作者: 哲學仔
哲學仔
哲學仔
一條哲學廢青

成功公式

每一個人都要被呢種成功/失敗所定義,個社會就會好悶,缺乏激情嘅人生係難以有所創意嘅,冇創意嘅人,個社會自然缺乏動力,咩都慢人一步。

唔知係咪香港人鍾意搵伯母做老婆呢?定還是搵老婆做伯母?

點解一個咁完美嘅女神要畀仔溝到?如果男主角死纏難打,咁就係狗公,男主角就乞人憎,而女神被狗公溝到呢?讀者就更加唔高興。

而家真係乜人都可以論政

點解愚民咁鍾意論政呢?原因有二,一,門檻夠低;二,論政真係高尚啲。

國學不興

國學不興嘅第一個原因就係教育制度嘅問題,我地嘅教育制度係西方嗰套,我地會學科學、數學、同埋其他例如經濟、地理都係西方學說。成個教育系統西方科目嘅比例比中方多。就算係中史,對接觸中國文化同思想其實都唔大幫助(中學嗰套)。反而中文同中國文學就係可以接觸最多中國文化同思想嘅科目。

香港刻板嘅教育真係唔難應付,你有ADHD呢啲問題可能例外。但係其實最大問題係班讀書唔成又一無是處嘅家長。班家長一無是處,所以唔想啲仔女行自己舊路,又因為人蠢,所以將問題歸咎於自己讀唔成書,真係低智無極限。其實個細路唔係讀書嘅材料,你逼佢讀書,咪逼癲逼死佢囉!

假通才之所以為假,係因為如果睇通多於睇才嘅話,咁人人都係通才。我可以同霍金比踢波,同奧巴馬比美白,同莫札特比數學,咁樣向下比嘅話,我的確叻過好多人,咁仲唔係通才?但係咁樣同無一技之長、同庸庸眾生有咩分別?無分別呀!

好多人連「獨尊儒術」係後人誤筆都唔知(呢個係司馬光於《資治通鑑》寫嘅)。
董仲舒講嘅係「罷絀百家,表彰六經」,而儒家正係百家之內,所以《論語》係不設博士之位嘅。
而《六經》喺當時,就係《詩》、《書》、《禮》、《易》、《樂》、《春秋》

周街唱自己宗敎歌曲都算(前排仲喺清真寺隔籬唱添!),你唱歌唱得難聽啲都擾民啦,成班人唱啲騎呢歌,啲唔信教嘅朋友都唔敢開聲。你試吓一班回教徒喺教堂出面讀可蘭經吖?叫Allahu_Akbar (真主萬歲)吖?唔俾人掃低都肯定有人報警呀。

香港人,就算係熱衷政治嘅網民,對於政治正確始終停留於種族平等同埋性別平我,加埋近日台灣納粹事件,可能要加多個反納粹,但係喺我眼中,政治正確嘅影響不止於此。

驗到我有ADHD之後,就麻煩囉,又要食藥又要上啲班做行為治療,於是我就識埋其他ADHD患者,而佢哋班仆街好撚多都係資優嘅,可能係同病相憐,可能係臭味相投,所以點都有兩句偈傾,反而同蠢人、唔用腦嘅人真係冇乜兩句。

港豬救港策略

政治,只係推動本土嘅其中一種手段。要推動本土,其實最好嘅方法係發揮己長、安守本分,而唔係將大量時間精力擺曬落政治到。人嘅時間精力有限,啲時間精力用喺政治到,就自自然然少咗時間做其他事。最弊嘅係,唔係人人都咁叻政治分析,可以睇穿層層迷霧,直指背後真相,反而會淪為個人私怨、政治鬥爭嘅工具,同自己本意南轅北轍。

身為一名大愛左翼,我就最憎左膠。要知道我最憎就係啲人製造仇恨螺旋,而喺今時今日,左膠就係其中一個最大嘅仇恨螺旋工廠。

如果要搞香港哲學,當然可以搵有識之士研究分析哲學(英美哲學),喺呢個範疇大放異彩,呢個係一個可行嘅方法。而另一個可行嘅方法,則係自立門戶,定下一套哲學觀,再去研究哲學課題,咁就會香港哲學就自自然然會出嚟。

邏輯學對人嘅思考嘅幫助冇大家想像中咁大,好多推崇邏輯嘅人(即係成日話人冇邏輯嘅人)連邏輯學都冇接觸過。如果你入哲學系走一轉,相信當中有好多都修過邏輯學,至少syllogism點都識㗎啦,但係仍然有唔少語意含糊、詞不達意、自相矛盾之輩,可見邏輯學就算對思考有幫助,亦唔構成決定性嘅影響,一個人嘅思考能力係受多個因素影響嘅。你可能話:「咁係佢哋學藝未精啫!」咁但係一個本身頭腦唔清晰嘅人有冇可能學邏輯學學得精呢?邏輯學係直接加強人嘅思考能力定係開發一個人潛在嘅思考能力?

六四N 年祭

「I’m_not_talking_about_rationality!_你好清楚。」佢將語氣提高咗半個語階,呢個時候佢覺得自己就好似辯論緊嘅梁天琦咁:「仲有,我接受唔到你嗰套香港唔可以獨立,因為共產黨唔會畀嘅言論,我覺得建設民主中國更加不切實際,我接受唔到你嗰套愛國主義嘅大中華思想!我對你講過好多次㗎,只你從來都冇用心聽⋯⋯」

頁 1 / 3123