我起身,見到天澄醒咗。望到佢正在流眼淚。天澄問我:「爸爸,你唔使返工呀⋯⋯?」我話:「要呀。」佢嗚咽再問多次:「爸b,你⋯⋯唔使返工呀⋯⋯?」我摸一摸佢額前嘅頭髮:「要呀。」原本想話好快返嚟,但無講。

京都沒有念慈菴

法蘭沒有西多士,京都沒有念慈菴。自從天澄出世後,旅行多數都係坐廉航。一嚟多數都係去日本,二嚟廉航係好準時起飛。呢幾年搭過幾次因航都係 delay嘅⋯⋯

呢幾年好多後生仔話要搵一個肯陪自己食麥當勞嘅女仔做女朋友。

記憶

我曾經養過一隻刺蝟,佢個名叫「豬仔」。我地一齊生活咗四年,豬仔喺半年前因年老而去。

水鏡八奇,軍師的軍師

八奇趙雲,殘兵的殘兵,腦殘。精神分裂下幻想出燎原火出嚟。就好似24個比利一樣,趙雲跟燎原火都可以獨立行事,有自己思想,有自己性格。

金像獎——世代之爭

許冠文每次嘅出現都跟每年嘅金像獎頒獎典禮一樣,喺度消費過去、懷緬過去。年復一年都係喺度鳩噏,吹噓只要拾回過去乜乜乜、物物物就會乜乜柒柒。基本上,香港一事無成嘅原因就呢班曾經處於所謂香港黃金時代嘅人一手造成。

木棉

有啲片段、影像,縱然只係成長路中微不足道嘅日常生活,但會好深刻,就算經歷多年都會銘記於心。當年每逢新年過後夏天之前,總會木棉花開。公園入口有木棉樹,好高好高。花開花落嘅時候好壯觀。滿地紅花,配合深水埗嗰種霧氣同綠葉,形成一種休閒嘅感覺,當中帶有一種煙雨凄迷嘅氣氛。

盧根輾轉地遇到X-Men嘅創辦人ProfessorX同佢嘅愛人磁力王。眾所週知,三角戀愛係唔會開花結果嘅。喺抽插教授同磁力王中間嘅盧根最後只好出走。盧根獨自一人到咗法國。唔識法誤嘅佢好一段時間只係依靠著切肉去賺取生計。好景不常,之後發生法國大革命,盧根好一段時間裡失業,而更不幸地有一日因為太肚餓偷咗塊麵包而被情敵羅素高爾扮演嘅差佬捉咗,仲坐咗19年監。其實羅素高爾真實身分係Gladiator,都好打得嘅,而且數學又好叻。Anyway,19年後盧根出浴並出獄,展開了新生活。

戀熊

當我們越嚟越大,會發覺呢隻熊越嚟越似習大大。似到有時連金正恩都分唔到邊隻係熊邊隻係習大大。今時今日,瘋狂戀上習大大or_Winnie_the_Pooh嘅至少有十三億人。

一直都好鍾意盧巧音

論經典,莫過於「垃圾」。我唔識樂理,亦對文學、修詞等無太多知識,不過由當初接觸「垃圾」到而家咁多年,一直都覺得呢首歌好震撼。我嘅心情、思考總會跟住呢首歌嘅旋律起起伏伏。莫名嘅唏噓中有懮傷,但最後化蝶得到脫變重生,令成首歌變成經典中嘅經典。首歌嘅意義、境界已不再只限於愛情上,推到不同層面、層次。「垃圾」完美得可怕。

抬頭一看,是一個很可愛的男孩子。我說:「外賣兩個漢堡包、細薯條、細可樂少冰是外賣的。」「明白。請問要不要新地?」那男生問我。他聲線依然溫柔,面帶陽光般的笑容,很好看。「呀⋯⋯好呀。」我不自覺地回答他。他細心地問:「要多花生嗎?」

頁 1 / 3123