林璃蝶
林璃蝶,九十後香港博客。活在記憶,迷戀過去,因此喜歡以文字記下已發生的一切。最新文章﹕《張先生,謝謝你來探望我,可是……》、《鳩夢想》、《點解香港人就係唔識欣賞魔術》等。 Facebook專頁:https://www.facebook.com/o.indicum

「林さんは中国の方ですね。」「香港からですけど…^^”」又被問了。一個月前傲嬌黨日本黨聚,夜晚喺屋台食牛舌,臨走前一直坐隔離嘅日本人終於忍唔住問我地「中国人?」只能夠笑笑口講句「香港人です。」今日,要搞D文件嘢,對方望住我張在留卡寫住「中國」。當被問係咪「中國人」時發現好難正面地否認⋯⋯

你好似平時咁,喺我返到屋企門前都要拖住我隻手,珍惜相處嘅一分一秒。我終於開口講出一直擺喺心底嘅一句話﹕「我真係好想離開香港。我好想忘記佢。」身為男友嘅你,我知道你好無奈,唔知點應我好,唯有行行地講﹕「離開都好嘅。你開心就得。

香港無天災,所以香港人輕視天災,我明,但係唔好同我講想感受地震!!!!!我見到咁嘅post真係嬲到想喊!!!!!你知唔知日本因為地震死咗幾多人?知唔知餘震令人幾精神不安?熊本地震對熊本同大分有幾大傷害?熊本城頂爛哂,阿蘇神社無咗,益城町嘅公公婆婆一生嘅財產同回憶瞬間變成頽垣敗瓦,有個後生仔喺地震時正正喺阿蘇大橋上嘅揸緊車,就從此下落不明。大學入面重要嘅研究樣本爛哂,Golden Week無哂觀光客,溫泉嘅水變成黃色。而熊本地震嘅傷亡亦遠遠不及2011年嘅東北大地震⋯⋯

出生地同血緣,同身份認同唔係100%直接關係。一個人係咪香港人,唔係睇佢邊度出世,而係佢嚟到香港,願唔願意尊重香港嘅文化、為香港付出、守護同愛惜香港,最重要係有無身為香港人嘅自覺。當香港水深火熱嘅時候,願意留低同其他香港人並肩作戰,你就係香港人。

家長一返到屋企,如果見到個仔打緊機,第一句一定問:「做哂功課啦﹖」根本啲家長就係驚學校唔比功課,我聽過不同嘅家長話:「點解升咗中學好似無乜功課﹖」「呢間學校教啲嘢好似太簡單。」「個仔成日打機,好似唔洗溫書咁。」爭取零功課﹖快樂童年﹖收皮啦。我敢保證,就算取消TSA,啲細路都係咁慘。啲家長問心,係咪真係睇住仔女考得唔好,都可以放心先﹖

每到選舉,就會有啲「黃絲」叫人投泛民主派,理由係泛民得到嘅議席只要保住「關鍵三分一」就可以阻止惡法通過。既然係咁,我哋都唔洗出席咩集會同抗爭啦,我地信任個議會體制㗎嘛,我哋投咗啲泛民議會入去㗎嘛,咁佢哋自然會反對㗎啦,啲惡法唔會通過到㗎wor~~~但其實唔係。

不願做功課的奴隸.jpg

「好,拿,你係張紙上面寫低,『做功課+溫習﹕4小時。不願做功課的奴隸』。」「知道﹗…………搞掂﹗寫完啦﹗係咪寫咗以後就無咁多功課﹖」「梗係啦﹗媽咪會拎呢一張俊仔寫既紙,同學校同埋社會反映。咁俊仔以後就唔洗咁辛苦,多啲時間好好休息。好啦,食完飯,快啲做埋啲功課佢啦。如果唔係聽朝起唔到身架啦。」「仲差少少就做完架,今晚應該可以10點訓﹗」

「乜你仲有睇Michelle嘅咩?我unfollow咗佢好耐啦,來來去去都係去歐洲啲旅行相,去日本又自駕遊又著和服咁,乜都要擺上IG呃like,啲hashtag仲要9唔搭8咁唔關事嘅。仲有成日同佢男朋友周年紀念去山頂食法國餐廳,真係唔想知佢啲嘢囉。」

我地由細到大都有個錯誤觀念,聽人講「36-24-36」,就覺得數字愈大=胸愈大。呢個concept係大—錯—特—錯。

有啲人會比較側重行動,有啲人會比較側重文宣,但係極少只有「純行動」同「純鍵戰」嘅人,好多時真係a_mix_of_them。咁點解會有個假象,有啲人係「行動派」,有啲人係「鍵戰派」呢?其實睇下你自己想用咩title自居啫。你肯出樣、有組織、有support,咁啲人咪覺得你係前線抗爭者。

齊來計算吧!我的社運CV

是咁的,因為大家都成日比人問「咁你又做過啲乜」,於是我就諗咗呢個客觀計算大家做過啲乜嘅評分表,大家可以玩下。以後比人問,「咁你又做過啲乜呀」,你就可以答,「我社運CV都有成210分㗎!就算你倒扣我200分都仲有10分剩!」以後大家睇下邊高分啲,唔洗拗嚟拗起,Yeah!

如今重逢,相對卻無言。我驚訝,我跟那些相識不夠一年的網友,竟然比你還聊得投契,明明我跟你是中學時代七年的同窗。然而正正因為我們的回憶實在太多,已經記不起到底從何時起我們不再了解對方的生活。重遇的一剎我腦海裡全是跟你一起的片段,和xanga中那些在protected_post寫給你的悄悄話。聽到你的聲音彷彿讓我回到校園,那些樓梯轉角都有我們擁抱的痕跡,還有那次Lunchtime我們忍不住在學校附近拖手然後被訓導主任記了小過。畢竟我們還太年輕了,因班上無聊的緋聞而在一起,然後又不記得因什麽誤會而分開了。

其實,在張先生進入病房的一刻,我也跟阿文一樣深受打擊,莫名的恐懼感來襲,遍佈全身。那一瞬間,我看不到未來,找不到活下去的希望。我以前從來沒有意識到,原來有一張正常的臉孔是多麽重要。雖然我不是什麽驚為天人的正妹,但22歲的我也很喜歡秀臉孔秀身材,愛自拍、照鏡、化妝、穿比基尼、短褲……

有呢種諗法既人,並非關心本書內容係咪性別歧視、種族歧視、作者食完唱等等,而係本身根深蒂固地認為,係「鬼佬同港女上床」呢件事本質上,無論如何都係港女蝕底。呢個就係我所講既用父權角度看待性愛。

鳩夢想

以後你人生路上有咩挫折、失敗,有人唔認同你,只係你挺起胸膛答佢「呢個係我嘅夢想嚟㗎!」佢地就唔敢再批評你,睇唔起你。同埋,為咗提高追夢嘅Opportunitycost,追夢嘅過程愈遲愈好,到你要放棄嘅嘢愈積愈多都仲去追夢,成件事先夠青春㗎。10A揸巴士係夢想係新聞,0分揸巴士係廢青。

吳若希把聲係煩,但係有啲聲仲煩過佢!每次我係屋企睇《街頭魔法王》,總有人係身邊插咀﹕「車,個雞蛋仔一早換左啦」、「個鏡頭都無影住Louis隻手!乜都換哂啦。」係,我知,話明魔術,唔係魔法(雖然個節目係咁叫),唔係超能力。係人都知係掩眼法、節目效果,其實唔洗講出來,我唔想知個鏡頭幾時郁左個道具幾時換左,Idon’tcare,可唔可以比我靜靜地睇下魔術。

頁 1 / 512345