作者: 路易
路易
你喜歡我與否,和我沒有太大關係。正因為世界太多標準太多價值觀,我才要走一生只忠於自己的旅行。

聲聲慢

營營役役,擠擠逼逼,升升跌跌升升。加班月圓時候,最難將息。三番兩次遲到,怎敵他港鐵不急?車過也,正著急,卻是逼滿乘客。

你,沒有定義我的權力

一位朋友無意中說出自己在單身家庭長大,一直和爸爸兩人生活。結果在座的另一位朋友立即表示同情,說:「你和爸爸相依為命,真可憐。」結果最後才知道,雖然處於單身家庭,但家中富貴,未夠二十歲便已經遊歷歐洲。在場眾人無不感歎羨慕。那位說她可憐的朋友,也露出尷尬的表情。

終於有一天,面對默默付出和不被重視的壓力,你們的感情走到了邊緣。分開後,你告訴自己,以後再也不要付出自己全部的真心。所以,當你遇到以後的每一個人,你都無法付出百分百的自己。

人際關係中,交易關係是最單純的,我付出金錢,得到想要的,簡單快速,不摻雜一點感情。希慈漸漸地覺得,以這種方式獲得她一直追求的,金錢,那個對於某些人與生俱來的東西,並不可恥,我只不過是,找了一個更快的方法讓數字增長,我沒有偏離航道,只是加速而已。朗源每次融入希慈的體內時,總能覺得體驗到了最單純的快樂。至少那一刻,不需要看對方的臉色,大家各取所需,不需要再用痛苦換取快感。快樂,在那一刻是件簡單的事。

共同努力跨過七年之癢的戀人,不必時時陪伴左右便能感受對方的力量。工作遇到瓶頸時,腦海里自動浮現對方曾經的鼓勵,就連對方昨日的擁抱也能讓你在雨夜里重新溫暖起來。你知道了,你不必驚慌不必煩惱,因為對方的懷抱永遠為你而留,對方的微笑,也不因你身處高山還是低谷而消失不見。

世間空氣中瀰漫太多教科書般的語言,教你,要堅強,要樂觀,要努力面對,要積極向上。但,沒有人告訴我們眼淚流下來是要怎麼辦?好像悲傷,軟弱,流淚,失望,苦惱,不知所措,逃避,這些人們面對不幸或傷感的自然反應,變成了最錯誤的事。我們是否不允許悲傷,是否一直要堅強勇敢。

紋身,像是告訴我們,曾經走過的路會變成了絢爛的圖案,深深地埋在皮膚,畫筆畫下曾經的痛楚,疼痛過後又能走下一段路。

剛進入大學的時候,決心要改掉自己喜歡獨處的習慣,所以逼自己學會和不同人相處,逼自己參加各種活動。剛開始的時候,遇見了一堆新的朋友,也的確覺得很是開心,覺得可以融入新的圈子,對剛剛入大學的我也增加了一點歸屬感。人們在活動上交了新朋友,大多都喜歡在社交網站上分享照片,活動結束后,也喜歡寫千字感動文,讓我覺得,朋友多好像真的是一件很開心的事。

人心如太陽,不可直視。

單純女孩在某年暑假參加了大學的交流團,在陌生的城市裡,女孩在短短幾天內暗戀上了同團的某位男生。沒有多少感情經驗的她,內心小鹿亂撞,不知所措,只好和同團的其他女生道出心中的秘密。女生們盡情發揮了助人為樂的本能,在歡樂喧鬧的氣氛下,慫恿單純女孩想男生表白。當然,結果不出人意料,面對剛認識幾天又沒有太多交流的女孩,男孩選擇了拒絕。

人比鬼更可怕

人類的世界,事不關己便漠不關心。不堪的情節,看在眼裡,卻沒記在心上,反正,不關我事何必要理會。反正,那幾具冰冷的尸體不是自己的孩子。即使這片地方臭氣熏天又怎樣,反正不是我要居住的地方,那些所謂的真相,和我有何相干。即使在路上看見還在苦苦掙扎,滿臉鮮血的傷者,也選擇無視他苦苦哀求的目光,先把他車上的財產一掃而光。那些拯救生靈的偉大,微小的我無力掌管,不管不顧,不理不睬,是在世間保全自己的方式。

大學精英高高在上,目中無人或許我們早有耳聞。在教授課堂上高聲交談,滋滋有味地享受午餐,都不是個別事件。約了開會卻遲到,甚至消失,更是常態。面對衝突,一言不合便粗口滿天飛,也不是沒有見過。精英們的確和常人不太一樣,因為在他們眼裡,這些都不是問題,只要有優異的成績,豐富精彩的簡歷,管你批評聲有多響亮,我都堅信我能在日後穿金戴銀,事業騰飛的大道上越走越遠。

人間醜態——評論家思想

他們靠著散佈別人的故事為樂,最喜歡將別人的不堪,受傷的臉龐,裸露的身影,一一公諸于天下。他們把自己幻想成偵探,靠著高超的技術把別人的隱私榨乾。早前的北京動物園老虎食人事件,就被這群隱居鍵盤後的生物炒得沸沸揚揚。小三門,吵架門,各種各樣沒有根據的傳聞,被人們當做了茶余飯後的新聞,但卻是當事人難以撫平的傷痕。受害者受傷后裸露的照片,變成別人評論,傳播的趣聞。那些隱居的生物,靠著沒有智慧判斷真偽的網友,將這些不實的傳聞,如毒氣擴散至整個人間。

人間醜態——受害者幻想

恨你只會流淚不止的眼睛,恨你一副脆弱不堪的表情,恨你默默不語,好像全世界都對不起你一樣的臭臉。你滔滔不絕地和我訴苦,說你的生活有多麼的不堪。你說著他對你的背叛,說他的一去不回頭,讓你有多麼地失望。說到情深處,淚痕如風刀一般,劃過你無心上妝,素面朝天的臉龐。我說,這些情傷,如皮膚受傷一般,疤痕再深還是會變淡。你說著朋友的感情不如以前親密,感覺自己孤身一人地存在在這個世界上,沒人了解你有多麼心酸。我說每個人都會成長,沒人永遠是你的靠山城墻,人,總要學會自己獨立飛翔。你說你無法獨立戰鬥職場之上,無法面對上司的冷嘲熱諷和指指點點。我說,這就是現實的模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