作者: Terence Yun
Terence Yun
Terence Yun

試問如果離開主車群,站在反對方,假若有人真正贏了,會否被秋後算賬?大家都跟隊,有事也不會一次過被清算,但是你單獨走偏峰,贏了或者一鋪翻身,但是輸了卻隨時一鋪清袋,永不翻身。你是選委,自然跟大隊算數,一齊仆街都抵。

近日國際市場其中一項較人矚目的是軟庫以33億美元收購資產管理公司Fortress_Investment_Group_LLC。軟庫這次進軍金融業,與該公司過去一年的舉動,其實相當有關連,就是要創造一個一站式的科投金融綜合企業平台。軟庫去年收購英國移動晶片供應商ARM,之後再與沙地阿拉伯政府合作,在未來五年投資一千億美元於高科技產業,主要在於AI和物聯網業務,今天再收購這間資產管理公司,這一系列的收購、合作都是有鋪排和計劃過,就是利用技術、政府關係及其資金以及金融平台,發展成為一個站式科技、金融超級鏈,增加其協同效應,這樣投資科技項目時有融資上的方便、也有相關配奪,再配上沙地的財政實力,便開始擴展全球業務。軟庫過去多年一直在電訊行業闖出名堂,特別在日本是三大電訊商,今天轉型投放海外市場。

生不逢時的澤楷媒體夢

楷楷對媒體可謂情有獨鍾,二十多年前投資衛星電視,成為亞洲早期的衛星電視公司,那時大家認為無作為,但事實証明他眼光獨到,並且賺了一筆可觀利潤,及後收購老電、買信報以及近年投資電視都不需要多講,可見得到他對媒體行業是有情意結。不過從過去這麼多年來,除了他的財技出眾外,以及賣了衛視予梅鐸一役成為家傳戶曉一事外,真正顯示出他俱有投資媒體行業的的眼光並未真正發揮得到,甚至很多時有點過早收割,錯過了很多時機。

曾俊華出了頗為特別招數,就是眾籌,他在早上十一時左右發佈,隨即籌款網站負荷過重而down機,到中午才開始真正運作,但是這樣不減這次眾籌的速度,不消一個下午,約六時左右就達到一百萬,直到現在為止零晨四時,款項達到$2,179,074,人數有9484。平均每人捐款數目為$230。這個數字其實很誇張,隨時是該眾籌網一個紀錄也不定。對比起其他政治人或政黨這個數字都是驚人,如去年七一時,眾志籌得五十萬,是眾泛民之冠,即使不計全日,曾俊華也有一百萬,也是眾志的一倍。當然你會說因為捐贈款項min pay都100元,所以自然款項會多,但是再計人數,其實都有九千多人,數字並不少,差不多是一晚紅館觀眾人數。

林鄭今日的造勢會可謂星光熠熠,有周融、李國章、劉千石,嘩,呢批城中名人,你話幾正,完全係曲線,另外時常有人話她沒有與商界有關連,所以少了一些利益輸送,但是從她的站台人物並不是,有黃志祥、吳光正都出現,你話有冇金主呀?我真係恭喜你呀。

這個網上版約33分鐘,但意想不到故事、畫面、意思和人物都不錯,至少是來得新鮮感,原來香港還有青春劇。

電影是利用通俗的歌舞演繹,去講述一對情侶的人生經歷,以冬春夏秋(記住是要這個時序才對),去發展出倆人的心路歷程。電影有大量的歌舞元素,男女角主明顯落力演出,特別是EmmaStone的演出很稱職,而RyanGosling的鋼琴也很吸引,倆人最觸目的一場演繹是在GriffithPark跳那段踢躂舞,可見他們的努力。

《回答吧1994》都好好睇

近日ViuTV星期日播放《回答吧1994》,所以才有機會收看,這齣電視劇其實是《回答吧1988》的之前作,再之前是《回答吧1997》,因為收得,所以繼續拍下去,而開拍的電視台是韓國有線電視台tvN,這間電視台向來有水準,如講年輕人職場的《未生》,講中年婦女失婚從拾校園的故事《第二個二十歲》,都是高收視,叫好也叫座,當然還有近期超火熱的《鬼怪》,同樣是tvN出品。

