作者: Terence Yun
Terence Yun
Terence Yun

立會議員被DQ一役,可謂讓整個非建制全軍盡墨,在多方面大家都看到非建制在品格上、技巧上、戰略上以至心智上,都不能符合到大家對他們的期望。城邦派日日怨婦上身,國師日日講「我都話架啦,因為我做唔到議員」,喂喂,你咁有心智,鄭松泰係入面架,什麼一比六十九呀,理應助他成為大業,不要計較喎。在到獨派已經唔知去左邊,走佬的走,咁就一世,出得來做,真的要預左條命,政治不是講玩笑,唔通孫中山革命時會唔知會死架咩,日日都想佢死大有人在。

日本二線城市消費低迷

這次到日本一些二三線城市旅遊時,風光無疑很美,環境舒適,但是同樣地看到一些當地經濟活力低迷的問題,特別是在商場內。到日本遊總會到一些百貨公司,這些百貨公司大多在火車站附近,因為交通方便,人流亦較高,但是這次到過高松、岡山、米子等二線城市,他們都有一些百貨店,但是人流是相當冷清,售貨員比客人還多。

到日本玩是不少港人每年的指定旅遊點,以往大家都會去東京,但311後港人少去轉戰到大阪,但近年開始不只是這兩個地方,還開發了其他日本其他地區。事實上日本雖然不及中國地大,但是仍然有一些文化歷史可以值得一看,當中山陰山陽地區便是。

每次有這些新聞,你身邊的人特別是一些所謂的愛國人士,都會當自己文盲咁,當不知自己發生什麼事樣一樣。不聞不問,即使跟他們說了,也只避開話題。由「何志平」到「低端人口」都是一樣。

民企角色淡化,一來成本上漲,二來今天中國經濟發展再不是一些輕工業,而是需要密集資本和高技術含量,民企未必有能力,反之需要有龐大資金才成功,那麼國家提供資金便是一條出路。可是國際社會亦有一套玩法,外國政府也不想中國政府每每介入他們的經濟時,這些如中國華信能源便成為一種「混合謎糊」狀態的公司由此而生,避過外國監管,做一個中間人,外表是民間企業,實際上其實是黨國企業。

香港成為國際乞衣港

乞衣在港發展成為一個國際集團,在街上不只是一些來自中國大陸的乞衣,還有一些西方國家的人士在乞食,這些西人外表雖則不同傳統我們既有概念的乞衣外觀,因為他們是衣著整齊,沒有病痛,甚至是外表和旅客一樣,不過當中會掛著一些名牌,上面寫上中文和英文,大意是自稱旅遊人士,想環遊世界,現沒有水腳,希望繼續旅程之類所以行乞。眼見一個西人,每天都站在灣人行人天橋,背著背包掛上名牌,站著數小時。這種類型以往在港很少見,但近年成為一個港式特色般。另一種當然是傳統的行乞人士,外觀大多數是有殘缺,操普通話,寫上簡體字,有時候是個人,也有是家庭式行乞。

情還情,商還商,方逸華在主理無綫電視以及邵氏兄弟時,並未有見樹,甚至是讓這兩大影視娛樂企業倒退。邵氏兄弟曾經是華語電影中最成功的電影公司,但在她主理時,發展並無長足,甚至是停產,只是近年偶有作品,但無復當年之勇。而在電視行業方面,更見其遠見不足,魄力明顯不及先生邵逸夫佈局和遠見。

我們看這十大Gadget中,美國的產品佔了五位,日本則佔三位,中國和韓國各佔其一。美國在產品創新和科技應用上依然是龍頭位置,短期內仍然難以取代,當中商業和技術上創新不是省油的燈,要說這個國家走下坡,還是有點心理安慰打嘴炮,科技大國之路依然牢固。而日本即使近年被亞洲對手如韓國及中國挑戰,但是基於根基雄厚以及產品的精細工藝及創意能力,仍然可以與其他國家爭一日之長短,並非如外界想像中的末落科技大國。

服務員很誠實地說「係呀,部機係比較難取票。」

現在所謂不賣弄色情,那麼未來港姐的泳衣環節會如何?是否如一些保守回教國家選美的手法嗎?真的是這樣貞潔嗎?事實上大家是人,口裡說不,下體卻很誠實,見到美貌、胴體,也會心癢癢,正常不過。

這幾晚無綫電視播著《綜藝精彩50年我愛EYT》,美其名是向昔日電視節目致敬,找回一些當年《歡樂今宵》的藝人以及現今該台新人一齊做節目,新舊交替,認為是以舊帶新,有傳承之感。

向來Advertorial在報紙都是一種俱有爭議性的業務,因為這些資訊內容與廣告是混合在一起,當中意圖其實都是想讀者無意中透過這些植入式內容來宣傳一些廣告,以增加宣傳效力。及後報紙對於這資訊有自我約束時,便在這些報導上旁邊附上「廣告」二字,以示讓讀者有一個認知。但是本港電視似乎沒有這方面的意圖去做這些廣告陳述標明的意思。

過往雙十一在中國很火熱,今年在香港卻流行起來,無他是因為超強的宣傳。天貓在不同渠道做宣傳,電視、地鐵甚至報紙雜誌都有他們的蹤影,當中留意天貓落廣告係蘋果日報,你沒有看錯,是蘋果!!今天還會有大型商戶落廣告於蘋果嗎?你問四大地產商有沒有落廣告於蘋果?如果有,壹集團就不用賣壹周刊啦。

閱文上市唔夠兩日,市值達到九百億。陳啟宗嘅恒隆1972年上市,現在只達三百幾億,如果以陳啟宗思維嘅話,恒隆真係可以收得皮。仲要閱文無一帶一路,只係中國大陸玩都夠。係咪陳啟宗唔夠吃苦所以唔及閱文,定係閱文唔夠國際視野先可以有九百億。

今次呢個「國家與香港」研討會三個集齊,真係奇觀,而他們所說的話更加難以用筆墨來形容,我感到身為香港人有點醜,點解會有這些領袖管理香港架。而且這些領袖無時無刻奚落香港年青人,想問世界上有那個國家、那個地區會有這些領袖會咁做,香港係咪獨有呢?

早兩日科學園在天際100搞了一個ElevatorPitch的比賽,參賽者真的要在電梯內以一分鐘內向評判Sell自己的產品或者服務,看看評判最後如何選擇是否接納。我當日雖然沒有參加,但見場內的參加者頗為緊張,因為由地下上到一百層,真的要只有約一分鐘時間賣他們的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