作者: 小盛女
小盛女
小盛女
十分可愛(可憐沒人愛)的淑(熟)女,享受自嘲自諷的life style,仍然相信"Nothing is impossible"的老土金句。FB PAGE:https://www.facebook.com/littlevibrantgirl

人在,人情在

「係,但其實我一早都想炒佢,只係畀佢快一步啫。」銷售部經理Samantha說。「但係佢乜都識做,一個頂幾個,無咗佢怕唔怕呀?」Brenda擔心地說。「公司無話無咗邊個唔得,而且佢都唔係咁幫得手,成日都做錯嘢!」Samantha生氣地說。「真係唔打算留佢?」Brenda說。「無諗過要留,公司係唔會畀任何人威脅到。」Samantha決絕地說。

Marketing 其實只係一個打雜

努力加運氣之下,我成功轉行,現在都差不多兩年了,在這段期間,我做了很多新嘗試,例如接觸產品包裝的設計和舉辦試食會等,但其實我只有大概一半時間是做Marketing的工作,另一半時間是做打雜,即是甚麼也做,例如做designer砌宣傳單張、做秘書寫會議紀錄、做採購去買食材或爐具、做production印製宣傳品、做IT幫老闆解決電腦問題、做跑腿去送文件等,而最近我的主要職責是做搬運和清潔。

美容院五大黑人憎行為

有間美容院十次有九次我都book唔到,次次都話full咗,最初我以為我啲時間真係太難就,後嚟我試過話星期一至四嘅七點後,星期六日全日,佢都夠膽死話成個月full晒!OK_fine,咁我再約定下個月囉,點知佢竟然話只可以提早一個月book。有次我好神奇咁book到,咁梗係諗住再book多日,點知佢話每個人只可以book一次,做完先可以再book

一句辣㷫女朋友

「我講吓笑咋嘛。」講笑?唔好笑囉!成日話我咁認真做乜,老老實實我真係唔知你邊句認真邊句玩喎,會唔會你對我嘅感情其實都只係玩玩吓?次次奶咗嘢就話講吓笑,搞到反而我係錯,因為我太認真,真係認真便輸了。

「忘記M,忘記E,不要忘記ME」是小學及中學時紀念冊必定會出現的字句,還有甚麼「萬里長城長又長,我倆友誼比它長」,雖然很老土,但現在回看卻又別有一番感受。中學時讀女校,雖然少了機會識男仔拍拖,卻得到一份非常珍貴的姊妹情。不知何解總覺得女校的姊妹情會特別深厚,加上我是獨生女,所以有時我不但當她們是朋友,更當成是好姊妹。

墨爾本五大必去景點

話明Working_holiday,當然不會只有working而沒有holiday,通常辛苦地工作一段時間後都會賺到一點旅費,可以在離開該地方前玩玩或在整個working_holiday完結前來個環澳遊,以下便是小妹覺得在墨爾本值得去的地方

「仲玩電腦!十二點喇!你喺公司仲對唔夠呀?」媽媽生氣地說。「都唔同,你由我啦。」我說,並繼續看Facebook。「成日都咁夜瞓,瞓唔夠抵抗力低又病㗎喇你!」媽媽說。「你瞓先啦。」我說。「玩半個鐘要畀對眼休息吓,坐好啲啦唔係又膊頭痛腰痛喇。」媽媽說。「知喇知喇,我就瞓,十分鐘。」我說。

「最近睇個大陸show叫咩咩惡搞,專玩啲拜金女,個男主持會去試佢哋。有一集係當住個男朋友面前話畀幾萬蚊佢女友,陪瞓一晚制唔制。」Mike說。「癡線,無論男女都一定唔制啦!」Brenda說。面對這個問題,各情侶都有不同的情況出現,有男友想出賣女友,然後女友生氣得說要分手;有女友願意接受,但男友死也不肯答應;有女友表面拒絕,後來卻暗中接受;當然亦有情侶非常堅定,拒絕了並大罵主持人癡線。此外,有另一集是男友特意找主持試探自己的女友,最後女友說家裡有事,沒空與男友約會,但實情是正在與主持去賓館,簡直是綠帽戴到去腳指尾。又或是男人在求婚前試探女友,最後女友順利通過測試,他即席求婚,女友卻生氣得說要與他分手,很可笑。

