作者: 九妹
九妹

月老 VS 邱比特

「到底點解會咁,明明佢地已經朝見口晚見面,佢地都好明顯係喜歡對方,點解會咁架!」月老此時看起來真的很老,眼眉的尾已經長到落地上了。「哈哈哈,你地明白未,其實你地冇人岩,亦都冇人錯,只係對唔同人要有唔同方法。」天神在後慢慢行出來。「戰神,你去幫幫手。」「戰神?」

超人迪加之死

每當有巨大怪獸出現,人們在爭相走避的時候,超人迪加總會鋌身而出,施展他最利害的十字死光,把怪獸擊斃。這十年來,怪獸出現的時候,超人迪加一定用盡全力,殺死怪獸,保衛地球。亦因如此,超人迪加終於疲勞過度,躺在床上一病不起。

殺手

課堂開始了,我的課堂有一個特色,就是我不容許任何學生向我發問。因為我說的就是道理,在課室內的地方我不容許有人向我對出質疑,好讓我建立尊嚴,令學生對我信服。而每天經過80分鐘的連堂洗腦,他們都對我相當信任。

第一次,是他跟他的女朋友分手的時候。記得他當時發現女朋友出軌,然後約我出來對著我大哭。那是我第一次對他有心動的感覺。原來一直看起來很像大哥哥的他有如此柔情如此脆弱的一面。那一刻,我很想保護他,同時,我好像有點喜歡了阿正。之後,我們每天也會WTSAPP,又會傾電話至深宵。

那一天我看到我的女朋友在朗豪坊跟另一個男生手拖手逛街。我傷心除了是因為她出軌外,也是因為她毫不避忌,不怕被別人看到她再牽另一個男生。難道她道那麼不在乎我們之間的關係嗎?我沒有跟她對質,只是跟她whatsapp說了一句分手,祝她幸福就完結了。然後,我下意識拿起電話,致電了相識數月的Zita。

圍讀當晚,我見到了女主角,剛好他們找來了Zita演Zita。還好除了Zita外他們不知道故事是真人真事,也不知道故事真人是誰。「你又唔洗咁尷尬,由我地演返我地自己幾搞笑丫可,哈哈」Zita作狀大笑。頂!你又真的看得很開。

你的「好」,不太好

「其實鍾仔係我呢幾次以黎遇過最好既男仔。佢唔食煙、唔飲酒、有交帶又對我好。不過,我覺得咁樣真係好悶……我試過留係屋企陪佢一齊過,但咁樣真係唔岩我。同埋我真係唔鍾意男仔咁痴身……Sorry呀鍾仔,你冇問題架,有問題果個係我。」

喜感

「好好笑咩?我呢套正劇黎喎,臨尾仲要比個主角出賣去左坐監喎……」肥強投訴。「Sor,我真係唔記得,因為你太有喜感,比人背叛呀坐監呀呢啲野太唔襯你,你都係去台邊食住支雪條做傻仔啦,哈哈哈哈」是的,這就是肥強的人生。不論他如何認真也好,總是有一種令人想笑令人覺得他很鳩的感覺。

餘震

「其實我都唔知自己想點,我又唔係唔想見到你,只係我想將自己既時間放係其他地方。而家我又要學琴又要學畫,淨返落黎既時間又要返part-time,我真係冇晒時間放係你到……」女生開始哽咽。

重生

到了2817年時,政府發現一些人類累積了數百年的人生經驗、知識及財富,認為這樣對新生的人類不公平,於是立例所有人類每活一百年一定要到「重生中心」打針,這樣他們就會失去所有記憶及知識,需要重新學習,以防止一些活了數百年的人壟斷社會。他們亦需要交出所有財富,以助科學發展。

誤會

「喂點呀,琴晚有冇好著落呀😏,呀Joe好殷勤咁爭住送你返屋企喎」Joe,原來是Joe,這個只懂送花的木頭竟然也有如此體貼的一面。很快,兩人開始交往,數年後就到了談婚論嫁的一日。「其實果陣我追你咁耐你都唔so我,點解咁突然會接受我」呀Joe一臉好奇的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