作者: 諾

迷失的我們這一代

我們迷失,迷失在一堆堆抬頭不見樓頂的摩天大厦之間。這堆摩天大厦代表的是上一代的成功,拼博得來的成果。彷彿每幢大厦都有很多繩子釣下來,硬來的把人們拉上。我們就是人群中的其中一個。被教導要為未來預備;被教導要好好裝備貢獻社會。有時我會問自己,對社會最多的貢獻,就是最美好的人生嗎?

2017年6月是我大學生涯的最後一次放grade,終於完成了大學學位,看見成績單上的科目全都合格時,我嘆了一口氣:「畢業過後,終可為自己的人生完全負責。」從前的人生總是要負上一個個向其他人交代的責任,師長教要乖乖的完成大學學位,要好好的做intern為前途鋪路,要拿一個好的honour ,將來才能找份好工,還要學不同的技能增值自己……整個大學生涯,甚至整個人生中,就是負了很多其他人的責任,為自己預備著一條被其他人說服了的路,為被教導了的成功努力。為了討好這些十分重要的人,用盡了自己的時間和精力,把二十幾年的青春全都押上。

那種迷惘感,沒有因為找到工作而減退。我依然感到前路茫茫,別人鼓勵我怎樣積極我也積極不來。我知道自己長遠來說接受不了這種「工作只為賺錢」的價值觀、知道自己距離理想生活很遠,接受了不了這樣就一輩子。但又有甚麼辦法?我就是感到這樣的迷惘,誰也不能比我拯救出來,每當我一想到自己5年後、10年後會變成一個怎樣的自己,便毫無頭緒,社會教我要好好規劃自己的人生,我的計劃書卻是白紙一張。

雖然沒有正式的統計,但對年輕人來說,「份工冇意義」是我個人聽過最常見的辭工原因,這句話背後的含意是甚麼?為何年青人會覺得工作沒有意義?究竟怎樣的工作才會他們覺得有意義?或許在行為經濟學家Dan Ariely 的TedTalk 我們能夠得到些許啓示。

還記得,當初選擇讀社工系,別人問我為什麼,我會答想幫人,想站在弱勢社群的一方;自己問自己為什麼,畢竟社工是個專業嘛,有了專業資格,收入也會穩定點,生活會好些,至少當時身邊每個人都是跟我這樣說。面對著這兩條問題,我都誠實的說出了答案,我想幫弱勢社群,同時想有一個穩定的生活,兩者並沒有予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