作者: 藍兼併
藍兼併
文字工作者,喜歡寫生活小故事,本身為文字記者

南丫咖啡

我喝了一小杯在咖啡小店裡泡的咖啡,當然沒有糖也沒有奶,是由咖啡豆磨碎後即時製作的咖啡,有一定苦味,入口甘,沒有殘留不喜歡的苦在口裡,過後沒有要喝水的需要,這樣的咖啡很純,但不是曼特寧。

有時候

有時候,許多人都會想用盡全力去追巴士。追不到巴士的人會遙望着漸漸遠去的巴士,上氣不接下氣的呆望。追得上巴士的人,會向司機說聲謝謝,卻找不到位置坐下來,但仍然慶幸自己追得上這架巴士,還算有一點運氣。不過,追不到巴士的人回到巴士站,一分鐘後就有另一架同路線的巴士駛至,然後他順利上車,還能夠安坐在他最喜歡的位置上,看看風景,閉目養神。有時候,塞翁失馬,焉知非福。

與敘利亞女生的對話

Asmaa來自敘利亞,但她極有機會現時身處黎巴嫩,因她手的sim卡是顯示的ip是黎巴嫩。遊戲檔案中,國家一欄是真實的,因為它會按照手機sim卡的發源地而更改,如我使用的sim卡發自香港,國家(可能包括地區)一欄就會顯示Hong Kong,還會有香港的區旗。早前到日本旅行時,使用了由泰國發出的sim卡,我在當地開啟遊戲後,圖示就轉了泰國國旗(不是日本國旗),當我回到香港轉回自己的sim卡時,圖示就會自動轉為Hong Kong。

戰京

吳京在電影中有如超人,除了機關槍瘋狂掃射之下,仍能以跑步的方式避開子彈不中一槍外,即使是坦克炮轟也能跳起來迴避。不能否認的是,他的對白有時候說得有點讓人起雞皮,但在宣揚愛國精神上,能夠起一定作用。電影裡撤僑的情節中,中國海軍冒死駛進非洲海港接走華人,還接走與他們結婚的黑人。相反,作為美國人醫生的女主角盧靖姍,卻因美國沒有派軍艦而被迫上了吳京的車。

巴士車頂

有一個很可愛的小女孩,說過要有天坐在巴士車頂上看星星,可惜我沒法追到她,還好沒有追到,否則要我實現她的想法,應該要付出很大代價。其實要實際上爬上巴士車頂,不犯法而又合理化的,申請做油漆工是否可以呢?不知道巴士車頂的油漆,是否需要工人逐片逐片漆上油漆。(巴士迷可能知道)

穿衛衣的女人

我認為穿衛衣的女人很美,或者說穿起衛衣還令人想多望數眼的女人很美。衛衣的設計是不貼身,這個特點很重要,故此要強調幾次。有些人會混淆衛衣及長袖圓領衫,但其實這個很容易分辨,是在於其厚度。衛衣的材料是絨布,質感柔軟舒適,而且能夠有一定保暖作用,基本上不會有人在夏天穿衛衣。聽說有女人不用穿打底衫,就戴上胸圍套一件衛衣就出街跑步。即使大汗淋漓,衛衣也不會出賣人,不輕易透出Bra帶,也不會讓人感覺粘粘濕濕的,發揮了它的「sweater」的吸汗作用。

電台傳來的聲音

David說若果阿希願意再給他一次機會,他一定會給她一個承諾。未知承諾是一頓法式晚餐,還是一隻婚戒,抑或只是宅男升級版套餐譚仔米線。他真的鼓起勇氣,向阿希大聲地說「我想同你復合!」電話另一邊安靜了數秒,然後是阿希的笑聲。

