作者: 沒有句號
沒有句號
在職媽媽,出來社會工作超過20年,見證了人性的可愛與可恨,很想把這些故事寫下來。

有一次,陪幾個客上東莞,到埗後兩點幾,第一時間去洗頭(下?洗頭?)唔係洗上面個頭!玩家正式玩之前要先嚟個熱身的!(我哋幾個O哂咀!)之後去食飯,食完飯揼骨,揼完骨就進入戲肉了!

表面上,Ceci有Ceci嘅生活,Sam有 Sam嘅忙碌,而且佢哋各自都有自己嘅男女朋友,本來大家對佢兩個曖昧傳聞開始淡忘,但係有一次公司annual_dinner,阿Sam飲大咗,喺隔離Team同事面前大聲講:比返Ceci我!

我個女無遲到無早退無請假,咁都唔升佢?

有一次學校早放,同AB兩個男同學去Pizza_Hut食lunch,隔離枱有兩個 OL,佢哋order咗自助沙律,之後就好Lady咁經過我哋行去Salad_Bar,經過嗰下,聽到好清脆的「咯、咯、咯」高踭鞋聲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