作者: 散彈一號
散彈一號
散彈一號
全職文字工作者、應用哲學家。對「邏輯一致性」、「系統複雜度」之類的偏門學問獨有心得。在美利堅合眾帝國邪惡資本主義集團的領導下,嘗試改變世界。

王子病

如果男人希望女伴有幾分姿色係正常,點解女人唔可以要求男伴有返「基本」嘅經濟保障?要求還要求,現實還現實,好多男人,評論女性就講到自己勁高要求,庸姿俗粉不入法眼,但當你見過佢條女咩樣,⋯⋯⋯。其實啲女話要男人揸住幾層樓,都係車大炮咋嘛(通常)。

老老實實,我自問就鍾意阿John多啲嘅,不過就算評論員本質上幾吹水都好,叫人違反選舉承諾都係好仆街啫。推林鄭上去做,咪幾好。林鄭做得特首,等啲選委自己受多五年十年,享受下做中聯辦嘅奴才嘅榮耀,唔係幾好咩?

梁寬自嘲話自己不斷講sorry,表面上似係表達自己對現實感到無奈,但我不期然諗起涼宮春日吐嘈大王阿虛。主角嘅獨白係咁講到現實有幾無奈,要點樣出賣尊嚴,但退一步睇返佢處境:幾十歲人有車有樓,夠錢退休,個黃臉婆死咗,換嚟嘅係一個對你不離不棄嘅34D秘書妹妹,仲有個肯留喺你身邊陪你嘅寶貝女,作為年過半百嘅男人仲有咩好挑剔?

最後幾集,男主角被炒魷開始,劇情反而開始返回「現實」。男主角為咗慳錢,想同女主角「真結婚」慳返一筆,女主角作為一個「異想天開嘅左膠女」,反對男主角以「愛」嘅名義剝削佢做家務嘅勞動,就算佢明明已經好冧男主角,都拒絕咗佢嘅求婚。然後,兩人重新訂立對等嘅夫妻關係之後,佢哋為咗金錢、時間、家務分配嘅問題,抱怨、爭執、談判。雖然只係輕描淡寫咁帶過,但係始終都算擺脫咗「happily ever after」嘅童話式幻想。(逃げるは恥だが役に立つ)

“Rape_in_the_New_Territories"固然不知所云,但其實好多香港人連「新界油菜」呢四隻字都唔知點解。早幾年喺三藩市住過一排,唐人街街市有「油菜」賣,其實就係香港人平時講嘅「菜心」。

點解要爭?點解要爭入大學?點解要爭做專業人士?點解陳師奶要指住個看更同個仔講:「如果你唔讀書,第時就要做呢啲喇!」 哈,你話佢教壞人,又唔係喎。陳師奶都只不過道出社會現實啫。

拯救世界?

只要世界上有多於一個人,就會爭執,就會分裂;包容異見,就會失去自我;堅守原則,就要驅逐或壓迫其他人。以上所有情況都唔係絕對嘅,有程度之分。包容少啲,就多啲爭執;堅持少啲,就唔需要使用過份極端嘅壓迫手段。

呢二十年嚟,中共對特首候選人似乎係「一錘定音」,其他選委似乎係應聲投票,而唔知點解似乎所有人(包括建制派)都好似承認咗呢個事實。但究竟中共係咪真係有能力箍得住咁多票,從來都冇人試過去挑戰呢個假設。好多商家都係投機份子,順水人情唔怕做,但如果有個對自己更有利嘅人選,喺不記名投票制度之下,策反未必真係咁難。

上訴庭判梁游敗訴之後,從法律觀點嚟講,政府入稟取消嗰另外四位議員資格,可以話係佢嘅法律責任。法律之前人人平等,確實唔睇你係咩派,唔睇你跟咩大佬。法律從來唔會話柒頭青政玩嘢就係抵俾人DQ,但其他派別玩嘢就拍手叫好。

香港人嘅玻璃心

我哋一方面唔接受作為客人得罪日本店主,但另一方面卻繼續對香港本土服務行業嘅人呼呼喝喝,一啲都唔尊重,咁樣算得上係咩「民族質素」?從來冇一個民族,係對外人好過對自己人架。所以香港人如果一直都係咁,根本就冇條件成為一個族民。

如果你問佢哋,一個蘋果$10,一個橙$8,兩個一樣咁多營樣,一樣咁飽,揀邊個好?佢哋會答你:不如食檸檬啦,檸檬仲平,每個盛惠 $5,慳得更多。後生仔,唔好怕酸,當年阿叔咸魚撈飯,邊有咁多生果食?

究竟青政喺呢件事上係咪可以做得「好啲」?當然可以。網上嘅「智者」極多,但真真正正可以抛個身出嚟做嘢嘅,半個都冇。俾你屌低一個,又如何?我哋夠知青政柒到陷家鏟,咁又如何?你有人材可以承接咩?俗語有云:「蜀中無大將,廖化作先鋒」本土派嘅人才得嗰三四五個,俾你 DQ 晒,有咩好講唧?

今日大家鍾意講「港獨」。我相信,除非中共忽然大發慈悲容許香港有實然主權,並且貫徹民主制度,否則港獨之路,必然係香港首先有主權獨立嘅獨裁政權,然後呢個獨裁政權再訂立民主制度,香港先會有民主。

思潮巨變在即,一直喺香港被唾棄嘅「文、史、哲」,將會喺新時代舉足輕重。啲人成日講「文史哲」用嚟提升個人修養乜乜乜,係佢哋見識少,未見過大時代。關於個人修養,古語有云:「仗義每多屠狗輩,負心多是讀書人」。讀咁多書,只會培養出一班仆街。喺和平時代,所謂文人雅士圍爐互相吹捧,話自己品格超然,其實就只不過係一班粉飾太平嘅仆街圍埋一齊幫對方打飛機,無視社會上真正嘅問題。呢種現象,相信大家近年都見識過唔少。

按常理推測,一個人要真係好撚痛恨港獨立場,先會不惜作出違法決定,撕毀香港政府僅餘嘅誠信,破壞香港僅餘嘅法治精神。當然啦,仲有另一個可能性,就係中共掌握選委會關鍵嘅人物嘅黑材料,恐嚇佢哋要不擇手段咁阻止港獨派進入立法會。我覺得呢個係幾合理嘅猜想。正如我之前所講,香港嘅「愛國」陣營從來都唔會為「一國」而犧牲自身利益,佢哋從來都冇呢種犧牲精神。但係當自身利益受威脅,佢哋國家都可以出賣,何況只不過係幫你香港政府破壞法治咁小事?

新選舉安排公佈之後,法律界、政界嘅社會賢達紛紛發表評論。有人話安排係合理合法,有人就話係剝奪咗香港人嘅選舉權,有人就分析《立法會條例》,指出選舉主任或有權、或冇權去因應候選人政見而否定其參選資格。老實講,我討厭政治,但有時我更加討厭討論法律。

頁 1 / 612345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