作者: 湯姆李
湯姆李
曾經於男校五年,後轉到男女校。間歇性對社會熱心,反叛,愛挑戰一切。

吹到佢係香港民族英雄咁真係好誇張。追本溯源,點解香港隊有一排突然咁多人睇咪又係多得鄰國幾張白痴海報。香港人呀嘛,自己人只有我可以鬧,你唔鬧得。幾場外圍賽踢得好有好多因素,甚至係環環相扣——頭幾場對手廢,多人入場,又俾幾張海報搞到心中有氣,球員自然想威返俾人睇;贏得幾場,自然又想繼續入場睇下點威……真係咁多曼德拉,用運動凝聚全國咩?金蛇只係剛好係呢個嘅時候教緊,而又咁好彩俾佢遇到一大班入籍兵入籍踢港隊,又咁好彩抽到條好好好好籤。

孫教授都係一副睇唔起學生既態度,曾經問同學「有幾多人生經驗」、「對大學架構、委員會、評審有幾多經驗,可以給予適當意見?」但呢個問題就好似舊年遮打革命果陣,D中年阿叔阿嬸話「我食鹽多過你食米」一樣,而用返同樣邏輯:講人生經歷,同學真係唔夠你多;講辦學經驗,樹仁唔夠港大中大多。而港大校委會同中大教務會都有學生,咁樹仁高層委員會係咪都應該要有學生?

鍾校長病逝事出突然,此前沒有選定繼任人的計劃,故懸空校長之位無可避免。然而,校方一直未有公佈遴選校長計劃。直到今年6月,學生會向校方查詢,校方才透露會暫時懸空校長之位,因為鍾校長2001年曾經中風,校方當時已改用集體管理方式管理學校,「一直沒有問題」,所以短期內都沒有遴選計劃。學校網頁上的大學行政架構,亦沒有「校長」一職,校監之下是「副校監」和「學術總監」,由校監兩名兒子副校長出任。校方強調,根據《專上學院條例》,懸空校長沒有問題。

退聯,跟住呢?

學聯本身都要諗下「跟住呢」呢個問題。由港大成功退聯果刻開始,學聯就應該有心理準備會有退聯潮既出現,好應該諗下假如到最後得返一兩間學校應該點算。萬一真係出現咁既情況,學聯嗰名就會唔成立,存在意義亦會成疑,更加唔好提學聯名下資產應該點處理,例如分家之類。當然,一眾學聯高層掛住保聯,睇怕都真係冇諗過。

大學染紅,打壓退聯?

保聯唔緊要,其實最唔鋸係佢地千方百計諗埋啲小動作,或者多多藉口,阻撓退聯公投。除左撕海報呢啲碎料,嶺南搞公投果陣,學生會話「別讓嶺南成為孤島」,嘩屌你真係為左保聯乜都可以講,甚至不惜自貶身價。就算唔係嶺大學生,都覺得句野難聽過粗口,而家嶺南係咪真係咁弱?(其實「難聽過粗口」呢句野都已經好難聽,因為而家好多野都「難聽過粗口」,好煩。)

大學畢業禮與畢業證書

不妨諗下,呢位博士生如果一直係香港讀書,佢三張畢業證書會係邊個簽名:學士畢業,校監可能係董建華;碩士畢業,係曾蔭權;博士畢業,到梁振英⋯⋯屌,一個仆街過一個。

假如考試不設時限……

公平,往往指的是制度公平,人人有相同的對待。但需知道人人能力不同,能力差異真的可以完全忽視嗎?據知殘疾考生考試時可獲更多的時間作答,雖然天賦差異不能和肢體局限直接比較,但考評局此舉不正是反映「延時有助締造更公平環境」嗎?考試不設時限也許不能完全消除考生能力的差異,但若忽視天賦不同,考試豈非歧視能力較遜的考生?數學科多項選擇題考試,有考生可以從圖表直看到答案,亦有考生需要慢慢計算。後者用時較長,但是否代表他不懂計算?為甚麼考試一定要考生計得準又計得快?

補習風氣盛行,學生每月動軏以千元去參加補習班。補習天王「大悟大徹」後提出義教等方案,「等佢地起碼有個3」諷刺的是,節目一開始已有受訪家庭表示補習課程加價,負擔百上加斥,其實「你就係令佢地更辛苦果個」。

小小一個《星夢傳奇》公眾也可以看不同參加者的表現,落敗的不多不少因技不如人。假如王維基是「技不如人」,大可公開宣佈,何以要保密?還是有其他原因?準則不公開,就是不公平競爭,既然是不公平,這「沒有原因的失敗」就影響到整個社會的公義。今天是行會審批免費電視,明天或是會是法庭審案嗎?一旦法庭審案不再公開,香港引以為傲的法治精神尚在?

校方輕視學生會憲章

細心一看,原來很多憲章訂明的規則,因行政繁複和錯漏竟然都被遺忘。同樣是與選舉有關的,憲章訂明點票結果必須有顧問老師,當屆學生會主席,和首席風紀員的簽署才可作實。翻查記錄,首席風紀員都被「忘記了」。雖說只差一人的檢查不會太影響結果的準確,但「有法不依」,無論是因為甚麼原因,同樣都是脫離了法治。

筆者自問也是甚為反叛的一個學生,選學生會某程度上而言其實都是「搞對抗」,特別是一些「天經地義」卻又被學校打壓了的事情。記得選舉之際曾看過黃之鋒同學的一篇訪問,提到一句說話至今我仍印象深刻:「廁所有廁紙天經地義。」相信筆者的學校不是唯一以「環保」為由拒絕提供廁紙的學校,你搞環保?我就唱反調,而且作為「學生的代表」也不站在學生立場似乎有點兒那個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