作者: 游將鳴
游將鳴
游將鳴
一名九十後中環人

星河明居座落於黃大仙區,是一個典型的大型私人屋苑,總共有1684個單位。據我在社區特徵篇的定義,五座或以上的私人屋苑將會被定為大型私人屋苑。星河明居共有五座,故此屬於大型私人屋苑。

在2007年前,兩個選區均為民主派的陣地。可惜,在2007年,第一城選區的前任區議員周嘉強校長交棒失敗,議席落入人稱「城主」的第一城業主委員會主席,保皇派成員黃嘉榮手上。同時,愉城選區亦被保皇派搶走,結果泛民主派失落了整個第一城的社區系統。更令人沮喪的是,在2015年,兩區的保皇派區議員自動當選。

當政黨形象不佳,而地區工作者仍以該政黨名義參選,多會敗選收場。社民連成員麥國風、曾建成以及古桂耀在2011年敗選就是很好的例子。

要解釋如何在居屋區建設社區系統,我個人會以黃大仙區的翠竹花園作解說。翠竹花園為一居屋屋苑,位於黃大仙區的北部,隸屬於翠竹及鵬程選區。同區包括居屋鵬程苑以及竹園北邨兩座公屋——松園樓及柏園樓。竹園北邨名義上雖為公屋,但它實際上是可供租戶購買的,且已經有業主立案法團成立,故此我會將它視為居屋。由於翠竹及鵬程選區是一個純居屋區,因此它是個典型的E選區。

一直以來,香港民主派面臨着碎片化的問題,大政黨不斷分裂,小組織不斷湧現,政治團體間內鬥不絕。在各級選舉中,非建制派鬥非建制派時有發生。要解決這個問題,個人認為只有一個辦法,就是政黨合併,以及成立地區工作者聯盟。

對於在市區工作的泛本土派和泛民主派地區工作者來說,完整舊樓單位住客是主要的爭取對象,皆因他們會在社區紥根,且生活素質較佳,有閒暇關注社會政治。劏房和廠房居民生活困苦,經常搬遷,爭取他們的難度遠較常駐社區的完整舊樓單位住客為高。

標題中的「本土派復興之路」,可理解為「溫和本土派、激進本土派以及自決派的復興之路」。那為甚麽我會認為這三個派別曾興起過呢?其實它們當然沒有真的大規模地興起過,它們均是因為政權大力打壓而式微,因此需要「復興」。

一個典型的公屋區中,通常大部份居民均為學歷較低的基層市民。由於基層在職人士多從事藍領工作,工時長且工作辛苦,故此仍未退休的公屋居民通常均早出晚歸,亦難以對政治議題及社區議題產生興趣。故此,在公屋區中,在職人士並非地區工作者的主要拉攏對象。

有傳媒報導,灣仔區天后區議員,新民黨的李文龍,投訴大坑區區議員楊雪盈小姐「誤導公眾」。其指控可說是無的放矢,簡直是「死針對」,結果被軒尼詩區區議員鄭其建先生直斥其「浪費時間、上綱上線」。

為甚麽我會以周偉雄作為本篇的主角呢?這是因為他是少數憑空並以無黨派身份建立社區系統,並最終以民主派身份贏得區議會議席的人。我在前篇說過,憑空建立社區系統極度困難,但奇跡地,周偉雄竟成功收服投共份子梁廣昌以及民建聯賴芬芳的選區,故此他的經驗可以供泛民主派以及泛本土派學習。

熱血公民假扮自己支持游蕙禎,灌輸不良價值觀的行為,絕對構成「誤導觀眾」的惡行。以我一個正常人的邏輯來分析,熱血公民以及熱血時報沒有資格不進行退款,皆因他們確實有進行誤導觀眾的行為。

流動辦事處—地區性居民組織—議員辦事處。而一個非建制派的地區工作者,要建立一個社區系統,必須依序成立這三款組織並不斷壯大之。當然,仍有很多不同的組織可供建立,但是這三款組織卻是不可或缺的,因此本文將集中介紹這三款組織的建立方式、建立成本、重要性、好處和壞處。為了防止保皇派破壞社區系統,地區工作者必須從質和量上,不斷加固這三個組織。

相信住在新界東的朋友,經常會見到「務實本土」的大字經常出現。這是范國威先生的政治綱領。可是,有人認為范國威先生並非本土派,說是因為他與旺角事件的參與者割蓆。

不同的社區均會有以上的住宅建築,若一個社區內有很多不同種類的住宅,建立社區系統的難道會提高,因為要同時滿足不同階層的人不是一件易事。

陳琬琛就是成功將社區系統不斷壯大的例子。陳琬琛已在政壇活躍近超過三十年,在荃灣的社區系統保持了三十年仍然持續地壯大

兩位俊男,左邊是灣仔區一號軒尼詩選區的現任區議員鄭其建先生,右邊是葵青區十一號大白田選區的前區議員徐生雄。為甚麽將這兩位人兄作為本篇的主角呢?因為他們分別是「成功防止保皇派破壞社區系統」以及「未能防止保皇派破壞社區系統」的顯例。

頁 1 / 3123