有一種痛快叫聖眼之翼

後來知道一點竅門後,遇到必敗或預計會死傷慘重的戰事前,我會收起自己,然後再買一些新兵上陣,把部分新兵改成自己討厭的同學的名字,然後在戰事中讓他們首先衝過去,通常都會被敵兵圍斬致死,或者遭對方的弓箭手萬箭穿心,因為遊戲的音效做得極好,每被刀斬一下,或被箭射中,都會發出一下聲響,然後會有噴血效果,看得人心也痛(或者看到自己討厭的人被斬會有莫名的快感)。

雞蛋上的密碼

「3」是代表什麼呢?其實3的確存在,它不是香港那樣代表有時會斷線的電訊商,3也是養殖的一種代號,卻是當中最差的待遇,為Cage_rearing,廣東話稱作「籠裡雞」。這些雞一輩子都被困在狹小的雞籠裡,吃喝睡和生蛋都在無法走動的空間裡進行,是不人道的養殖行為。

青衣

「對,我在找喜歡青衣的人。」她的臉頓時紅了一片。

不再楊冪

在電影裡看到楊冪,久久也認不出她來。她的臉像尖了,鼻更高了,一直被視為最漂亮的雙眼,也有點改變了。看內地電影《繡春刀II》 ,楊冪出現的一刻,我思疑了良久,究竟這個角色是誰,有點眼熟,又有點陌生。然後整套電影都在圍繞着變臉的她,比起華麗的武打場面更耐人尋味。

煎一份芙蓉蛋

芙蓉蛋,顧名思義就是像芙蓉花那樣的煎蛋。芙蓉的正名為木芙蓉,通常被稱為芙蓉,雖然芙蓉令人聯想起成語「出水芙蓉」,但出水的「芙蓉」是指荷花,並非木芙蓉。芙蓉其中一種美在於它的形態變化,花朵較大,花為重辧,稀有品種「醉芙蓉」更是花色一日三變,清晨為白色,中午為桃紅色,傍晚為深紅色,不知道廚師在炮製芙蓉蛋飯時,會否添加一些酒,讓芙蓉變醉再變色。

女人如嬰兒

無論什麼年紀的女人都需要別人關注,有些人的心情能夠從她的表情中觀察得到。有朋友說過他的女朋友相當情緒化,沒有預兆下就會黑臉不睬人,即使朋友立時送她一部iPhone也無補於事。其實,能夠輕易透過物質而由憂變喜的女人,不能相處得長久。我從照顧女兒的經驗當中學到,女人突然情緒化,最需要的不是物質(例如她不會要飲奶粉或玩玩具),而是一份親近,我會走過去抱起女兒,用手輕輕的摟着她的背,只過三秒就不會扭計了。

會發光的耳挖

總是認為,兩個人在晚上替對方挖耳(屎)時聊的話題,是最甜蜜最親切的。不知道有多少情人或夫妻會為對方挖耳,就是躺在對方大腿上,讓對方專心地望著耳洞,小心翼翼地把內裡的污垢逐少挖出。挖耳這個動作都會在晚上洗澡後臨睡前進行,以前會在房中亮起燈再用電筒協助照明,早前我去日本旅行時看到一種會發光的耳挖,然後我想也不想就買了回來。

誰偷走了手機的SMS

SMS盛載着許多青春回憶,有許多時候都會期待收到她的回覆,不會知道她是否收到(沒有藍剔),也不知道她收到後是否正在輸入訊息,有時候打一句「你做緊咩?」都會猶豫半天,生怕她會因為問題太無聊而拒絕回訊(到最後還是傳送了這無聊問題)。

二十年後的碰杯

四個男人去旅行,這事情不新鮮,但對我來說卻是首次離開女兒數天。可能與不如去旅行最多只是招一點風雨,四條佬去的旅行竟令原本不會攻擊日本的颱風九十度折彎吹襲。結果飛機延誤了一小時,到達沖繩後取車花了兩個小時,然後風大雨大,我在風雨下驅着酒紅色的七人車,以超過時速一百公里在自動車道上飛馳,由南部的豐見城市直飛往北部的名護,那感覺雖然去年經歷過,但在大風的驅逐下,車子不期然地擺動着,刺激非常。

頁 1 / 81234567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