作者: Watershed Hong Kong
Watershed Hong Kong
Watershed Hong Kong
歷史、精神、傳承。Watershed Hong Kong由香港民間組成,致力喚起大眾對香港歷史及文化的關注。

莫德庇估計,日軍最快於下午6時攻入維多利亞城,屆時位於域多利兵房亦將陷入近戰,癱瘓指揮系統,故此應該盡快投降,以免其他部隊未收到指示而繼續抵抗,因而被殘害。楊慕琦立即知會布政司及律政司,致電駐港海軍最高級的軍官,三人均贊成投降。楊慕琦即向倫敦發電文,準備相應行動。

晚上10時,守軍懷疑日軍正向巴里士山的防空洞網絡及馬己仙峽推進,進入灣仔市區。隨著日軍步步進逼,西旅需要冒險派出車隊闖進已落入日軍範圍小香港彈藥庫,才得以補充彈藥。

凌晨時份,日軍第228聯隊攻佔金馬倫山,加軍倉皇撤出,附近英軍則堅守歌賦山及灣仔峽。上午8至9時,英軍不斷派出搜索隊前往金馬倫山,偵察軍情,無意中阻礙日軍進攻。對照第228聯隊紀錄,聯隊佔領山頭後的上午面對守軍7次「進攻」,官兵被迫不眠不休。赤柱砲台亦奉命砲擊支援,導致碎石崩塌,妨礙日軍前進。上午約8時,日軍大舉進攻銅鑼灣及禮頓山一帶。上午11時30分,英軍退至波斯富街一帶,少量士兵仍守在山上。

上午1時,日軍第230聯隊進攻溫尼柏營D連連部。加軍彈藥耗盡,軍官全數陣亡,遂於上午4時30分投降,部份士兵潛回所部繼續作戰。隨後,第230聯隊轉向跑馬地和灣仔進發。

凌晨時份,英軍組織反攻黃泥涌峽。上午7時,西旅溫尼柏營B、C連分別由中峽南部及北部進攻,夾擊日軍第228聯隊。隨後兩小時,兩連反覆突擊,殲滅兩個日軍小隊,可惜寡不敵眾,終被擊退。此役中,B連全數軍官陣亡、7名士官及29名士兵戰死。上午8時,旁遮普營A連自南攻上壽臣山,雙方爆發激戰,營長陣亡,只有八人生還。

上午9時30分,日軍第二遣支艦隊派出雷號及電號驅逐艦靠近東部海域。兩艦進入赤柱砲台20公里範圍時,砲台三門9.2吋砲(射程達26.7公里)齊射,彈落雷號兩側。第二輪齊射在雷號舷側10米落下,令雷號船體輕微損毀。日軍估計第四次齊射將擊中艦隻,便施放煙幕調頭駛離,守軍海防砲成功阻嚇日艦進侵。

上午7時,第230聯隊由南向北攻擊指揮部。上午8時,第230聯隊佔領赤柱峽,消滅該地所有守軍砲兵,封鎖黃泥涌峽南北出口。上午10時,羅遜與莫德庇通話,曰「I_am_going_outside_to_fight_it_out」,即破壞指揮部通訊設施,率領指揮人員突圍戰鬥到底。可惜,他們甫離開即被包圍的日軍掃射,幾近悉數陣亡

晚上8時15分至28分,在砲火彈幕有序掩護下,日軍第230聯隊、第228聯隊及第229聯隊由西至東,先後於北角、太古及愛秩序灣登陸。目睹三發象徵成功登陸的紅色照明彈在黑夜輝映後,第23軍司令酒井隆中將與第38師團長佐野忠義中將在司令部舉杯祝酒。

凌晨12時30分,日軍砲擊港島30分鐘,其間利用機動艇及民船活動,誘使英軍暴露陣地位置。早上7時30分,日軍終於不避攻擊市區,對維多利亞城實施近兩小時的「威嚇射擊」,砲擊住宅區、西環卑路乍砲台、甚至山頂及花園道一帶。

摩星嶺砲台連續第三日受到重砲轟擊。射擊指揮所通氣管被一枚24厘米砲彈擊中,貫穿了厚達15呎的泥土及外牆,幸而未有爆炸,未造成死傷。下午5時,摩星嶺砲台砲兵奉命暫時退後休整。

上午起,日軍在間諜協助下砲擊港島北的機槍堡。日軍重砲繼續轟擊摩星嶺砲台,但未造成實際損傷。經歷轟炸機及重砲4小時轟炸,松林砲台受到嚴重破壞,砲兵被迫撤走,轉作步兵支援他部。當日,英軍主要反擊九龍水塘濾水廠附近、何文田以南、深水埗及美孚油庫的日軍陣地。

是日,日軍各砲兵隊確立射擊陣地,240毫米榴彈砲安置於石梨貝水塘,150毫米加農砲定於大圍,150毫米榴彈砲及臼砲則散布九龍市區周邊。全體砲兵對港島實施有組織砲轟,發射了3,660發240毫米和150毫米砲砲彈。

早上6時30分,色雷斯人號驅逐艦及四艘魚雷艇接走滯留三家村碼頭的英軍,但未能帶走運輸隊的騾仔。 早上7時35分,日軍下令暫停軍事行動,派出由軍參謀率領的勸降軍使團乘小艇航向港島,並藉停火在九龍沿岸偵察英軍港島陣地及可行的登陸點。小艇還帶著在重光前夕就任署理總督之布政司詹遜的夫人及其犬隻。

凌晨時份,日軍行至大老山附近。日出時份,第229聯隊第2及第3步兵大隊分別抵達飛鵝山及鑽石山。下午1時,第229聯隊於井欄樹集結。印兵則且退且戰,於九龍山脊行軍逾32公里,再到魔鬼山集結佈防,會合從九龍城登艦到山上設立總部的華里士等參謀,可謂舊班底殿後(華里士准將長期駐守印度,開戰前為拉吉普營營長)。

凌晨12時正,日軍右翼第230聯隊第2大隊發動夜襲,撲向金山256及361高地,經歷葵涌高地地雷帶時有所傷亡,再與皇家蘇格蘭營正面衝突,以至白刃戰肉搏。激戰中聯隊第5中隊隊長被擊斃,蘇格蘭營B、C連連長雙雙陣亡。

本日凌晨3時,英軍寡不敵眾,蘇格蘭營A連長鍾斯上尉投降被俘,城門陣地失陷。同時間,這宗意外的捷報亦打亂日軍部署,師團長一度威脅第228聯隊不後退就會砲擊,而在守軍砲火下奪取高地的土井等人強硬回應「死守陣地」。僵持下,日軍並未立即進攻醉酒灣防線。

頁 1 / 21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