近日中國國家衛生計生委基層指導司司長楊文莊周日(1月22日)表示,2016年中國出生人口明顯增加,二孩及以上佔比大幅提升。自2000年以來,2016年是人口出生最多的一年,達到一千七百多萬人口,未來估計可以達到千七至二千萬人口增長。以往一孩政策,使家庭成為倒三角,一個孩子成為萬千寵愛在一身,甚至出現溺愛現象,使八十後至九十後的中國人性格和心理不少都出現不同程度的轉變,如自我中心、社交關係技巧不足等,這些現像都成為不少社會問題。

分析曾俊華的網絡選戰

今日曾俊華公佈參選特首,可以留意是他們背後團隊有精準的計算,特別在社交媒體的應用上,先是Fanpage,他仍然未出場時,fanpage的背景只是一幅大banner,寫上他的願景口號,直到他站台,給人拍照後,其Fanpage就很快即時轉了封面,是他在記者會上的一幅相,後面就是其口號背景,這和記者會是同步進行,而非以往一些記者會完晒先再上載圖片,這明顯團隊是有計劃的推廣宣傳。

曾俊華是台山人,他中學時便移民到美國紐約,那時是上世紀六十年代,相信是他的家人親戚關係而申請移民,台山人最早一代移民到海外的華橋,清代賣豬仔年代,華人到美國打工,在美國西部起鐵路,華工的血淚,他們大都是來自中國南方廣東省,當年滿清要開埠通商予西方國家,廣州便是其中一個主要通商的地方,自然廣東人與西方如美國人會有較多接觸。賣豬仔或者聘請華工這是這時開始,但為什麼台山人特別多呢?或者同地理有關。

林鄭勝出都是對於習近平極為不利,即使習是真正想林鄭做新一屆特首,外間都只會視習近平輸了,一方面跛腳鴨一名,只是一個北方寨主,未能鴻圖稱霸整個南北兩面勢力,而且南方向來是最油水的地方,香港是超級大金池,習近平吃不到這碟美饌,即能力成疑。

替葉劉不值

當年我做保安局局長,你也只是一介署長,局長都未到,當年我已一頂十去闖二十三條,雖然二十三條未能通過,我要黯然退去到美國讀書,但是我臨別時有中聯辦替我餞行,可見我地位崇高,還有我受到選民洗禮,政府要出什麼政策我一一護航,力頂到底,即使你妹妹在政改方案時我都撐你,等埋發叔一役我上電台哭過痛過,可見我對忠君愛國,忠於黨服於黨,九月立會勝出我什麼都不去,第一時間去中聯辦謝票,就是以表我忠誠,這些那些,都顯示我是沒有二心,所以我去選特首,沒有怕別人笑我太瘋癲。

左膠理念上腦的一群,林鄭拋出關懷社會,然後說包容各界,以女人仔角色形象打選戰,這種手法,是有人受落,當年梁先生便是什麼一支筆,一張櫈就扮到自己基層出身對打一個含金匙出世的富家子就勝了一仗。這次林鄭其實可以照樣用這些所謂的扮悲情造做矯情手法去選一樣打動到一些膚淺人士,就是那些大愛左膠。

林鄭表示與故宮討論起香港分館時是需要保密,但也要做一些前期工作,當中就是要找嚴迅奇做一個前期研究設計,而這個費用是450萬港元,由於不超過五百萬元,所以沒有向西九董事局討論,直接批核,林鄭是該局主席,自然批啦。

政通人和其實是需要在一個有政治道德觀的社會下才能實行,但是今天香港的管治體制模式下,是不可能會有政治道德出現,貪腐、用人唯親、鬥跨鬥臭的政策下,怎可能會認為有良好的政治道德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