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出羊子
中出羊子
香港最年輕CCIE互聯網絡專家,面書不定期通俗兼情色佛學專欄「苦海禪寺」寫手,香港城邦皇室人員,電腦技術以外一概不學無術,見識不多,主要負責輔仁媒體後台工作,偶爾在編輯手記發牢騷吹吹水、感懷人世間之悲情。夢想是成為一個偉大的藝術家,可惜世事總是事與願違,誤入埃踢界,一去不知幾多年,忠告年輕人「少壯不努力,大個做IT」,現正積極等待共產黨收買。煩惱是菩提,亂世是修行。

深夜無眠,在面書上閒逛,偶爾看到了Sony Cybershot的廣告,因為Cypershot這個名字,回想起十二年前Sony一部後無來者的經典之作。Sony Cybershot DSC-F88,中學時期親父送贈,藍色版本,自此用來記錄生活和解悶;時間是2004年,那時候手提電話還是8310,黑白芒,有得聽收音機已經算好勁,更不可能會有手機影相這回事。

踏入2017,都係時候作出一d改變迎接新嘅一年。美國洛杉磯居民一覺醒來,發現荷里活著名HOLLYWOOD地標率先換上新衣,變成HOLLYWEED,有關照片隨即在Twiiter瘋傳。WEED係乜野?咪大麻囉。

U.S. policy towards Hong Kong is embodied in the United States-Hong Kong Policy Act of 1992 (“Hong Kong Policy Act”). The Hong Kong Policy Act was passed on the assumption that, amongst other things, Hong Kong continues to enjoy a high degree of autonomy, with its legislature constituted by elections, and the provisions of the ICCPR as applied to Hong Kong shall remain in force. Events since the handover, especially in relation to the disqualification of LegCo election candidates, show that democratisation and human rights condition in Hong Kong are on a backward trend.

好多人問:「喂!中出羊子,你係咪痴線㗎呢?」係咪呢?(群眾:係!)啫係點啫?係定唔係啫?(群眾:係!)我覺得,你問得呢句,我正常過你囉。我只不過係喺一個痴線嘅年代,做緊最撚正常嘅嘢,係咯。咁,但係歷史就係好現實嘅。贏嗰個咪正常囉,輸嗰個咪痴線囉。但係,咁我同你講:我一鳩定會贏俾你睇!我會證明俾你睇,你地呢班覺得我係痴線嘅,你地先至係痴線囉。

在香港建國的必然性面前,「香港建國」口號之實際意義並非促進香港建國,而是凝聚國族意識,將原有的「被建國」過程搶奪為香港人為主、國際社會為輔的過程,將本地人民、華人盟友利益考量加入建國議程,從而制衡外國勢力和跨國集團在過渡期間侵佔瓜分。

[下載本稿件PDF版] 蓋有選舉事務處「不獲批准」印章的郵件樣本 選舉郵件全文   完整河蟹列表 [ […]

我們「香港民間資訊科技用戶大聯盟」是一群本地資訊科技用戶組成的民意團體,眼見香港IT生態扭曲,資訊科技團體過份商會導向,忽略真正用戶聲音,往往驅使政府制定資訊科技政策時只需向短視而不學無術的商家佬交待,真正資訊科技用戶和前線人員意見無法反映,科技政策走上歪路,憤而成立。

區區蠻夷小國恃著有西方老大哥支持,居然夠膽對著座擁200萬常規軍人民之師解放軍的中原大國裝腔作勢,面對國家主權遭侵害,中國為顧全大局,一直堅持大國應有風範,向世界展示中華同胞心胸廣闊宏大,有如滔滔江水連綿不絕,更有如黃河氾濫一發不可收拾,未有實質性強硬行動回應,欲換來一臉冷屁股;面對無止境的挑釁,中國已經仁至義盡,正所謂古語有云先撩者賤,菲律賓鬼子敬酒不飲飲罰酒,我們也毋須再一廂情願地妄求浪子回頭。國家領土就是一國之血肉,土地主權任由親西方列強宰割,即是任由十四億中華同胞血肉受到宰割,以槍炮強硬應對本來就是天經地義。

本人中出羊子作為油尖旺區議會候選人,儘管該區並不屬於本人選區,但既然參選油尖旺區議會,油尖旺的事就是本人的事;而且西洋菜南街作為本港十八區年輕人人氣蒲點,其規劃與行政本來就應該容許全民參與。加上亦未見有西洋菜南街候選人提出能徹底解決強國大媽問題的務實方案,眼見西洋菜南街行人每逢周末就要飽受劣質品味歌曲轟炸之苦,於心不忍,唯有肩負起挽救西洋菜南街的世紀任務。

