作者: 張三

我多想可以任性地浪費個下午,不用應酬任何人,不必努力去挖掘話題,只有我一個人靜靜地坐在咖啡廳的落地玻璃旁,默默感受午後陽光的溫暖。我會微笑揮手叫來服務生,讓他給我端杯咖啡,咖啡滑過喉嚨卻沒有預期中的苦澀,只有淡淡的甘香。又忘了,原來早已過了喝咖啡時會眉頭一皺的年紀。

總有些人,我們朝夕相處,每天都說很多很多的話,但都是些表面而敷衍的交流。像是缺少了一點甚麼東西,那麼多的話都不能使我們了解對方,使我們成為很要好的朋友。而總有些人,結識後馬上有一見如故的感覺,相逢恨晚。

母親節快樂

我總忍不住想,要是沒有我和妹妹,父母現在會有怎樣的人生?父母親都有屬於他們的夢想,我想每個人都渴望有自己的生活,無拘無束、自由自在。後來因為我們姊妹,他們放棄了多少,我們永遠都不會知道。我只知道,母親提起往事時臉上總會有嚮往的神情,她在想很久很久之前的事,她在懷念以前的點點滴滴。但更多的時候,她會笑著跟我說話,她的眸子裏深深地印著我和妹妹的身影,那是她全部的生活。當她在風華正茂時選擇當一位母親後,她的人生從此有了翻天覆地的改變,我和妹妹成了她最大的夢。
 

Give and Take

跑了才兩分鐘,我已經開始喘氣,胃裏的下午茶似乎還沒有消化。可是我人已經在路上,似乎真的沒有回頭的道理,於是我又用同一個理由說服自己,慢慢地繼續向前跑。我就這樣一直跑一直跑,踩過紅棕色單車徑上綠油油的葉子,跑過一條又一條屋邨,耳機上傳來激昂的音樂,我與好多個同樣努力的人擦身而過。我先是經過一位穿黑衣黑短褲的少女,然後是一位豐腴的太太,不久後卻被穿著淺藍運動衣的叔叔趕上。

最討厭的是我不敢說聲不好

「她話多,一定玩得起。串下她無妨啦!」「哎她那麼活潑,不用管她啦,她自己會適應的!還是照顧其他人吧。」「你什麼都不怕,你陪我幫我。別說不想去啦,就當是陪我去。」於是每當我說害怕時都沒有人願意相信,我說不喜歡但還是拿我來開玩笑,不想做的事還是要去做。

不完美的結局才最真實

我相信,人與人間的相遇都有意思,每個曾經到訪過我生命的人都留下足跡。這個他教過我些什麼,那個他改變了我些什麼,都是生命中最真實的印記。那是在沙漠中行走的足跡,大風刮過,你回頭看,只剩遍地黃沙。可是後來你還是會記得赤足踩黃沙的灼熱,彷彿閉上眼便回去了那個沙塵滾滾的地方,不溫柔的風和熾熱的太陽。你知道那是永不磨滅的回憶

當個永遠的小孩

我已經是快要二十一歲的人了,上了大學後住在宿舍,都是自己照顧自己。母親總是不放心,早一個whatsapp,晚一通電話,然後劈頭第一句便解釋因為她閒得慌。但我知道的,母親才不空閒,但她所有零碎的時間都花在我們姊妹身上。

盛大的花季終究會回歸大地

「現在這樣,你後悔嗎?」「後悔啊。但正正因為後悔才要前行,因為我不想有再一次後悔的機會。」

真的很慶幸,有這麼的一群人在我身邊,包容我的被動,接納我的懦弱。人生道路曲折迂迴,碰碰撞撞地成長是必然的,但在你犯錯失意時陪伴在身邊的人不是。沒有人理所當然地需要留下。小時候很羨慕那些朋友滿天下的人,就是那種在學校走廊上走過時需要回首數次來打招呼的那種,那些在不同年級也會有人認識的人物。那時候覺得這些人一定很幸福吧,擁有多少朋友就能獲得多少祝福,他們都像是天之驕子。

我一生中的所有遺憾都有你

他曾讓我活得像個無憂的孩子。只是面對弱水三千,他捨棄允我一生快樂。知道這生無緣與你蹉跎,說好的相看滄海桑田變成戲言。不惱怒你辜負我的深情,只感謝你所有用力的擁抱。

也無風雨也無晴

記得一次跟家人約好去某餐廳吃飯,為此推掉了與朋友的飯聚。到好不容易下課奔至餐廳,啊的一聲,原來餐廳逢週二休息,冰冷的鐵灰色大閘將我拒之門外。我不甘地圍著鐵閘看了又看,再瞪眼閱讀門外老舊的黃黃的告示,終於失望地轉身,掏出電話,上網另尋餐廳。後來不知是我運氣好,還是香港真不愧是美食天堂,讓我在附近找到間頗多好評的泰國餐廳,解決了窘態。

從前日子慢

忘了從什麼時候開始,現代的愛情不再純粹,當中夾雜了太多利害因素。有時候會好感慨,好想回去那個結識一個人以後便一生相依的年代。那時候的他年少氣盛、意氣風發,而她豆蔻年華、皓齒明眸。那是一個青澀的年代,日子過得緩慢踏實。縱然相守半世,歲月的痕跡刻劃在彼此的臉龐上,他永遠記得第一次見面時她嬌羞的笑容,那個值得他守護一生的笑容。

記不清花了多少時間,但你已經不會再看著他的照片發呆,你已經可以在聽到他的名字時仍然保持微笑,若無其事地繼續談笑風生。她說,沒有悲傷是永恆,沒有什麼事情永遠接受不了。他後來建立了一個沒有她的新生活。

回想起那半大不小的年紀,我們年少無知,不懂計較,喜歡便一股腦兒拼命付出。沒有錢去約會,便在公園流連;吃不起高級餐廳,二人共分一個麥當勞餐也是快樂的。

朋友問你為什麼沒有哭,你說:「要走的人留不住。」他變成你的故事,一個安靜的故事。自從他走後你的生活沒有改變,還是一樣地起床上班下班睡覺吃喝玩樂。你過得很好,好得連你自己也驚訝。朋友以為你一早不愛了,笑著讚你的灑脫,你微笑,不置可否。他們都不知道,你的確沒有任何改變,包括為他養成的習慣。你把牆壁塗成他最愛的藍色,點菜時避免辛辣的菜餚,睡覺只睡在左邊,看他愛看的書,逛街時去試聞男性香水。

那時的我們年少氣盛,懷有滿腔熱情,你總說將來要救急扶危,回饋社會;我笑著接說要追尋理想,修讀中文;她聽後高舉雙手大叫,讚揚藝術的美妙。下一秒老師惱怒的責罵聲打斷我們的對話,她馬上緊張地點頭道歉,再回頭向我們吐吐舌頭。然後下課的鐘聲響徹整個校園,打鬧聲隨之而爆發,像個定時炸彈。她跳起來伸了個大大的懶腰,摸著肚子說又餓了,催促我們去吃下午茶。

頁 1 / 3123