作者: Terence Yun
Terence Yun
Terence Yun

從以往的印象,習近平其中最得力的助手是王岐山,甚至大家認為王的權力比李克強更大,王是中紀委書記,是近年打貪的主力,而習在過去五年來最讓人注意就是打貪,過去五年國內官員因為打貪也起了變化,無疑貪腐情況有所減緩,至少不像昔日那麼猖狂,因此王岐山在這麼方面功勞很大,但是從郭文貴所說習近平也查王的話,那麼連中紀委都查自己,可謂耐人尋味。

戲中一開始以一個普通官員掌管國家資源審批權,因此便有貪腐的理由,編劇以一些現實常見的新聞內容加以描述,如貪官如何收藏貪款、貪官如何逃走或者隨時會「被車禍」、「被跳樓」等的危機來說故事。此外故事常以平衡時空的美劇編劇方式來敘述故事的發展,因此劇情較為緊湊,另外對白也見有心思,一幕眾高級省幹部包括市委書記、省委書記、公安局長、檢察長等,多個部門在其自身的利益關係,在一場會議中大鬥法,對白精警而沒有冷場,這些場口,無疑在今天的港劇,實在少有。

這杖超級炸彈,投落位於阿富汗境地的ISIS管治區,是ISIS的巢穴,暫時未知這次損毀及殺傷力的程度有多大,但是根據資料題示,炸彈之母是核武之外,最強勁的炸彈,其衝擊波達到半徑450呎,所波及範圍真係有九條街咁滯,不是講玩笑,可想而知這個威力有多大。而這次也是美國首次以作戰中投下炸彈之母。

要剪掉張卡有幾難?莫乃光身為一位資訊科技界議員,相信都知道今時今日的科技,你唔用張卡都可以用那個戶口去使用你的服務,那麼剪卡的作為是什麼?不就是擺姿態嗎?這是很有用嗎?咁同平日笑周融反佔中簽名運動其實都是沒有兩樣,都是擺姿態,一樣無聊得很。

美國對朝鮮的忍耐力也差不多,差不多達到他的底線,就是北韓倘日有意無意向南韓開火如射了支火箭到南韓海域,或者走火之類傷及韓國軍人等,這便是一如敘利亞一樣,出師有名。但這是中國最不願見的,因為地緣關係,朝鮮被打,等於中國同樣在戰爭之中,作為同盟國,中國不能置身事外,不可以外交辭令仲叫大家冷靜之類的,隨時要幫手出兵,但是以中國兵力與美國兵力,是雙輸局面,因此中國一定不會讓朝鮮發動任何有戰爭挑釁的行動。

余在過去的電影都演一些大片但是都只屬第二男角,因此演技發揮不到,又或者演男主角時很多時都是一些二三線投資的B級電影,因此難以在此突圍,直到《志明與春嬌》演活了志明這個年二三十歲KIDULT角色,很到家

美國介入,周邊國家會很快歸邊以及作出政治上的反應,沙地阿拉伯會協助美國提供「場地支援」,以色列可以提供情報工作等。而伊朗的外交口吻說反對這軍事介入但是伊朗只限於此,不會再有什麼行動。理論上,敘利亞巴沙爾政權會有點像昔日的薩達姆政權,會因為犯眾怒而被周邊國家所捨棄,最後連大佬撐他的理據也沒有支持下,美國會聯同其他國家進行聯合軍事行動相信很快出現。

特朗普終於做野

化武是戰爭罪行,不能妥協,所以美國才會快速反擊。特朗普這次真正顯示出他以往所說的話語兌現。這五十多枚導彈,是對敘利亞以及其盟友作出一個非常明顯的訊息,就是開戰以及要對方投降,否則陸續有來。這五十多枚導彈是震懾對方的開始,倘若對方還沒有作出合理的退路如和談或者退守之類的行為,美國可以更有理由和盟國如北約、歐盟甚至聯合國正式提出出兵方案,到時其他常任理事國便要真正面對如何拆解問題,當中中俄再不能單單如以往內部政治不宜干攝之類的無恥借口。

雄安區是屬保定市管轄,如果看地形,這地區是與北京和天津形成一個三個地區,並不是一線的連結,這即是大陸政府想開發出一個更龐大的經濟開發地區,而不只是一個城市與城市之間的關係。雄安地區是包括了雄縣、容城和安新,如果由雄安到北京或者天津,各自大約一百三十公里左右,即一個多小時左右車程。這些地區其實是河北省下的城鎮,發展當然不如京津滬這些地方,是工業開發地區,所以污染也挺嚴重,其中雄縣更是中國氣球第一村、北方最大的安全套生產企業,是塑料品的重鎮,從這些想像,都相信這區污染嚴重,PM2.5長期高企,霧霾嚴重。

唐營進入林鄭核心,特別在這次競選辦看得到,如林大輝、盛智民、任志剛等,陳智思則屬董建華,所以董建華在這次選舉中仍然主導,但唐營已在這次選舉進入核心時,因此林鄭在埋班必需要考慮到他們,所以相信日後林鄭對餅仔的取向分別是 西環/董 > 唐 > 梁,由於梁在過去五年功績奇佳,林鄭要避免利用梁的人使輿論反彈,因此會視之為次選,但是並不等於沒有極左勢力失效,因為西環與董之流自己都可以扶植有關人士,隨時周融都可能會有一官半職也不定。

林鄭開局順利

市民雖知小圈子但事不少人仍然相信有點期望時,但夢終醒,那自然失落,加上眼見大勢已去,市民意志力達到谷底,再無心戀戰嘗試爭取什麼,只會成為默不作聲的小市民。

股票市場目的是用來向公眾集資然後讓企業發展業務,從而更加有效的經濟活動,但是誰也都知道,股票市場波幅高低,當中俱有投資也有投機在其中,而且今天中港股市互通增加交易量,其波動性更大,舉例看美圖公司和輝山乳業近日的股票波動之誇張,或者可以自行看看當中是否含有不良的交易行為。

去年立會選舉,自己的區份有本土派和城邦,當時有意想投本土,但是計過同衡量過,本土勝算極低,因為這區人口老化,不利本土派,所以退而求其次選城邦,因為認為這樣是有較高機會選到,但可惜最終都是落敗。

泛民、本土、城邦同樣FF

見到泛民、本土、城邦在這次選舉互批評,實在有點大家都是五十步笑百步,當本土、城邦日日笑泛民FF,其實回想過去三年,本土、城邦何嘗一樣在FF,一樣給予市民一個期望,希望改變,但是最終都是落空,這次泛民都是同樣套路,大家都是五十步笑百步,有什麼好笑。

今日香港水深火熱,還認為不夠?三個年青坐三碌呀,係三碌呀,有誰為他們奔走嗎?泛民沒有、各自表述的本土派唔見有,但那三個青年就即時入獄。

回歸二十年,本港其中一個最俱實力的行業今天居然走到這條路,無疑是大環境使然。不過香港還有一些商人願意不走大勢,香港電視、電訊盈科還可能是有機會轉變這種劣勢,前者今天被一男子打壓,當然期望有天可以捲土從來,後者最俱實力,是少數建制中不完全歸順一個。但要真正可以把整個行業重回昔日繁盛,那麼要大環境給予真正自由才能行得通,電視行業俱有商業與文化的混合體,而文化又含有政治元素,所以能夠讓電視業者放手大做,不怕限制、考慮,從策略收購到創作節目都沒有顧慮,才能改變今天的環境困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