作者: 默颺
默颺
如無言的風,吹過紛亂大地,旁觀著,寫下不帶重量的文字。

我們的小幸運

那就是喜歡嗎?你說不上。但你會願意為等待他的來電而守在電話旁,你會因為朋友提到她的名字而大為緊張,你會在被朋友迫問心底話時面上無奈卻心底暗笑,你會因為他的一句話而快樂,你會因為他的一句話而失望。我們還未懂愛情,卻知道,和那個人相處的感覺,是幸福。

在面書上所見,許多從前在中學中存在感不高的同學,在大學中都找到了自己的一片天。上莊的上莊,「爆四」的「爆四」,出pool的出pool。在大學生涯中,許多人就跟著他們的大同,他們的莊員,漸漸的成長。學會了落bar,學會了搵高薪PARTTIME,學會了做組爸媽。

幼稚園的時候,我不知為何就是比較早熟,心裡暗地對班上一個女孩有著好感。那女孩眼睛大大的,有一頭及肩的頭髮,笑起來的時候面上還帶酒窩。簡單而言,就是那種人見人愛的類型。

別忘了蓋世寶

到底為何人們的腦海中只有譚玉瑛,卻忘了蓋世寶?答案很簡單,卻沒有邏輯,因為,我們都是香港人。香港人都習慣了把重視的無限放大,而無視了重點以下的其他。結果,我們逐漸地一點一滴的失去看似不重要的事物,到頭來才驚覺,原來我們所失去的有這麼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