作者: 霏子
霏子
迷離的字,霏微下的女子。不聽師長勸告,執意修讀中國語言文學系,正處於自甘墮落的狀態。

而家啲細路真係好慘

呢一年,我嘅主要客戶係一班細路,佢地大概三至十歲。我嘅任務係教佢地中文,幫佢地升小學、升中學同轉校。佢地兩歲開始上幼兒班,認字,畫圖,學啲乜撚嘢團隊合作、領導能力、危機處理,準備幼稚園面試。呢個階段仲係開心嘅,因為佢地唔知道辛苦,可以混過去。

三年唔扑嘢嘅佢

「屌你啦,你咪又係放唔低Yoyo。」我地兩個都分咗手,放唔低前度。「唉,可能佢會嚟接我機呢。」呢條柒頭同人地藕斷絲連,仲希望人地嚟接佢機。「希望啦。但佢冇嚟嘅話,你就真係好放低佢啦。」「唉,我唔知,佢真係對我好重要。」

在性用品店撞到老豆前

我叫Hailey,又或者MissLin,今年二十六歲,係一名社工,同時係性用品店KISS2ME嘅老闆娘。睇到呢道,我諗你都估到我想講咩。冇錯啦,就係郭家單嘢。嗱——我冇諗住Loop多次嗰堆對白㗎,我只係想補充下,嗰日嘅訪問內容喞。二零一七年十月二十八日,一名學生上嚟鋪頭同我做訪問,佢就係郭令喬啦。完成訪問後,佢提出咗一個私人問題——「我⋯⋯我⋯⋯我老豆老母扑嘢。我唔知點面對⋯⋯」

我老公喺性用品店撞到個女

一直以嚟,我都好愛阿庭,可以同佢生到阿喬,有一個美好嘅家庭,係我一生人最大嘅幸福。只不過,阿喬出生得太早啦,我地咁年輕就要做人父母,失去咗好多快樂嘅時光,我唔想阿喬都係咁。所以,我唔會畀機會阿喬學壞。我要佢讀十二年女校,唔准佢拍拖。我仲要求阿庭合作,唔好喺個女面前講咸濕笑話,唔好畀個女睇男女親密嘅場面,同唔可以畀個女知我地有性生活。我知咁係好極端,但我真係唔想個女步我後塵。而且,如果佢知道阿庭晚晚SM我,我怕我權威父母呢個形象會崩潰⋯⋯

我叫Ama,今年二十八歲,本身係一名銀行界才俊,一年前裸辭,同女朋友Hailey開咗性用品店KISS2ME。今日,係我新鋪開張第九十八日,我見證咗一次美麗嘅相遇。我個客喺鋪頭撞到佢個女。

我喺性用品店撞到個女

「廿四歲就結婚,對住你老婆咁多年,你唔悶咩?」唔會悶。因為只有阿瑤,先畀到最好嘅性生活我,哈哈。況且,我地同阿喬年紀相近,可以Close啲,都幾正呀!你班撚屌三十二歲先學人餵奶嗰陣,我個女讀緊小三啦!你都咪話唔爽。

我喺性用品店撞到老豆

完成後,我地出返房。老闆開始收拾,相信就閂門。我心諗,難得嚟到性用品店,等我𥄫多次支棒先。咦?唔見咗嘅?啱先唔係喺呢個位㗎咩?我望多兩望,原來有個男人攞起咗。呢個男人,好似一個人,好似——「郭夕庭⋯⋯」我望住我老豆:「你做緊乜嘢?」

如何在老蘭唔見底褲

「咦?Carla姐,你做乜喺道嘅?Yaron呢?」阿琪問。「我唔見咗條底褲呀。」Carla姐喺阿琪耳邊講。「吓!?發生乜事啊?」阿琪嚇到大叫。「屌你細聲啲啦,我而家下面涼浸浸咁,好唔舒服呀,你陪我搭的士返去呀……」原來,頭先Carla姐同Yaron禁不住慾火,趁保安見唔到,去咗廁所Gathering。「啪啪啪……」佢地好開心咁後入緊。「啪啪啪!」啲保安都後入咗。

