作者: Terence Yun
Terence Yun
Terence Yun

梁天琦,我對不起你

旺角事件,他被入罪,揹著這罪選舉但不能入閘,他改以另一種方式助選,選完後他從人群中突然消失。對手輸了,就茅頭指向他是縮頭龜、那位國師取笑要拋西瓜找他。對手輸了就日日鬧他沒有承擔責任,任其他義士坐牢。到今天,那些人仍然在單打他 ,甚至說他什麼偽獨、奸細,總之有任何污名都算他頭上。如果梁天琦是奸細,那麼曾經與國師共事的上司何志平又是什麼人?

或者不需要睇班創科局的無能行為及其面口,中央決定開放國家科研撥款的政策,香港可以直接向國家申請撥款而不需要在中國大陸內做科研,可以在香港搞。仲要係習主席御准批核,當然全國及港府都即時做野啦,大大叫到,唔通仲拾下拾下咩。

奧巴馬所提倡的多元外交,到今天是好是壞其實很難說得清,但是作為美國在近代世界歷史上百年難得一見的超級霸權下,近十年美國在國際影響力在下降時,美國自身的利益者便會感到不安,顯然易見。

這次批出的項目有七個,獲得最多基金資助是接近五百萬港元,是開發一個病人資訊系統。其次第二最多錢的資助就是這個八段錦手機項目。我再看看其他,分別資助的金額為七十多萬到三百萬左右,當中項目有一些是協助視障人士,自閉症兒童等的科技項目。從這些機構看,全部機構都屬於一些社企或者非牟利的機構,只有這個八段錦手機應用由北角街坊福利會為申請機構和一間叫Animoca Brands Ltd為聯合申請機構。Animoca Brands Ltd這間公司落戶於數碼港,該公司在澳洲上市,上市編號是ASX: AB1,市值約二千多萬澳元。

當大家鬧有人為什麼拍貓頭鷹時用電筒射著牠,是很沒有公德心的時候,認為他們沒有對動物有愛心,沒有同情的時,你看看這些花槽,便知道香港地嘅公德其實有幾高。連自己要坐在隔鄰食飯的花槽,日對夜對,都可以這麼污穢,你認為香港人會為動物會有憐憫之心,會對他們好些嗎?

TVB 的無親節獻禮

你不可以開開心心拍一個有趣的橋段讓大家的母親有種喜悅而多於負面嗎?如果用馬海倫的不良於行環境下,有人類近這情況,將心比己下,又是否感到不開心呢?這不是感同身受,而是落井下石呀。

中亞有多個國家,烏茲別克並不是富有之列,即使是第二大城市撒馬爾罕,其環境有點像當年中國改革開放時的二三線城鎮,而且當地人的工作模式也像昔日中國七八十年代的初期,並不是很積極,有天到一個博物官內參觀,員工伏在台休息而沒有理會遊客,感覺很悠閒

香江才子陶傑在其Facebook登了一段文字與圖片,是講他的朋友褚簡寧好「正義」地幫一個婆婆奪回關愛坐的行使權。話說拒讓坐是一位體型較胖的中年香港女子,褚簡寧認為她不當應讓坐予婆婆,但該女子拒絕最後掀罵戰,女子罵褚為摩定差。他及後拍下對方照片並交給陶傑供諸于世,陶傑也仗義助朋友,可謂兩脇插刀。

撇除金正恩對國民的狠毒,任意妄為,他在國際政治手腕,是近年來在國際政治舞台上,他是高班的一批。他的政治技巧手腕之純熟,比起他爸爸金正日更高明。以他年紀輕輕,生活於一個專制政治體系的環境中長大,但卻有謀略與外交手段,他是異數。

在斯大林時代約為1937年強制將這批高麗人流配到中亞地區,當中哈薩克和烏茲別克為最多高麗人流配地,在流配其間,很多人因為難以適應中亞地方的乾旱天氣,以往高麗人的勃長是耕種,但是中亞地區能夠耕種的地方其實並不多,因此難以適應當地的生活環境,期間造成40000人死亡。

中興一子錯的後為症

中國夢走出去,大家認為成功在望,但一個「中興案」,將真實的面貌呈現了給大家看,原來我們所謂的大國崛起,科技的進步,其實也只是創新應用上的成功,在真真正正自主創新科技上,依然是落後於人。

烏茲別克之鹹海生態

鹹海Orol dengizi 是內陸湖,位於烏茲別克與哈薩克之中,曾經是世界四大湖泊,每年可產二百萬魚罐頭,是昔日重要國家糧食天然資源地。在上世紀六十年代蘇聯為了增加糧食供應以及經濟效益,將阿姆河和錫爾河截流,並引水到農田作灌溉,這種人工截流曾經使烏茲別克成為中亞糧倉,棉花世界第二產量國,又可種水稻,成了蘇聯重大的資源國,可惜這種違反自然定律的舉措造成嚴重天然災害,鹹海乾涸,鹽度大增,漁獲急劇下降,昔日漁民早已無所獲

早日警察新春季度招募,參加人數創第二高,考督察更是創新高呀。你問下仲有冇人搞港獨呀。口裡說不,身體卻很誠實呀。雖然你話可能考警察果班人心同口係兩回事,但係事實就係依然會有人投考警察,而不是想像中大家的所謂「黑警」是如此討厭。

中美的貿易長期出現逆差,美方其實好自然要減這些差距,正常會說這是大家經濟交易來往,沒有什麼好討論。但是美方作為自由易貿最大國,基本上所有商品都沒有任何限制,但是中方自己又有沒有守著加入WTO時的承諾呢?如果以前中國還是經濟小國,生怕自身國民不能夠面對國際超級巨企進軍,那是明白。但是今天中國經濟實力已進身全球第二,石油進口更是全球第一,以這個經濟體規模,還可以有什麼借口不給予真正自由貿易呢?

中美貿易戰愛鬥大

美國對外國的貿易戰多年來可謂駕輕就熟,由政治理由到經濟理由時有發生,政治上如制裁古巴、北韓、伊朗便是明顯例子,再到經濟上如上世紀對日本的貿易戰更使日本跪地投降。所以美國在貿易戰上是常客。美國內需龐大,而全球對美金需求極高,因此外貿逆差巨大都仍然足以維持其國家的正常運作,但是自2008年金融海嘯後,美國的國力無疑是受到挑戰,再加上科技資訊再不是以往的不對稱,資訊流通極快,美國在政經主導權是正在下降,但要強調下降不等於無力,這是需要留意。

故事雖然並不新鮮,都是反抗專制與抗衡商業霸權的老故事,但是這戲成功之處是讓觀眾的感覺有親身的體會,但另一方面感觀是在於未來,在兩者之間遊走而不落俗套,這是導演對故事的融會貫通和看得透切世情才能夠描寫到出來。史導依然是說故事的高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