VJQT 作者: 高教授 | 輔仁文誌
作者: 高教授
高教授
一個 90 後大學畢業生,社會上的新鮮人,自以為是經常以教授自居,用 90 後的角度探討千禧後的世界。 FB PAGE:https://www.facebook.com/professor.ko

當八達通不再「do 嘟 do」時

平時一直是「do嘟do」三下的聲響,今天變成了一聲「嘟」。「喂哥仔,你係咪入閘架,唔好阻住啦」「啊係呀,唔好意思」

小丑女的重點是甚麼?不是性感的服飾,不是誇張的妝容,而是她瘋癲得來帶點可愛的行為。這些人穿的雖然是小丑女的服飾,但臉上卻依然是標準港女的西口西面。

依!你咪就係航空公司扮HR食女,仲要最後食唔到既個條狗公?一夜成名,威過明星啦。

「香港無哂好男人架啦,我做單身貴族,自己一個都可以活得好精彩」社交網站上看到她孤芳自賞的港女語錄,我才知道她又回復單身了。那陣子她常留言說自己的青春都被男人玩光了,雖然她的青春時期都是她在玩男人。一些舊同學群組裡都在說她八卦,說她到處找朋友介紹男人給她,還說她以前只看得上有錢帥哥,現在卻連普通中產都接受了。

「阿Ben,請你認真回答你轉工既原因」不足一百呎的會議室裡,那位人事部資深經理有如高等法院的控方律師,語高八度的向阿Ben步步進迫。「依家份工所做既野我覺得好無成就感,所以想轉個新環境、學下新野,能夠俾我一展所長」這一刻,阿Ben覺得自己有點像林肯紀念堂上的馬丁路德金。雖然阿Ben所說的都是假話。真正的轉工原因其實只有三個,人工低、唔夠 pay、待遇差。

「搶回來的男人,最終也會被人搶走的」得知好朋友被人橫刀奪愛後,替好朋友深深不忿的Tiffany在社交網站上抒發了這段文字,同時亦得到過百女性友人的like。社交網站上,女生總是愛分享這種「大婆語錄」。例如見到女藝人搶人老公的新聞後,女士們紛紛大罵這女藝人,說甚麼「做第三者小心有報應呀」、「寧願無人要也決不做第三者」。

還記得我們剛開始約會的日子,在IG上看過她一張又一張照片,每張都小露事業線。雖然我滿心期待,但又不敢抱甚麼期望。畢竟看得太多那些IG女神,每個胸前的那條陰影都不過是拍照後的後期製作效果。後來約出來看到真人後,和照片差別不大,真的是有料之人。那時候,我還以為她是一個老實的好女仔。

相信每年Ocamp總會有幾個明明畢業多年仍然年年回去玩Ocamp,死唔斷氣的老鬼,這些老鬼十居其九都是為了食組女。為食女立志做萬年老鬼,多麼勵志呀。「見到你地玩,真係青春呀,你地繼續去趕checkpoint啦,遲D搵你食下午茶」

普巴以一億歐元的轉會費回到曼聯,球迷無不嘩然。這個人人都說是「天價」的價錢,是否貴得離譜,貴得瘋狂?某程度上,轉會市場與香港的樓市很相似,兩個市場都非常離譜。

人總會長大,不可能一輩子當學生。基層出身的Chris,為人梗直,不聰明,大學讀乞食科,畢業後只找到一份普通的文員工作,而月薪僅僅一萬元。學生時代的男神,出了社會後不一定混得好。以投身社會的角度來講,Chris的package實在是有點遜色。反之,畢業後的Winnie卻是受歡迎得多。一個外表甜美的freshgrad女生,職場上的青春少艾,自然會得到男上級的呵護,事業發展無往而不利。

「老實講,你一啲工作經驗都無,連intern都無做過,我地公司真係唔會考慮你」即將畢業的阿Ben,在大學的招聘網站見到這工作,卻萬萬沒想到這公司想要的原來是有工作經驗的人。「係大學登招聘廣告請Freshgrad,你竟然要求要有工作經驗?你不如上babykingdom 開交友post話要招中學生做friend子」

香港,老闆們會以一個低於市價的薪酬去招聘,然後大呻「好難請人呀」。請到人了,又要人家無限 OT,要做事醒目又要任勞任怨,擔屎唔偷食,又要交出亮眼的業績。此等厚顏無恥,或者說不知廉恥,絕對是超英趕美,國際間無人匹敵。

在麥當娜的演唱會上,出現了很多年輕觀眾。麥當娜最當紅的年代,恐怕他們還未出生。對於麥當娜,他們了解幾多?有聽過麥當娜的歌嗎?買過她的唱片嗎?聽過麥當娜的成名作《Lucky_Star》和《Holiday》嗎?知道《Ray_Of_Light》這張唱片當年在亞洲的銷量是多少嗎?知道《Hung_Up》這首歌在多少個國家得過獎嗎?

在職場混久了,發現每個老闆都懂得這個技能,「變臉」。這一刻把你罵到狗血淋頭,或者粗俗一點來講,「屌到你飛起」,下一秒竟然可以若無其事的與你談笑風生。

剛相識時,你覺得他只是個普通人。聊天多了,漸漸發現他偶爾也會口花花,偶爾會寸寸貢,但有時亦會對你有所關懷。「咁鐘意食甜品,遲啲變肥婆無人要你呀」認識久了,開始會拿你來開玩笑,整蠱你。他窒你一尺,你又窒他一丈。「你肥我都未肥呀,肥仔」說不過他,氣不過來時,你還會打他兩下,真係唔知好嬲定好笑。

罰抄文化,在華人社會根深柢固。罰抄課文、罰抄作業、罰抄校規,甚至罰抄自己的名字都有。小時候會取笑同學的名字筆劃多,因為當罰抄自己的名字時會很吃虧。我父母賜予我的這個名字,竟然被老師用來作為懲罰我的工具,這是一件多荒謬的事。

頁 1 / 41234