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鷹
小鷹
一個關注政治、社會公義、交通、環境的小角色,喜見理性分析,正期待著在真普選降臨、充滿公義、人人安居樂業的香港。

9A 在手,看更?洗碗?其實要找甚麼工作都不難,機會是唾手可得,甚至連上報的機會也要比人多(巴士公司有個會考 9A 司機是新聞,有個會考 9 分司機卻算甚麼?)。可是社會上卻有很多人沒有向上流動的機會。成為一個巴士司機,需要的就是一個私家車車牌和三年的駕駛經驗,這對一個大學畢業生是十分簡單的事,可是我們又有沒有想過,如果一個讀書不成而家境貧窮的人,想當巴士司機又是否容易呢?現在考一個私家車車牌,動輒就要數千甚至上萬元的費用,讀書尚且有資助和貸款,學車沒有任何人會資助,結果就只能問朋友或大耳窿借錢了。如果一個會考9分的青年,能夠因為自己的努力而進入 Big Four 當經理,這倒是值得成為新聞頭條。

我在網上找到了「賬災基金諮商委員會」的網頁,網頁中載有了一份《賑災基金撥款準則》,入面載列13條的準則,列明撥款範疇、評估建議和撥款條件。一看之下,就知道這次撥款申請是很有問題的。準則第3條列明,評估建議第一條的準則就是「撥款應基於下列情況批出— (a) 某政府或救援機構為國內或有關地區向國際社會發出賑災呼籲;或(b) 救援機構的申請,是為該機構現正進行或即將進行的賑災計劃而提出的。因香港政府打算把錢直接交給四川省政府,因此(b)項這次並不適用。

這天,我路過了黃克競平台,看見國殤之柱會被建築物重重包圍,是我從圖則中早已料到的。但是令我詫異的是,國殤之柱四周被一大片石春包圍,而這些石春的擺放與周邊設計格格不入,只有國殤之柱才獲此「石春裝飾」,明顯地是為國殤之柱度身設計的。近年,不少大陸新生、甚至到訪港大自由行遊客,都會在參觀港大時特意去看看國殤之柱,亦會細看柱座上關於六四屠殺的詳細記載,就正如內地遊客到金紫荊廣場時都會順道看看法輪功的展板一樣。石春放在國殤之柱四周的目的,顯然若見。的確,我逗留的數分鐘內,有好幾個內地遊客路過,都只能遠觀國殤之柱而無法細看。

閱畢何俊仁對港大學生會的歷史回憶後我深深被震撼,因為我發現原來40年前的事情,現在是幾乎是「倒模」地出現在今天的港大學生會。迎新洗腦、迴避諮詢、滲透屬會、公器私用等等,差不多全部都再次出現了!現在甚至出現扭曲規章、黑箱作業、善用幌子的情況,可謂有過之而無不及。何俊仁師兄,當年你痛恨這些國粹派的專制橫蠻,如今你卻出席一個活像國粹派幹事會主辦的活動,不禁令我們這些師弟慨嘆,何俊仁你真的不知道港大學生會過去兩年發生了甚麼事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