作者: 小盛女
小盛女
小盛女
80後中環打工妹,誓要追求work life balance的生活,並當一個幸福的食家。FB PAGE:https://www.facebook.com/littlevibrantgirl

餐廳在蘭貴坊附近,地方不大但氣氛不錯,暗黃色的燈配上白色餐枱布,好不浪漫。下單要用英文,只是看餐牌已感到有點吃力,加上侍應有口音的英文,真是聽到頭痛,只怪自己英文差,從前不好好讀書。二人套餐很豐富、前菜、主菜、及甜品,總共八款菜式。

零晨十二時正你叫我看rundown和mc稿?有病嗎?有病去看醫生吧!我當然不會回覆他,因為我實在不能再寵壞這個腦細,根本第一句我便不應該回覆他。如果下班後十一時多他覺得我不回覆訊息是不盡責,做得不夠好的話,我歡迎他隨時炒我魷魚。老老實實,這些工作又不是公關災難要即時處理,為何要這樣折磨員工呢?打工仔每天朝九晚六還要加班已經身心疲累,我要求不高,只是想睡個好覺而已。

人事部經理一個月前已經很興奮地和大家鄭重宣佈將會有兩個小鮮肉上班,全公司的女人都非常期待,因為小妹公司的男同事平均年齡都超過四十或以上,每日都是除了叔叔,還是叔叔,感覺實在有點頹廢,雖然韓國掀起的大叔熱潮還在,但可惜公司的大叔們不屬孔劉那一款,而只是一般在街上看到的「真」大叔。

腦細都有一個通病,就是永遠覺得自己已經對員工好好,員工一定不會離開公司,平日即使你做到101分,他也只會覺得是理所當然,然後當你有一天說要辭職的時候他才會突然發現你的好,並心想:「死喇,平時阿邊個一個頂十個都係出一份人工,仲要人工唔高,佢走咗分分鐘要請兩個人返嚟頂,咪蝕晒!」於是這時腦細才會加你人工,甚至加到和新公司一樣價,再打人情牌,和你說:「做生不如做熟啦!我一直都睇好你㗎!」哄你留低。

我係一個好仆街嘅主人

通常小學畢業都會去下camp,但係好可惜我哋學校無呢啲,只係成班同學仔去海洋公園食lunch,我記得我最好嘅朋友婷婷一見面就送咗份禮物畀我,仲千叮萬囑我要返到屋企先可以拆,又話唔知過咗今日之後幾時先有機會再見面,後來我食食下飯發現大髀涼涼哋,於是打開個袋睇,原來份禮物已經滲緊水,張花紙都霉晒,我唯有被逼拆開份禮物嚟睇。「吓!烏龜!?」

到你做多幾年嘢,你就會發現有啲腦細真係可以好賤,自己賺大錢但係少少都唔會分畀員工,工作不停加但係人工就只係加咗丁屎咁多,都唔知追唔追到通脹,甚至再衰啲唔加添!因為要同公司共度時艱,但係公司好景嗰時又唔會同員工分享成果㗎喎,你知啦而家物價上漲,出街食碗雲吞麵(X記,自己估)都可以好貴,仲要唔好食添,真係生活艱難!

最近採購部同事放假,腦細又叫我幫忙,大佬我識條鐵咩?然後腦細說只是手板眼見工夫,先叫不同供應商報價、再試貨、製excel表、落單等等,無錯的確不是太困難但也很花時間,重點是關我叉事咩?同事臨走還要送個地雷給我踩,說有件貨要落單,紅色一百件,後來我安全起見再問腦細,才知道是要橙色,如果我聽她說訂了一百件回來,真是賣身都不行。

掃地呢份工真係唔易做

不要以為掃地是件小事,每次打風後整條街都會滿佈樹枝、樹葉和垃圾,簡直寸步難行,也很容易絆到,也是全靠伯伯一個人清走。伯伯平日會先把落葉堆在一旁再一次過掃走,於是整條路上都會有一堆堆的落葉,可是有時大風一吹,又要從頭掃過,真是需要極大耐性,而他就是這樣默默地努力地做好這一份工。

我不是甚麼專業食評家,只是一個非常喜歡食好西的普通打工仔,以自己的口味去判斷哪間餐廳值得去,哪間餐廳有伏,用字沒有特別雕琢,也沒有用專業相機來拍食物照。最初我的食評很長篇大論,後來我發現其實最重要是食物相片、好不好吃及價錢,所以之後都簡化了,又可以省點時間寫多幾篇。

無可否認,人靚真的比較多著數,至少兵都可以收多一點,發姣都可以稱為不造作、率真。說句公道說話,盈盈都算靚,雖然比她有氣質/靚的藝人也大有人在,例如李佳芯、黃心穎等,但盈盈都叫做比上不足,比下有餘。靚也分很多種,清純的、詩文的、誘人的、可愛的,不知道盈盈應歸哪一類,只感覺她在女人角度來看是不討好。

話說公司有個同事叫「廁王」,最鍾意入廁所玩手機hea晒啲時間唔做嘢,我當然知道廁所係打工仔放鬆兼偷懶嘅好地方,問題係一層得一格,你入去半個鍾唔出嚟,真係分分鐘會急死全村人,不過你話佢都無用,佢只會扮到好慘咁同你講:「哎呀我肚痛呀。」我初初都好傻仔咁信佢,但佢每次出嚟都係只會聞到香水味,唔通佢啲便便係香嘅!?

加班加到傻之餘仲要臨拎袋嗰下再畀腦細叫入房,嗰種絕望真係,你懂的。雖然我一放工就即刻衝去搭地鐵,摩打腳咁行,但最後都成八點幾先到。途中當然不斷畀奪命追魂call同message轟炸,但係我都無計,唯有係咁叫佢哋食住先,其實去到餐廳大家都已經食得七七八八,只係有一樣嘢食係未郁過。

「腦細咁錫你,一定唔會鬧你㗎Brenda,你食咗隻死貓佢啦,唔係全公司一鑊熟㗎咋。」同事May說。

我阿媽平時好少鬧我,但嗰排佢成日都鬧我,因為我太夜瞓,我初初覺得好煩,因為返工已經夠辛苦,平時受腦細氣受客氣返到嚟仲要畀佢話,我真係寧願夜啲返等佢瞓咗鬧唔到我。有時返到屋企已經十二點,但係我仲會開電腦寫文,因為返工實在太大壓力,好想寫出嚟呻下抒發下。其實我點會唔知阿媽係怕我捱壞先鬧我,只不過當時真係「人在江湖,身不由己」啫。

「Brenda,唔好意思呀放咗工仲打畀你,阻住你拍拖添,不過有樣嘢urgent想你幫幫手。」老闆Rex說。「唔緊要,咩事?」我說,唔通我收你線咩老闆。「我有個title_board想你試下邊隻字體會好啲。」Rex說。「你想幾時要?因為我而家喺街呀。。。」我說。「ASAP啦,你whatsapp我得㗎喇。」Rex說。「OK!」我說,頂,即係即時做啦。

夢之謎

講開發夢,我成日都會夢見自己甩晒啲牙,一係就畀人望住我去廁所、跌落深淵(會有一下離心嚇到醒咗)、食自助餐(次次都係夾勁多嘢食但未食就醒咗)、被人/怪獸追殺等等,都唔係啲咩好夢,我上網查過,話係因為壓力大,但我又唔係好覺平時有啲咩事係好大壓力,可能係潛意識影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