作者: 散彈一號
散彈一號
散彈一號
全職文字工作者、應用哲學家。對「邏輯一致性」、「系統複雜度」之類的偏門學問獨有心得。在美利堅合眾帝國邪惡資本主義集團的領導下,嘗試改變世界。

試想象下,喺未有電腦嘅年代,如果你見到某張手寫嘅form上面,有人寫自己個名係「陳曼𠒇」咁啦。你會唔會即刻覺得自己唔識讀呢隻字,即刻走去查字典睇下個字點讀? 應該唔會掛。你第一個反應,可能會心諗:「嘩,呢個人寫個『兒』字寫得咁樣衰嘅。」

人係短視嘅,就算有個先知同班貨車佬講佢哋幾年前收到嘅小恩小惠日後要十倍奉還,都唔見得有人信。創科公司用新科技嘅「一次過」成本比較大,但網絡令佢增長快,效率高,所以必然係要靠龐大市場去將佢嘅優勢盡情發揮。香港喺大時代嘅經濟體系之下,七百萬人口嘅市場真係蚊滋咁細,網絡科技嘅優勢相對好細,所以如果唔同中資企業合拼,其實真係唔知有咩好 do。香港嘅創科公司北望神州,係經濟環境嘅必然,除非你要同錢作對。

中港融合,好處多多

今日啲所謂建制保皇黨,只不過係一班揣摩上意嘅地方芝麻官,同喺北京做國家決策嘅人有好大距離。香港「朝中無人」,就唯有聽中聯辦老點。要打破呢個困局,香港人就要爭取加入共產黨嘅權利,加入政治局嘅權利,甚至係競逐政治局常委嘅權利。

《基本法》有好多種唔同方法去解讀,但只要第158條寫明釋法權屬於人大常委,任何其他未得人大常委認同嘅解讀,都只不過係無窮嘅幻想而已。

有報導指創科局局長楊偉雄話「不應有人犯法後,就指政府無法在新形勢下作出協調,要求政府改例。」佢講嘅嘢有冇錯呢?一般正常社會,在討論某行為「是否」犯法嘅同時,亦應該討論佢「應否」被視為犯法。法律嘅實然同應然性,其實有分別。

相信冇人會認為遙控器、天線、膠索帶係「攻擊性武器」,可以暫且不提。咁究竟「鎅刀」同「鉸剪」係咪「攻擊性武器呢」?

其實我嗌嘅係「A1餐,飲熱奶茶」,不過服務員姐姐(應該係該店經理?)就向廚房嗌咗聲「豬柳蛋」。睇嚟個「芝」字只係用嚟避諱而已。話咁快,個包就整好喇。

講返轉頭,所謂「天有不測之風雲,人有旦夕之禍福」,當中唔單止有「禍」,原來仲有「福」。

雖然Java語言本身非常唔討好,但佢有一個非常龐大嘅 standard_library,好多常用嘅功能已經包埋俾你,唔需要程式員自己寫,省時省力。呢個完全係「父幹」嘅問題,Java係由一間大企業[3]控制嘅語言,有錢就可以請多啲人將個standard_library寫得勁啲。今時今日,好多新嘅語言都有好可觀嘅standard_library,但Java應該係第一個附送咁大規模嘅standard_library嘅語言嚟。

唔知大家仲記唔記得Megaupload?原來係Megaupload係間香港公司嚟。創辦人”KimDotcom”係德國人,2003左右搬咗去香港住,期間成立咗megaupload,後來移民紐西蘭。2012年,美國政府話megaupload涉侵犯版權,封晒佢全球資產、封埋佢啲server、要紐政府引渡佢去美國受審。

好多人唔肯面對嘅問題,係「民主精神」從來都未植根香港本土文化。當一個社會文化,係服從權威,事事擦鞋,喺利益面前毫無原則,而在上位者又普遍剛愎自用,你又如何希望參與政治嘅香港人,可以改變呢啲「陋習」? 大家喺家庭、公司、社群之中見到啲乜,放到政府層面,放到國家層面,都唔會有任何分別。

喺差佬眼中,佢哋只係見到「佔中」班人非法集會三個月,竟然唔使坐;參與旺角事件嘅「暴徒」仲係自由身,個個都話去英國美國讀書,然後執法人員打犯打幾下就「重判」兩年,好唔「公平」。大家都係幫政府做事,點解政府唔幫我?仲有天理架咩?

王子病

如果男人希望女伴有幾分姿色係正常,點解女人唔可以要求男伴有返「基本」嘅經濟保障?要求還要求,現實還現實,好多男人,評論女性就講到自己勁高要求,庸姿俗粉不入法眼,但當你見過佢條女咩樣,⋯⋯⋯。其實啲女話要男人揸住幾層樓,都係車大炮咋嘛(通常)。

老老實實,我自問就鍾意阿John多啲嘅,不過就算評論員本質上幾吹水都好,叫人違反選舉承諾都係好仆街啫。推林鄭上去做,咪幾好。林鄭做得特首,等啲選委自己受多五年十年,享受下做中聯辦嘅奴才嘅榮耀,唔係幾好咩?

梁寬自嘲話自己不斷講sorry,表面上似係表達自己對現實感到無奈,但我不期然諗起涼宮春日吐嘈大王阿虛。主角嘅獨白係咁講到現實有幾無奈,要點樣出賣尊嚴,但退一步睇返佢處境:幾十歲人有車有樓,夠錢退休,個黃臉婆死咗,換嚟嘅係一個對你不離不棄嘅34D秘書妹妹,仲有個肯留喺你身邊陪你嘅寶貝女,作為年過半百嘅男人仲有咩好挑剔?

最後幾集,男主角被炒魷開始,劇情反而開始返回「現實」。男主角為咗慳錢,想同女主角「真結婚」慳返一筆,女主角作為一個「異想天開嘅左膠女」,反對男主角以「愛」嘅名義剝削佢做家務嘅勞動,就算佢明明已經好冧男主角,都拒絕咗佢嘅求婚。然後,兩人重新訂立對等嘅夫妻關係之後,佢哋為咗金錢、時間、家務分配嘅問題,抱怨、爭執、談判。雖然只係輕描淡寫咁帶過,但係始終都算擺脫咗「happily ever after」嘅童話式幻想。(逃げるは恥だが役に立つ)

頁 1 / 7123456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