作者: 毛定石
毛定石

不一樣的赴美升學指南

每年喺呢個時間,都一定有啲朋友走嚟問毛定石,如果啲仔女喺DSE失手入唔到8大,有無其他選擇。當然係講緊學費係香港一般中產家庭可以負擔到,學術水平要好過喺香港嘅社區學院(CC),收生要求又唔好太高,而最好係可以去到美國…..每次聽到呢啲要求,我都喺腦海入面浮現咗幾個例子。咁我就趁呢個機會同大家講吓我接觸過嘅大學

由於飛站係因為天氣差引起,所以UA無責任負責佢哋嘅酒店同食宿,反而叫佢哋去claim保險(如果有買嘅話)。咁當朋友問地勤會唔會安排佢去Chuuk又或者返關島,獲得嘅答覆竟然係

因為受示威者挑釁,你就可以失控去對示威者拳打腳踢嗎?咁我就同你講,你唔配做紀律部隊,你應該立即請辭。

我早兩日坐飛機由香港去關島,就用咗一間新開香港/關島直航嘅「所謂」本地航空公司嘅服務。基本上,坐廉航我毛定石就無乜要求,只係要求有基本禮貌同common_sense就已經可以。畢竟廉航已經冇嘢食(當然自費又另計),冇戲睇,只要比我好好瞓一覺,等我可以一落機就可以去玩就已經可以啦。不過我嘅經歷,又多咗一重。

如果大家記得「國王的新衣」嘅結局,就係國王好尷尬咁明知自己裸體,都要扮到若無其事咁行入皇宮。好不幸,今次穿著呢件「國王的新衣」嘅唔係一位仲識體面嘅國王,而係一班自以為是嘅黃絲同藍絲,班人當然會興奮地起身掟石啦….你踢爆咗佢自以為等同 A.T. Field 嘅「國王的新衣」喺無料到,你叫佢點面對自己?!

呢篇文唔係用嚟拉票,係用嚟講是非。呢幾日,我哋睇咗唔少評論,講話人唔好忘本,要感恩。其實,我都好同意。不過,今日我睇咗單外電,就發覺做人要思考,唔好人講乜就接受乜。呢單料喺咁嘅….

如果事實真係咁,調查委員會話投訴楊教授研究失德一事唔成立,我理解。不過,楊教授喺該篇文嘅Corresponding_Author,以及係排名最後嘅一位作者(即係實驗室嘅主管),調查委員會應該要追究佢作為實驗室主管一職上,有嚴重失職。

最令毛定石感興趣,係當中有45%嘅人係唔支持任何一位候選人或未決定,即係話如果真心要拉票,仲有好多票可以拉。

可惜,去到呢分鐘,泛民仲未醒覺,仍然係話本民前喺𠝹佢哋票,因為喺泛民眼中只有2種票:支持及反對政府。你能夠吸走反政府票,喺泛民眼中,就係𠝹票。泛民到宜家都唔明,分咗手就係分咗手,唔好話有第三者撬場腳,更加唔好玩「念念不忘」同「梗梗於懷」,離棄你嘅選民對你嘅「羅生門」無興趣。投得本民前嘅選民,有唔少係咁諗

綁架李波,絕對唔係小事

李太話老公無帶回鄉卡都可以被帶入中國,咁即係話,一係就用非法途徑送佢出境(用大飛?放入車尾廂?定係幫佢做多張回鄉卡?),一係就係香港政府隻眼開隻眼閉放行,無論邊種方法,都係好恐怖。

毛氏退休方案

當然,大家都反對PAYO,我亦唔例外。所以,我當年亦提出話用DC。不過如果做DC要供幾多?呢個係一個好問題。OECD嘅平均年金係50%,我哋可以用呢一個做指標做一個簡單(其實係簡單到唔合理)嘅模型去做個計算:

早兩日有報導話有一位旅美大陸學者廬勇喺上海上飛機時因為無得upgrade去business class發難渣被捕,而大家就將矛頭指向西南財經大學及PennStateUniversity(賓州州立大學)。好多人問毛定石:PennStateU喺名校渦,點會有啲咁無品嘅教授㗎?

李副教授無料扮四條,話自己嘅impact_factor好高。大佬,impact_factor係講成本期刊,唔係講人㗎,低能。仲有呀,唔同學術範疇嘅期刊嘅impact_factor上落可以係two_order_of_magnitude,即係可以爭成百倍㗎!理工科期刊嘅impact_factor隨時過百,平均比商科期刊嘅impact_factor高十倍以上;大部份商科頂級期刊嘅impact_factor都去唔到10,法學嘅據聞就更加少。做比較時,你都唔係apple_to_apple,_orange_to_orange。你要插阿老陳,你都搵佢屬嘅學科嘅期刊排名去插啦,咁同用明朝嘅尚方寶劍斬清朝嘅官,一樣咁荒謬!你九唔答八,eat_banana啦。

如果FIFA真係查,咁個理據即係義勇軍進行曲係外隊國歌,亦即係唔係香港隊嘅國歌喎。咁咪即係變相承認香港同中共係兩個個體?唔明呀?八九六四屠城走犯吾爾開希出選台中立委政綱~修改憲法承認中華人民共和國,即係承認中華民國再無共匪治區主權呀喂。嘩!咁即係話FIFA係曲線認同香港係被打壓、侵略、殖民嘅地方

舔共者的嘴臉

見到中共國遊客隨街大小便,最話:「算啦,過門都係客,佢哋都係唔知廁所喺邊,又人有三急嗟。」又或者:「比你搵到邊個食煙又點嗟。」最新嘅例子就係梁孔德話:「你聽錯嗟,太久聽錯做狗。」之後再加一句無從稽考,唔好煩FIFA啦,就做到「息事寧人」嘅境界。

孫公呢隻退休老狐狸,重要劍指校務委員會學生代表,話人洩密。孫公,你講得好好聽,不過有無聽過Whistle-blower呀?!香港就係無Whistle-blower_Act先搞到水深火熱。成件事基本上就係啲人亂嚟,用權勢用規則去侵犯大學自主。就好似少林足球謝老四咁講:球證,傍證,足協當係我嘅人,你點打呀?就係遇到呢啲情況,先會有Whistler-blower。你blame個whistler-blower,就係blame_the_victim。不過,睇死你呢啲做咗幾十年官嘅人,都係唔會明啦。

頁 1 / 21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