作者: 譚凱邦
譚凱邦
譚凱邦

早兩日政府新聞網出左張圖,話高鐵上廣州仲快過飛機,網民們嘩然。可能我記性太好,以及當年真係放了好多心機反三跑,我就記起機管局曾經在推銷三跑時,出過依幅圖,踩低高鐵。

我回想起上年暑假我的老婆入院的情況。她在瑪嘉烈泌尿科住了一個月,病房內平均一半的病人不是說廣東話,或口音不正。有數天更是6個都是疑為大陸人/新移民。

公屋、退保與單程證

我想起退保,相信我的朋友當中有支持全民、亦有支持審查。而我立場是好清晰,若未能取回單程證審批權,推行全民退保是極之困難。一句可以說明,若你唔知10、20、30年後「全民有幾多,如何做全民退保。

「你係咪要由1983年第一張單程證計起?」而我的回應是,若用天水圍北作為例子,那要知道大部份公屋落成的時間,已達10年。然後再加上7年(註:申請公屋資格,還未計算輪候期)。所以,要合理計算因單程證佔用天水圍北的公屋,不需去到1983年的第一張單程證,而可以考慮以17年前作界線,這會更合理反映,學術上較為站得住腳,而我亦認為已算保守。

過去數年間,梁振英以「增加土地」為施政方向,不理好壞覓地建屋,改變一直以來審慎規劃原則。這於港九各地牽起各條土地保衛戰線,民間力量包括居民組織和環保、規劃團體以不同方式抗爭,希望阻止「盲搶地」。

今天(8月12日)聆訊的司法覆核,挑戰行政會議於2015年6月批准進行屯門青山公路青山灣段的擴闊工程。是項工程會將黃金海岸至三聖邨的青山公路由兩線變作四線,影響超過300棵樹,被砍伐的超過100棵。

家庭團聚也應量力而為

若單方面看家庭團聚,我認同是重要,但絕非凌駕性,也要和其他各方面一同考慮,例如香港人口的承載力。每個人選擇伴侶,和誰結婚也是個人權利,但當一個人選擇跨境婚姻,而另一半並不是本地居民,似乎政府並非有必然責任確保家庭團聚及很快可以取福利。而跨境婚姻引致基乎一面倒的南下輸入人口,這亦非香港能承受,跨境婚姻確實有社會代價。

根據電視台的新聞片段,四隻小野豬尚未戒奶,由此推斷應是出生不久,請問署方為何能如此泯滅人性?不止拆散牠們一家,還令小野豬和母親骨肉分離,飽受驚嚇,與及不能吃飽,如小野豬因此還遭到署方人道毀滅,本人實在絕對不能接受﹗本人現向署方作出以下訴求:第一,請交代小野豬的去向,並堅決反對將其人道毀滅;第二,請務必將小野豬帶回金獅花園對開山坡放生,並盡力令牠找回「家人」。本人鄭重要求漁護署日後不要再圍捕並無傷害人類意圖的野豬。

本人仔細留意了《明報》有關市建局大角咀「需求主導」重建項目的報導及社論,認為有很多不足及偏頗之處,實在有需要提出意見,希望《明報》能認真檢討報導手法及社論立場,以挽救日漸低落的公信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