作者: 藍兼併
藍兼併
文字工作者,喜歡寫生活小故事,本身為文字記者

求學只為求回報

學校校長表面上處事公平,為學生爭取最好的留學機會。背後卻在玩手段,利用資優生為學校謀利,巧立名目濫收費用。我看電影時聯想到屯門興德學校的陳章萍校長,她要求老師提交「康復費」及餅卡等,竟然諷刺地比起電影中的校長更過份。

106號巴士

106幾乎全程都在內街行車,是少數會走畢整條英皇道的巴士線。東行的電車線盡頭只能去到筲箕灣,而106,卻可以將這個港島東觀光行程延伸至小西灣。

結婚這回事

突然談起結婚這回事,是因為有人問起。有人問我當年為何想結婚,我就答了求婚的片段。那一年,開了一個小小的書會,到結尾時送了一個小木盒給她。她打開後,就看到兩行字,中文是「不如嫁給我?」語帶雙關的,「不如」有詢問之意,「不如」亦都是我老婆的名字。

辨認情人

閉起雙眼你會親吻誰?最近看到網上一段影片,是個靠親吻辨認老婆的真人測試,片中一個男人要朦上眼睛,要靠着親吻三個女人的嘴唇,從中辨認出身在其中的老婆。男人自信滿滿的說易過借火(更有機會一親其他女人香澤),更說辨認不出老婆便跪玻璃云云,成竹在胸。即使只靠盲猜亦有三分一機會猜中,故此他沒有輸的餘地。

寵物翻叮

對我而言,最初版本收集151隻精靈,我只捉到80多隻,最新版將精靈提升至248隻,我想我能夠堅持捉到的大約不會超過150隻,然後我比較喜歡收集到過的道館徽章,雖然我更新了三日,只收集了兩個徽章(其中一個就在家裡)。

當大球場變成晏菲路

喜歡利物浦的人很多,那天晚上的三萬九千多人當中,我敢說有超過三萬個人都是她的球迷。我置身球場當中,坐在東翼高層位置,能夠以俯視的角度觀看整個比賽。記得費明奴就在我不遠處拋界外球,沙拿就在眼前扭過幾個後衛再傳波給史度烈治,可惜他臨門一腳炒飛機。

沒有四樓的升降機

「謝謝你按了四樓,我們很久沒有被人按了!」一把近乎半人半機械的女聲,竟然在多謝我!我再看一次那個控制板,根本就不存在「4」這個數字,我又怎可能按了四樓呢?不等我抬頭向上望,𨋢頂竟打開一個洞,有個像人頭的物種伸出頭來,與我對望着。

吐露港的驟雨

聽說大埔是個常下雨的地方,而吐露港公路就是喜歡驟雨的公路。我很多次從沙田或更遠的地方駕車回大埔時,駛進高速公路,進入大埔區後,就要開着水撥。時速上限為一百公里的高速公路,車胎、司機與瀝青路時刻交戰,大概是上天因為這樣而為這一小段路定期降雨,滋潤大地,減少路面與車上人和事的磨擦。

1995

在圖書館外,遇到一個一九九五年出生的女生,她主動告訴我自己是一九九五年出生的,當她已過了生日的話,今年就二十二歲,是那種十八廿二的芳華。問她知否一九九五年發生何種大事,她二話不說地答「我出咗世」,原來一九九五年出生的女生的世界觀是這樣的。她還未正式工作過,嚮往四處遊歷的生活,最近去過的一個地方,是玻利維亞的烏尤尼鹽沼。她身穿吊帶背心,躺在地上,看着天空,感悟着一九九五以來的人生。

不浪漫不是罪名

沒有花,這刹那被破壞嗎?曾經很多次被人這樣追問,原來我由談戀愛至今,都還沒有向一個女孩子送花(不計那些免費的一枝花)。今日不停聽着王傑的歌,有很多回憶都在歌聲縈迴着全屋時喚起的,把王傑的歌變成浪漫的代名詞,從來都這樣認為,能夠把王傑的歌動聽地唱給喜歡的女孩聽,那已經是很浪漫的事。

那份麥店的青春

「歡迎光臨!買嘢食請過嚟呢邊!」我舉起右手,向着迎面而來的一位年輕少女說着,她看完餐牌猶疑了一會,慢慢地朝我這邊走過來。原來她只想買一枝新地筒,看着她走過來跟我說聲「唔該」,我就有意無意地為她的那杯雪糕多轉幾個圈。她接過新地筒後,會向我溫柔地微笑,然後才轉身離開。

秒速五毫米

雨天後,看到蝸牛在路上爬行,我蹲下身來,拿出手機開着拍攝模式,在光線不足的情況下,仍舊悄悄地偷拍着牠的行動。我一共攝錄了二十秒,在這二十秒間,牠移動得相當緩慢,目測估計牠只走了大約十厘米,也就是牠的秒速是五毫米。

椰絲奶油包

不知道有沒有和我一樣,對椰絲奶油包趨之若鶩,情況不亞於猴子看見香蕉,貓看見魚。若果在麵包店內看到有椰絲奶油包,我會不假思索購買,拿到包後一口咬下去,嘴角沾滿奶油和椰絲,感覺滿足。現時仍會銷售椰絲奶油包的地方不多,即使是傳統的麵包店,包的質素也大不如前,像奶油並不夠豐滿,椰絲沒有覆蓋包面八成面積,甚或包皮不夠鬆軟,咬下去時包是包,奶油是奶油,沒有融和感。也許因為時代興食得健康,奶油被視為肥胖之物,令椰絲奶油包的生存空間愈來愈細。

吃一口熱飯

不知道沾了汗水的蔥油飯會否增添一份鹹味,他利用搭在肩膀的毛巾抹一抹汗,然後繼續吞嚥着,吃了幾口飯之後,他拿起汽水灌一口,汽水通過喉嚨時,喉核會很明顯地脹大,散發一種男人的不羈。只吃了十分鐘,飯盒的飯已變空,叉燒和雞也吃光,可樂則在扔掉飯盒時還有一口,然後沒有休息,繼續他的修車工作。

《訪‧嚇》:分工合作

有一個美國家庭,女兒負責用美色去勾引不同的精壯黑人,媽媽負責把女兒帶回家的黑人催眠,爸爸就做手術,弟弟協助把黑人帶到手術室。看完《訪‧嚇》後,我的感覺是這樣的,分工合作這回事,原來簡單得來也可以隱隱帶出恐懼。

電動牙刷教懂我的事

使用差不多一年後,我才發覺有點不妥,沒理由一枝牙刷一年也不用更換。我上網查找了一些關於電動牙刷的資料,除了廣告吹噓產品功能的外,還沒有很多證據指電動牙刷比普通牙刷優勝,當中消委會透過牙齒檢測員使用兩種牙刷測試的牙菌膜指數顯示,無論使用何種牙刷,臨床潔齒效能都良好,還未有證據指高速轉動的刷毛能清除更多牙菌膜,若兩種牙刷使用的時間相若,效果亦所差無幾。

頁 1 / 7123456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