作者: 武士亭
武士亭
漢江泄對家

由「自救」引伸到「自決」呢啲由下而上既關注組自佔領中環之後如雨後春筍咁遍地開花,所謂術業有專攻,本身用自己專業知識以類似壓力團體既模式去影響輿論,實屬成熟民主社會應有既行為,然而,就今次流感疫苗風波之中,民間討論似乎比想像中更深入以及有層次,連袁國勇教授及梁卓偉院長都先後需要就流感疫苗向公眾解釋,而連日黎反對注射既市民從佢地既解釋當中引延更多疑問,其實是否有需要設立民間監察使用關注組,所謂道理愈辯愈明,成立關注組會唔會有助釐清今次風波之間既誤解呢?

張太,有得打就好打喇!

近日香港流感肆虐,政府眼見情況嚴重率先宣佈幼稚園及小學等停課,打破傳染鍊云云,毋須天寒地凍的情況下上課,港府的決定當然是普渡一眾莘莘學子。而在緊接停課消息傳出後,又傳出藝人謝安琪關於流感疫苗錄音,在媽媽群內又再掀起應不應該給予兒童接種疫苗的討論,除了掀示衛生防護中心呼籲注射疫苗的宣傳成效不彰之外,其實點解會有呢個現象其實都幾值得探討。

<戰地風雲1942>,集齊哂二戰大大小小既關鍵戰役,北非阿拉曼戰役、俄國史達林格勒戰役、太平洋中途島戰役、奧碼哈海灘等等介紹唔同交戰對手,就係從唔同既戰役去學識二戰史,當時我記得同朋友玩要爭住用坦克,之後又冇啦啦俾飛機炸飛個情境,都幾搞笑。

因雨傘革命爆發後聲稱「面對非一般的壓力,感到極度徬徨及疲倦」退出社運及後又從香港眾志借屍還魂復出社運而被稱為「彈出彈入」的周庭,於較早前發放新一輪的造勢活動,包括新一輪宣傳口號,宣稱呼籲民眾要「和他們一起勇敢」云云。明知有臨陣脫逃的前科依然叫人去跟隨你們究竟係咩玩法呢?

上文提到,港島選戰本身以為毫無懸念的反對派與建制派兩營對壘,據最新消息所指,前社民連及人民力量成員,有「維園阿哥」之稱的任亮憲正積極考慮參選港島區補選,兩派陣營對壘的局面可能有變,以任亮憲出身背景及狙擊對象黎講,他的基本盤介乎基層至中產,政治光譜偏向民主派及對民主大黨無好感的選民,而呢一班選民於港島區確實不在少數。假若任的取態再向中間靠攏既話,工黨啲票睇怕係港島補選後鎅到乜都冇。

新民黨一早就已經協助鄧家彪,按理建制派於港島亦應加強合作支持建制派既候選人。不然,今次補選建制派於港島既選情將會相當嚴峻。

葉劉呢一種姿態同態度係值得令人尊敬,但唔代表每個代議士甚至政黨能夠有呢一種既底氣,有啲政黨係面對現實既時候,好難唔向現實低頭既~講一套做一套,繼續尸位素餐,講緊既就係民主大黨

早幾日,林議員FB就出左張圖話個電話亭阻路,就成功爭取要求搬遷電話亭,當佢以為成功塑造霸權戰士既形象時,不料留言處竟烽煙四起,不斷聲討林議員,由戰將瞬間變成智將,抽水不突止諗住兜話佢管理公共地方云云但不果,演變成關公災難,慘不忍睹。居民受阻的怒火,點會係我地呢班花生友能夠體會得到?

《噪音管制條例》係有既,有冇檢控過?都有既,根據立法會上政府回答議員嘅文件,檢控數字低到得個位數,問題在於政府亦未有完整指引幾多分貝為之噪音,而執法人員亦未有相關的測音設備以去調查,咁執法個尺度就變得主觀,衍生既舉證同檢控亦唔容易,而點樣有效解決居民免受噪音污染之苦?要求環保署完善條例4及5的準則可能係可行之法,但環保署係佢個網頁都講到明將個波射返俾執法部門,嗯很好,場波未踢完。

佢深知一個人做唔到面面俱圓但為左選票就選前就扮fd,老師說的是~講到自己係宇宙唯一本土派,選後有左個大爐就理L得你,全民制憲變左全民制餅、議會抗爭就話倒插左國旗,話自己1:69實係啦~屌票講到咁正義咁高尚佢需要盟友架咩?(但其實係兩邊都冇人睬佢~陰功)同「大哥講話你要聽」個條友一樣;不要問,只要信,信松泰得永續,唔信就非我族類;玩法同何執葉都好似,就係不斷做討好基本盤既野,而佢個堆盤都只係一班信徒咁解。

何來呢班人,冇證冇據就話人劏狗?你啲動物專家呢?好似某KOL話齋:開黎見我啦~做乜唔屈埋個店家官商勾結呀?係大嶼山睇住幾隻牛就話自己專家? 咁的士佬都係專家啦~日日劏死牛添啦~冇證冇據就話人劏狗,仲話自己關注動物權益呢啲磚家真係世界級。

嫌議會馬騮戲沉悶?不妨繼續追貼FB小道花生~兩日前,健吾評論橫額設計的帖文觸動某人玻璃之心以為是考察區情之後就無限引伸,詳情可參看小弟之前的文章,在此不贅。當你以為事件由西灣河正哥再一次回應就以為暫告一段落?所謂一石激起千層浪,左膠一激腦震盪。今次的主角是聲稱已退黨的區諾軒。似乎被捨棄爛鴿身份的他,有更多時間拔刀相助「同路人」,今日就不如看看我們高貴的區議員發表什麼講話。

正當自負老人以為實食冇痴牙既時候,學生彈左一句出黎話:「自負老人,你只係一個幫過我既契弟。」仲走去對家個爐也文也武,可憐既自負老人成就解鎖獲得契弟待遇,養左咁耐狼狗最後咬自己春袋完全係慘絕人寰既虐老故事,老人自然嬲到火山爆發,最嬲對家個個爐係當初老人俾人驅逐出去個個爐呀陰功,俾著你係老人你都覺得慘啦係唔係?

以今次事件而言,基本上是討論議題設定、目標群眾、以致橫額設計等市場學技術討論,但麥議員的回應相當有趣,簡而言之將健吾抹黑為投共鳥然後瘋狂炮轟攻打稻草人,正正就是反對派對於異見者的摜常技倆。「民建聯B隊」、「阿爺今晚一定開心到訓唔著」這些詞匯是否似曾相識?

入境泰國屬泰國事務。以林表示的航班屬中停泰國曼谷,機上旅客應屬過境性質,而因航班問題而有幸獲安排酒店住宿等屬泰國方面的安排,難道要大使館冒著粗暴干涉別國內政的風險嗎?以林事件的性質在未有迫切的危險下要求大使館出手無疑是小事化大。

究竟哪個政府部門負責攔截傳染病病人進入香港?
以楊先生的理解認為是要求中國宣佈為疫區時於旅客出境時攔截有傳染病的病人(希望筆者解錯),但他在片段中完全沒有提及衛生署轄下的港口衛生處。

頁 1 / 21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