作者: Sunshine
Sunshine
Sunshine
無限的宇宙裡,人和物質的山,水,遠村,雲樹,又如何比得起?然而人的思想可以超越到太空裡去,它們卻永遠只在地面上。《山中雜感》--冰心 FB PAGE: 陽光燦爛的 Sunshine

「我有睇呀!我認得呀!」係我得到的大量訊息,小朋友唔洗教都記得首歌大概點唱,點問佢哋都話少少都唔鐘意飲酒,雖然我相信冇咩小學生會鐘意飲又苦又唔好味嘅啤酒,不過就咁睇,呢個廣告對於佢哋其中一群target嚟講 ,其實都算成功喎。

香港人就好似係港女咁,行出黎身光頸靚,睇落惡惡地,但係佢本身未必會蝦蝦霸霸,而當佢企係一個喊緊嘅女人旁邊,啲人就會直覺覺得係條港女蝦佢,但其實可能個港女乜都冇做過。而依家,我地香港人就係遇到一啲識扮喊嘅綠茶婊,明明冇搞佢,佢都會自動波綠茶婊上身成個瓊瑤女主角咁講出自己身世,話自己好慘,話一路俾香港人歧視,之後啲社福團體又走出嚟同香港人講要和諧乜乜乜,喂其實,你見唔見到大大個綠茶婊扮緊野姐?

故事由一個叫小安的男生開始,一直暗戀蕾蕾的他,在等一個機會和她表白,只是蕾蕾一直都有一個不上進的男朋友,年近30的蕾蕾想要分手,就在情人節那一天,各人遇上了另一位女主角小心,而產生了變化。

你話,佢係一個香港努力捱世界打返個江山返嚟嘅勵志故事,一定得,但問題,呢個絕對唔會係我香港人嘅味道。你話佢係香港人嘅味道,但Sorry,從餐牌到鋪名呀,佢都冇一樣嘢係同香港有關,大佬,「新疆香草烤雞翼、「四川麻辣烤雞翼」「湖南土匪烤雞翼」,淨係食雞翼咋,都同香港人完全無關喇,人地個名叫《譚仔雲南米線》呀!

從小見大,我們香港人說什麼爭取公平爭取公義,但到利益在前,很多人都會忘記了公義,最重要的是可以保住自己,也不曾有大眾受惠的想法,所謂的喜歡一個偶像,也不過是一個晚上,我們香港人很冷靜的思考,但也早就失去人應該有的一份熱誠。

以後,請叫我寫手。

在我出來社會工作的日子中,發現很多人會認為寫手是一個很簡單的工作,坐在電腦台前敲敲鍵盤,就能夠把文字寫出來,加上近年出現「Blogger」這個名詞,對於文字的要求改變了,對於寫字,早就要求不高。

可能大家冇留意,其實的士早於1920年就出現喺香港,但技術服務就仍然停留咗喺冇電腦用嘅八十年代就冇再進步過,有咩只能打電話,雖話的士唔同車行有唔同做法,但唯獨一樣嘅係即使你依家有call的士嘅apps出現,佢嘅功能大多都只係停留係搵車方面,即係咩?做呢行嘅人根本冇時間理會每一個上佢哋車嘅乘客,佢哋只會諗點樣可以快啲接到下一張單,就算有失物佢哋唔貪,下手乘客拎咗,佢哋都唔需要負任何責任。

在香港講一案社會議案就好比食海鮮,不時不食,不時不講,過多三五七日,香港人善忘,又或者有一間新的又平又抵食的鋪頭開張,忙碌又忘記了上星期的事情。好比物議案,救貓救狗的人很多,照顧流浪動物的人很多,但往往在香港來說仍然是很小的一群,即使有多激動,也比不上同樣未有通過法案的台灣,他們會願意圍在法庭外,用自己的方法去公審一個明知的罪犯,然而,這種「激進的事情」不會在香港發生,香港人太忙,願意走在路上坐坐看看,已經叫抗爭了,再激動些的事情,他們會覺得太瘋狂。

得罪講句,Sex work 唔係work

一個人要幾冇得揀,先至要去做呢一份工?而竟然用幫助嫖客婚姻,幫助毒撚,做老師都係出賣情感去類比?

香港本地運動發展係一年好長遠嘅事,或者由今日起,我哋更應該走出多一步,去留意更多唔同嘅本地運動比賽,而其實,香港愈嚟愈多運動比賽,例如維港泳,一早就吸引好多世界各地嘅朋友參加。奧運熱就過去了,我哋或者早就忘記運動員本身嘅堅持,可能冇人提都未必知,但原來嚟緊10月16日就係,由鯉魚門三家村公眾碼頭作起點,橫越維多利亞港到香港鰂魚涌公園公眾碼頭,會唔會有一日,都可以成為香港人全城佳話?

香港人對於「無限商機」一詞唔會陌生,但當我哋對住必然嘅商業發展,聽見呢四個字一定十分反感,然而去到澳門氹仔,「商機處處」呢四個大字卻一直浮在腦海中。

港姐你發現她表裡不一,你討厭她的話大可以轉台,你大可以負評她甚至爆料到各雜誌,不過選立法會,選錯就對足幾年,而這個錯的人他只會不停代表著我們,去做一些違背香港人的事,而偏偏香港人,揀人入立法會,就是用選港姐的心態去選。

從他們口中,我才知道他們對於甜品鋪的熱情不只於飲食上,還在這個新地方上。這個鋪位以我所知,至少轉了三手,三手都是做甜品,到他們手上,才主力做班戟cafe。上手鋪主也給過他們不少意見,也試過有客人像我一樣和他們吹水吹到凌晨,可以食到有中環高級餐廳質素的甜品,而售價差不多平一半,附近小丸子每天都長做長有人龍,而他們,最希望的是開拓更多客源,做好自己。

問阿日想要一起嗎?想,要是表白的話,阿青會接受嗎?很大機會。但為什麼不表白?阿日答,那不是懦弱,而是一種堅持和保護,只要永遠都不一起,就不用怕有機會分手,只要一直做好朋友,大家對於彼此的關係才不會貪婪。阿日說,我很喜歡很青,超級喜歡,所以她喜歡誰根本不重要,重要的是我還可以喜歡她,而不是被她分手了。

遇上《點五步》嘅四位演員,林耀聲、胡子彤、岑加其以及談善言,佢地話我知一樣野,鐘意做幕前同想紅,有著差之毫釐謬之千里嘅分別。

雖然警察人工較高,但形象負面而且多壓力,反而消防員時間多人工高,可以常常陪她。如她所願,兩三年前認識了阿俊,一個消防員。

頁 1 / 41234