千祈唔好同喪女去蒲

Carla姐係阿琪嘅朋友,阿琪失戀嗰時,佢成日拉埋阿琪去蒲,話要幫佢搵新仔。阿琪同佢玩咗兩年,一條仔都冇溝過,但屎就執咗十鑊八鑊,仲要鑊鑊新鮮鑊鑊金。阿琪有時都唔明白,點解自己仲有勇氣陪Carla姐出去玩,或者係因為呢條女太神奇啦。「Carla姐,答應我,今晚唔好玩到咁喪,得唔得?」

「阿琪,你可唔可以唔好嚟我婚禮?」阿海問。「吓,點解?」阿琪問。「唉,你明㗎啦,唔使講到咁白……」啱呀,阿琪明㗎,阿海未婚妻Miki唔鍾意佢呀嘛,咪唔准佢出席婚禮囉。但佢勢估唔到,阿海真係夠膽死提出。

被國王強暴的公主

一天,國王強暴了四公主。過程中,四公主不斷叫喊。可是,守衛被調走了,五公主也在熟睡中,沒有人來救她。你會問:「咁三家姐呢?」當時,三公主經過,目睹了一切。她十分害怕,嚇得雙手封口。她想阻止,卻又在想:假如父王生氣了,不讓我出嫁,我怎麼辦?為了下輩子的幸福,她走了。

「喂,你可以寫好一點的文章嗎?」好友問我。「我的文章很差嗎?」我反問。「整天都是老蘭、情、性……」「只要是這三個主題,就是差文章嗎?」「不……只是你寫得有點『吹水』……沒甚麼內涵。」唉屌屌屌,好呀好呀,我就寫一篇以蘭桂坊為主題,而不「吹水」的文章給你。

Mazy 跟了Wade 上床

她從不認為,香港欠缺上床的地方。嶺南大學的地多,人人有宿位。以前跟大學同學拍拖時,她便常常到東亞堂做愛做的事。後來分手了,她跟在蘭桂芳認識的男人一夜情,還不是百佳、維記到處都是?早半年始,她跟Charles上床,每次找酒店也十分容易。年輕人沒有上床的地方?是他們不想付錢而已!

Mazy 跟了Charles 上床

Mazy實在受不了身邊的同事都名花有主,只有自己仍是單身。已經28歲的她,只想快點把上司Charles勾引到手。其實Charles已跟她上過床幾次,只是每次完事都沒有表示,送她回家也沒有,令她不知如何是好。但她心想,雖然Charles沒有承認關係,這半年卻多次與她親密,應該想與她發展吧?

空談港獨的左膠

「我是支持港獨的。」Iverson說。首次聽到他這樣說,我很開心,以為遇到了志同道合的人。遺憾地,後來我發現,他是一個不折不扣的左膠。「我也很想香港獨立,可是大部分香港人都太天真了,他們的抗爭,只限於唱K、喊口號和拍照『呃like』,你叫他們披甲上陣嗎?個個都退下了。有多少人真的準備好了呢?所以,我們一定要宣揚勇武抗──」

「你有幸啦,他是消防員來的呀,快點跟他交流下吧!」A有點不好意思,但沒有否認。那時我們閱歷不多,B應該是我們認識的第一位消防員,所以我對他的印象十分深刻。Yan和他玩得投入,跳了一會兒便去二人世界了,我和B則繼續在舞池鳩Fing。「你正在讀書還是工作?」B問。「我在讀Year 1呀,你呢?」儘管舞池很吵,我們仍可勉強對話。「我在英國讀書。」他有點自豪地說,還表示這裡的Environment跟England相似,令他很Relax。

頁 1 / 21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