作者: 粗人敵卡
粗人敵卡
粗人敵卡
一個要將別人忽視的事寫出來的九十後寫手,閒時看電影、讀小說、聽音樂等等,夢想做一個通俗小說作家

平時寫小說通常會話要學阿邊個邊個,或者寫嗰陣不經意學咗自己鐘意嘅作家。當你寫小說話有人讚,而某啲讚賞話你似某某出名小說作家,或者係你文筆同主題有嗰位作家風格甚至乎接班人等等。其實唔算係一件好事。

國家影子

「重申一次你們的使命。你們就是要成為連先生的影子,緊急時刻成為連先生,明白沒有?」大堂裡那把女聲再度響起,阿平連同其他連先生替身紛紛點頭。

國歌

「起來…」男廁突然播著國歌,老黃忽然背對尿缸向著聲音方向唱著國歌。那位清潔主管閃避不及,被老黃尿液濺中。奈何現時正播著國歌,他唯有忍耐老黃那異常舉動,一起唱國歌。

千萬不要玩Doki Doki

今天,黃警官接到一件自殺案。大約早上九時正,他陪同其他軍裝警員來到一幢大廈。他們乘搭電梯來到十三樓,就一同步進那位自殺死者所住單位。黃警官搔著黑色亮麗頭髮,跨過門檻走進死者所住地方。

之前雷神第一集上映我無入戲院睇過,第二集亦係因為口碑普普又無去戲院睇,所以今次睇第三集小弟係差唔多無打雷神前兩集底去睇嘅。未入場睇之前仲以為爛蕃茄網98%fresh純粹係一班影評家格硬吹捧出嚟,睇完就無我想像中咁差…

一早想寫篇分享講吓農夫好耐,但小弟懶同埋驚自己文筆唔多好。點解會聽農夫,又係因為我家姐鐘意聽,聽吓聽吓自己又OK接受,依家等小弟由第一隻大碟《月下思》開始評吓農夫嘅音樂。

受不了中共直播

二十大直播開始了,所有學校師生強逼觀看直播。於某間中學某一課室,數十名學生與一名身穿黑色西裝、戴上眼鏡與穿著黑色皮鞋的男教師共處一室,大家一起望著課室的電視機。電視機正在播映著中國總書記那面目可憎的嘴臉,口裡說著一些空泛口號,吹噓著中國已成為世界第一強國等廢話。班房裡有數名學生呵欠連連,有一位戴著黑色粗框眼鏡的男學生更學著江澤民於中共會議般挖鼻孔,行為令人生厭。

小學生的最後一天

「很…很想哭!」阿潤一邊喃喃自語,一邊用筆畫著自己樣子。一小時又過去了,阿潤於畫紙上畫上自己哭泣的樣子,他的自畫像旁人望見會黯然神傷。

新房你地做緊乜?

首先劇情係女主角及川奈砂因為佢阿媽改嫁就要搬屋離開小鎮,臨走之前同男主角典道同祐介對賭,邊個游水贏咗就要聽對方指示。結果祐介贏咗女主角就約祐介佢睇煙花,但最後祐介就失約。故事去到呢度就無乜問題,做得尚算正常,但係之後就有少少尷尬。

第一集BladeRunner於大約1982年上映,當年口碑同票房不佳。不少影評覺得電影節奏太慢,劇情交待不清。而最後BladeRunner出奇地口碑慢慢反彈,成為RidleyScott導演一套Cult_film_classic,亦影響之後無數電影同動畫,例如攻殼機動隊。而今年BladeRunner續集終於面世,改由Arrival導演DenisVilleneuve執導。

大部分ACG迷等傷物語動畫等了超過五年,由大約11年左右公佈預告片,再被新房昭之班人騙了多年,於16年上映第一集…

近來想起了夏霽那本著作《囚》,心血來潮就去圖書館借來細閱。記得當年夏霽於YahooBlog連載,深深震撼了中學時期的我。故事大概講述所有食物因為毒素不能再食用,而特區政府研究出一種食材。而那種食材是仿照人類樣子做出來的囚,近乎零智商,而吃囚即是與食人沒甚分別。囚這個設定令我回想起魯迅短篇小說《狂人日記》,批評中國禮教與傳統對人的毒害,而《囚》應該與魯迅《狂人日記》有著異曲同工之妙。

整套戲缺乏大型槍戰場面,除咗開頭Fionn_Whitehead 走佬嗰段之外都差唔多無咁滯。而電影係用番類似Nolan前作Following、The Prestige嘅非線性敘事,當然劇情就無呢兩套戲咁複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