「嘩嘩嘩,你睇吓對面妹妹仔,咁凍仲著短褲喎!」我說。「唓,你以前都係咁啦!」朋友Crystal說。「講呢啲,今時唔同往日喇,而家我包到成隻糉咁都仲係覺得好凍。」我說。

墨爾本值得一住的hostel

在澳洲我住過sharehouse、車屋、農場主人家(食宿交換),也住過hostel,其中「Greenhouse_backpacker」是其中一間我覺得不錯的,當然價錢也不便宜。我選了只有女生的四人房,房間很整潔,有兩張上下格床和儲物櫃。這裡包早餐,有吐司和牛奶(九時前),也有免費網絡,節省不少。更有趣的是這裡每天都有不同的活動供住客參加,例如星期二有免費意粉當晚餐;星期四可以用$5澳幣去四間酒吧,還有三杯免費飲料;星期五可以到大廳玩Bingo卡,順道認識新朋友等。唯一不好的地方是共用廚房比較髒,雖然煲和餐具在用之前我都會先洗一次,但每天也會有輕微肚痛,唯有當減肥好了。

澳洲的喜愛夜蒲

在墨爾本生活了一段時間,離開前我決定要去Club見識見識,其實當時的我連香港的Club也未去過,簡直是年少無知,大鄉里出城,實在有點淆底,於是便約室友們一起去,人多勢眾應該不會有甚麼事吧?聽說去 Club都會穿戰衣,所以我換了一條紅色斜肩的連身裙,還要保守地加件小外套。當晚在Lion很熱鬧,室友請我喝了一杯酒,讓我稍微放鬆了一點。跳了一會便有兩個鬼佬邀我和朋友一齊跳舞,就牽手跟轉圈而已,當時還覺得很好玩。

「林鄭做到嘢,我覺得應該畀佢做。」舅父說。「薯片叔叔好啲,民望高PR又勁。」姨媽說。「再唔係葉劉都OK,總之唔好畀嗰個胡官做啦!」姨丈說。

的確,二人結婚後如果生小朋友,便可以三人排公屋(懷孕滿16星期或以上胎兒可作一名家庭成員計算),聽聞三人是比二人排得快,可是你永遠也不會知道排到何年何月。你夠雙非可憐嗎?他們一來港便可找社工或議員幫忙,要多慘有多慘,你一定鬥不過他們的,公屋都是他們的囊中物。

在蕃茄農場工作是多勞多得的,由於工頭會抽佣,所以每摘一桶蕃茄的工資其實不多,而且我手腳慢,就算出盡全力最多一天也只能摘到五十桶,有時狀態不好的話可能只有二十多桶,還要視乎當天的果量。所以如果只看錢的話,應該一早便走了。可是在農場生活其實很快樂,每天都是無憂無慮,日出而作,日入而息,閒時大家互丟蕃茄、間中鬥嘴,就像小朋友一樣

去澳洲working_holiday當然要做一些在香港做不到的事,所以首選當然是去農場工作!機緣巧合之下我和朋友看到有個蕃茄農場正在招聘人手,於是便「膽粗粗」一試。第一次見工頭,他是一個會說廣東話的馬來西亞人,在外地聽到廣東話特別有親切感,他除了租地方給我們住,還會負責每天早上,正確來說是零晨開車載我們到農場上班。

大學時期,Brenda和爸媽到朗豪坊逛街,去過的都會知道那裡有一條長電梯,剛好他們看到一對小情侶在電梯上攬攬錫錫,像連體嬰一樣,然後爸爸皺眉說現在的年輕人真的不像樣,媽媽則說熱戀期都是這樣,更笑說如果將來看到在電梯上錫錫的人是女兒和她的男朋友會怎樣。爸爸回答說:「我唔認佢做女,咁隨便。」或許只是說笑,但Brenda都記在心中。

頁 1 / 9123456789