作者: 武士亭
武士亭
漢江泄對家

馬主席叫旅客淨係買到港鐵運營既車飛,但係要轉車既旅客就叫佢地去廣州落車出閘再買飛,馬主席咁做唔單係斷送左港人對高鐵既期望,仲將香港成個專業服務業撚化。所謂既專業服務喎,俾旅客睇到真係聞名不如見面呀。

打份奀工,又唔係啲咩專業,仲要隨時有人頂你個位既工。你做呢啲工除時死左都唔知咩事。呢啲工,得罪講句,有事你又唔洗揹獲(大獲既就即炒架啦無懸念),逗份糧又餓你唔死,但係又儲唔到錢,買樓你就唔洗諗架啦,公屋又唔輪到你,啲錢用黎拍下拖開一兩次房都差唔多清倉,撞啱女朋友生日你唔夠錢同佢去fine dinner 分分鐘連拖都甩埋食自己添,到時錢又冇哂,工又要返,日日年初四咁既樣仲要開多一兩個鐘OT你連自己時間都送埋俾公司,你仲有咩人生意義?

喺香港,忠誠向來都唔喺咁值錢。睇下我地啲網絡及電訊業就知,好多時啲優惠計劃講到明轉台客個價錢仲吸引,擺明氹你轉陣營,你可以話佢地既市場策劃好識得將目標客群撬過檔,做客既又可以話想平啲就轉下台,話唔定仲有平電話優惠添,係塘水滾塘魚既底下,搶市場份額少不免會有呢啲割喉減價、以本傷人既策略,受惠既梗係用家啦,之但係,其實係咪有咁多個台俾你揀呢?

於現行基礎上,於福田站進行一地兩檢技術上難以進行,反對派所提出的替代方案不單比政府方案帶來更多的不便,叫乘客由西九上車坐十四分鐘之後下車過關再上車,反對派這個方案是否「撚化」全車乘客?

一向口講程序公義、強調監測政府施政既民主大黨,係早幾日既黨慶上面,就因為收左特首三萬蚊既支票而俾人連珠炮打,兩大陣營各自表述,收錢一方強調係應有之義,冇錢收個方有啲就抽水,葉劉理性提出有利益衝突既懷疑,點知俾花生友將佢spin做酸葡萄,大黨將計就計將對家質疑聲音抹黑,配合友好媒體狂spin,現階段抹黑漂白既工作,取得階段性勝利。

中國第十二屆全國人民代表大會常務委員會通過修訂,當中包括修訂國家主席任期等多項修訂,而香港社會討論大多集中於上述既修訂,修訂本屬國家回應國際社會右頃、保護主義抬頭於政治現實下的實際操作,要看有關討論大石瀏覽其休文章,在此不贅。但本文也許反對派及支持者未有留意的一點:憲法宣誓新制。新制規定國家工作人員在就職時應當公開進行憲法宣誓,隨後當選國家主席習近平亦於按新制宣誓。究竟對反對派有何啟示?

區諾軒早前被掀發焚燒基本法,被建制派質疑區並非真誠擁護基本法,繼而向法院尋求司法覆核,區及一眾反對派支持者反駁建制派屬「輸打嬴要」,指責建制派否定選舉結果云云。係經歷多次唔認自己,選前話唔介意燒多次、選後話堅決不會燒,區諾軒既誠信超越周庭、趕過朱凱迪,可昭日月,成為香港反對派新左翼之楷模。

311賽果最終掀曉,所謂有人歡喜有人仇,又黎到全民化身磚家系列,個個渣住數據如引經據典咁將解釋結果然後又無限延伸。當然亦唔少得回帶睇返啲選前預測,睇下有冇朋友需要切丁、祼跑之類。除左今次係自燒山苦海明燈「熄燈」後既首場選舉,加上選戰本身亦充滿「反對派瞓係度選都嬴」既氣氛,似乎大家都珍惜身體,安全保留硬體。但係今次預測賽果最準確既原來唔係一眾評論者,而竟然係金拱門?!

《無炭用》入面既《尋找仆街既故事》提到:「呢個社會冇人唔係仆街,你只可以係未仆街,但你一定仆俾我睇。」時年2003年,時至今日,依然警世。喺我地生活既呢一個國度入面,乜都可以令到成為一個仆街。

由「自救」引伸到「自決」呢啲由下而上既關注組自佔領中環之後如雨後春筍咁遍地開花,所謂術業有專攻,本身用自己專業知識以類似壓力團體既模式去影響輿論,實屬成熟民主社會應有既行為,然而,就今次流感疫苗風波之中,民間討論似乎比想像中更深入以及有層次,連袁國勇教授及梁卓偉院長都先後需要就流感疫苗向公眾解釋,而連日黎反對注射既市民從佢地既解釋當中引延更多疑問,其實是否有需要設立民間監察使用關注組,所謂道理愈辯愈明,成立關注組會唔會有助釐清今次風波之間既誤解呢?

張太,有得打就好打喇!

近日香港流感肆虐,政府眼見情況嚴重率先宣佈幼稚園及小學等停課,打破傳染鍊云云,毋須天寒地凍的情況下上課,港府的決定當然是普渡一眾莘莘學子。而在緊接停課消息傳出後,又傳出藝人謝安琪關於流感疫苗錄音,在媽媽群內又再掀起應不應該給予兒童接種疫苗的討論,除了掀示衛生防護中心呼籲注射疫苗的宣傳成效不彰之外,其實點解會有呢個現象其實都幾值得探討。

<戰地風雲1942>,集齊哂二戰大大小小既關鍵戰役,北非阿拉曼戰役、俄國史達林格勒戰役、太平洋中途島戰役、奧碼哈海灘等等介紹唔同交戰對手,就係從唔同既戰役去學識二戰史,當時我記得同朋友玩要爭住用坦克,之後又冇啦啦俾飛機炸飛個情境,都幾搞笑。

因雨傘革命爆發後聲稱「面對非一般的壓力,感到極度徬徨及疲倦」退出社運及後又從香港眾志借屍還魂復出社運而被稱為「彈出彈入」的周庭,於較早前發放新一輪的造勢活動,包括新一輪宣傳口號,宣稱呼籲民眾要「和他們一起勇敢」云云。明知有臨陣脫逃的前科依然叫人去跟隨你們究竟係咩玩法呢?

上文提到,港島選戰本身以為毫無懸念的反對派與建制派兩營對壘,據最新消息所指,前社民連及人民力量成員,有「維園阿哥」之稱的任亮憲正積極考慮參選港島區補選,兩派陣營對壘的局面可能有變,以任亮憲出身背景及狙擊對象黎講,他的基本盤介乎基層至中產,政治光譜偏向民主派及對民主大黨無好感的選民,而呢一班選民於港島區確實不在少數。假若任的取態再向中間靠攏既話,工黨啲票睇怕係港島補選後鎅到乜都冇。

新民黨一早就已經協助鄧家彪,按理建制派於港島亦應加強合作支持建制派既候選人。不然,今次補選建制派於港島既選情將會相當嚴峻。

葉劉呢一種姿態同態度係值得令人尊敬,但唔代表每個代議士甚至政黨能夠有呢一種既底氣,有啲政黨係面對現實既時候,好難唔向現實低頭既~講一套做一套,繼續尸位素餐,講緊既就係民主大黨

頁 1 / 21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