作者: 焦總的蕉很腫
焦總的蕉很腫

眼鏡的生離死別

頭先有對老夫婦入黎鋪頭探我,我記憶中伯伯上年年尾黎用過醫療劵配眼鏡。佢好瘦好瘦,企都唔係企得好隱,上年佢配個陣同我講,佢有末期cancer,都唔知可以捱幾耐。但佢好鍾意我,攞眼鏡個陣仲話得閒就黎探下我。

一年前既我聽到呢啲說話,應該會上晒腦勁火爆,但今時今日,我已經慣左香港人嘅邏輯。

其實,我係搭正農曆七月十四,鬼門關大開既零時零分之際出世架,而我媽咪亦都一樣。出世之後幾年,老豆就賭輸晒副身家

同Amy分左手幾日,公司就要我同另一個男同事去日本工幹,有晚飲到好醉,佢扶我返到酒店,一返到去我就攬住佢係咁喊,我問佢,乜我好差咩?點解要咁樣對我?佢望住我同我講,你好好好好,唔緊要架,你仲有我呀嘛。

一見鍾情?不了!

細個既時候,深信一見鍾情,第一眼見到個秒,如果個腦響起叮一聲,我就知道點都要食左佢,丫唔係,係要照顧嗰個人。嗰陣好快就會好主動咁追人,識左一個月就要拍拖,拍拖第一日就搞野,點樣相處同磨合都係一齊左之後再諗。

從邊青走到偽文青

細個有段時間反叛到不得了,夜晚留連樓下既7仔、OK,同一班中一二就退左學嘅朋友仔玩,跟住個所謂大佬,食煙飲酒唔洗講,攞過刀斬自己老豆之後就更加大膽,每星期都會打下交爆下樽偷下野,基本上邊緣青年做既野都應該做齊。

咁啱我幾十歲人呢幾個月每朝都升晒旗,日日都夢遺,同朋友講起個陣,朋友話原來佢係動物傳心師既另一個派系,陽具傳心師!

喂阿哥,就算我而家都叫做左半個腦細,我都成日同自己講,員工係公司最重要既一部份,幫公司OT係人情,唔OT都係道理囉!你當初請人個陣話左幾點收工就應該幾點俾人走

八歲生日個日,我放學滿心歡喜番屋企切蛋糕,去到屋企門口我見到好多我地全家既相黏晒係大門,一地一牆紅漆紅字,原來人為左錢係可以斬人手腳,斬人全家,嗰一晚,屋企熄晒所有燈,但唔係俾我吹蠟燭,我聽到嘅唔係生日歌,聽到好多男人係出面拍門:欠債還錢,錢債血償

當時我地就企左係大廳既全身鏡前面親熱梗,我地播音樂播得好大聲,完全唔知道外母開左門入埋黎,我發現既時候已經太遲

是咁的,呢幾日都病到傻傻地,阿媽叫我whatsapp卡片俾佢介紹D朋友黎配眼鏡,點知我send錯左呢張………Sorry,wrong_group.

因為喺我成長嘅階段,我聽過無數個廢中同廢老話D 八十後唔捱得,垃圾同無撚用,喺香港,年輕便是原罪

曾經,我是個不懂得愛的情人。當年,我每天都想跟你一起過,每分每秒也想著你。在我眼中,除你以外,其他一切都不重要。在你眼中,我跟你所有的前男友都不一樣,是個很痴纏的男孩,每天也要見面,每晚也要通電話,開始時,你說這叫甜蜜。蜜月期過後,在你眼中的我,變成了不獨立,不成熟,不懂愛的男生

人言可畏

我媽一直不願被人知道離婚的事,怕別人的閒言閒語。

我用咗你既方法,晚晚都諗起我同你嘅相遇,再將我諗住你所創造出黎既愛情結晶珍而重之咁放晒入呢個愛的玻璃樽入面,希望你會感受到我對你咁濃嘅愛。

自從阿伯阿婆件事之後,阿媽就開始覺得我有妄想症,可能件事trigger到,刺激到我隻眼既敏感位置,就如洪水缺堤一樣,真係乜鳩都見到,屋企、學校、巴士、後樓梯、更衣室,一街都係,由一開始好驚,到後黎已經習慣晒見怪不怪。

頁 1 / 21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