作者: Su子
Su子
香港土生土長的八十後,曾立志讀好書去服務社會上最卑微的人,開始工作才發現所謂的「卑微」源於剝削,堅持在自己能力內減少不公卻漸漸明白自己的無能為力。喜歡音樂、電影、博物館、漫畫、閱讀、生物學、心理學。在營營役役的生活中,試圖在文字中找回自己。

其實每次分手,我都會清哂EX既野,所以任何新適任者上黎探貓都唔會感覺到任何EX既痕跡。一黎我覺得以後既人生都唔會再有交集;二黎回乜撚野憶呀?都過左去。

儘管佢地有好多做得唔夠令世人滿意既地方、或者因為太年輕而信錯人、做錯某D事,但佢地的確係年輕一代關心社會既開端。

關係裡除了接受對方的好,也講求付出,雙方面的你來我往。野獸留意到貝兒喜歡看書,就把城堡整座圖書館都送給她,這對一個喜歡閱讀的人來說,是世上最好的禮物。有人說因為野獸是個高富帥,所以即使是野獸也有女性青睞,而抹殺了野獸在貝兒身上細心的地方。對一個從小到大、衣食無缺,要什麼都垂手可得的二世祖來說,得到貝兒的心是最大的難題吧?

一日到黑清算呢個果個,成日話建國乜乜柒柒,周圍cap圖屌人就係你地所謂既建國嗎?其實不過係share過幾個本民前既post,成班大男人就要搞到人地冇左份工為止,咁同Lancome唔用何韻詩有咩分別?點解建制你地從來唔敢搞,係要搞其他泛民本土派?

大眼仔因為長得矮小、沒有一般怪獸有的恐怖感,從小就一直被人欺負和排斥。因為小時候一次參觀怪獸電力公司,被一位驚嚇專員鼓勵而下定決心長大後一定要成為一個驚嚇專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