人皆怕死,尢其高官富豪。在中國大陸器官捐贈風氣並不盛行,身患惡疾的高官富豪為求逃避死亡,不惜以天價購買器官更換,故此人體器官有價有市已是公開秘密,過往共產黨官員活摘法輪功學員器官自用或轉售的惡行經已臭名昭著;近年法輪功學員相繼出逃,人體器官供不應求,只好將魔爪延伸至香港,以解決器官捐贈不足之美名將香港打造成人體器官港。

香港主權移交18年,亂局瀕生,皆因政治制度雖已名義去殖,換來的卻是淪為中美兩大國政治角力場。現今所謂「建制派」與「民主派」,不論其主張多麼華麗動聽,骨子裡其實都不過是依付中美兩國利益的離地賣港國賊,他們的一舉一動都是以其背後效忠國家為首,並非為港人著想。所謂離地國賊,就是勾結外國勢力、出賣原有效忠對像換取私利者,用廣東話江湖語言,即是二五、反骨仔、無間道也。

一如前文所述,「不誠實使用電腦」怪獸橫行,對社運行動者或鍵盤戰士而言,要避過「不誠實使用電腦」怪獸侵襲,主要需要做到兩個目標:1. 確保個人電子裝置硬碟內容安全、2. 確保網絡位址安全,於進行敏感操作時隱藏互聯網地址。前文提供了視窗環境下達到第1個目標之方法,確保了萬一怪獸持搜查令上門抬走電腦,社運行動者仍然可以確保硬碟內資訊不會外泄,然而這不過是最壞情況下的保險線,如果已經打好了基本功,不妨繼續做好,杜絕「怪獸上門」問題根源,透過電腦網絡廣行善業造福香港同時自身亦能遠離麻煩,從此戰無不勝。在此重申基本法保障香港居民擁有秘密通訊權利,透過密碼學技術保存或傳輸資訊乃是天經地義。

一般而言涉及「不誠實使用電腦」案件,警方除了撿取電腦「作證物」,亦會扣查手機,但有關手機資訊安全問題,基於手機平台狀況過份複雜,需要另行撰文解釋,本文僅針對視窗電腦環境下如何透過硬碟加密軟件電腦內資訊安全。本羊承認知識領域有限,亦不常聽審,對於有關電腦法證技術及舉證需求並沒有十足理解,本文某程度上有閉門造車之意味,但深信本文方案是正路做法,是任何社運行動者確保視窗電腦檔案安全之基本功,而且適用於大多數普通法國家下之公民運動者。

個多月以來既佔領運動可以話係史無前例既。成個運動既主體係自發既市民同學生,而且十分抗拒大會領導。好多人對呢種無首領既組織十分陌生,甚至不安,又驚失控又呢樣又驚嗰樣,長毛又擔心無大會就無溝通。其實類似既情況係資訊科技界一早已經發生,不單止無出事仲產生更多既好處,而且例子俯拾皆是。其中一個例子就係管理程式源始碼既軟件:git。

17日清晨旺角遭清場後,下午開始陸續有群眾相繼前往支援,本人亦開始擔任後勤鍵戰,至晚上面書上傳出旺角成功光復、群眾高歌《光輝歲月》之消息,誤以為大事已成,直到深夜才方知不妙,原來所謂光復旺角,不過是成功於彌敦道-亞皆老街十字路口以南路段重新駐紮;然而,彌敦道-亞皆老街十字路口乃是重要戰略據點,其佔領範圍連帶波及四方,面積雖小,意義卻遠比直路大,此乃人所共知,失去十字路口,旺角佔領格局面目全非。

就如要對得住六四先烈,就必須拋棄空悼念的儀式化晚會,決志佔領立法會,以直接行動爭取合理政改,立足本土光復我城,方有倒台中共之本錢。要對得住毛哥,就必須嚴打左膠邪靈,殲滅舊有維穩民主派系勢力;否則他朝一日縱有刀槍與死士,在與當權者交峰之前,都已被民主維穩一派定性以不和平理性,然後五花大綁送交衙門領功,淪為作他們用作乞求主子施舍自由民主的貢品。

頁 1 / 3123