作者: Watershed Hong Kong
Watershed Hong Kong
Watershed Hong Kong
歷史、精神、傳承。Watershed Hong Kong由香港民間組成,致力喚起大眾對香港歷史及文化的關注。

上午起,日軍在間諜協助下砲擊港島北的機槍堡。日軍重砲繼續轟擊摩星嶺砲台,但未造成實際損傷。經歷轟炸機及重砲4小時轟炸,松林砲台受到嚴重破壞,砲兵被迫撤走,轉作步兵支援他部。當日,英軍主要反擊九龍水塘濾水廠附近、何文田以南、深水埗及美孚油庫的日軍陣地。

是日,日軍各砲兵隊確立射擊陣地,240毫米榴彈砲安置於石梨貝水塘,150毫米加農砲定於大圍,150毫米榴彈砲及臼砲則散布九龍市區周邊。全體砲兵對港島實施有組織砲轟,發射了3,660發240毫米和150毫米砲砲彈。

早上6時30分,色雷斯人號驅逐艦及四艘魚雷艇接走滯留三家村碼頭的英軍,但未能帶走運輸隊的騾仔。 早上7時35分,日軍下令暫停軍事行動,派出由軍參謀率領的勸降軍使團乘小艇航向港島,並藉停火在九龍沿岸偵察英軍港島陣地及可行的登陸點。小艇還帶著在重光前夕就任署理總督之布政司詹遜的夫人及其犬隻。

凌晨時份,日軍行至大老山附近。日出時份,第229聯隊第2及第3步兵大隊分別抵達飛鵝山及鑽石山。下午1時,第229聯隊於井欄樹集結。印兵則且退且戰,於九龍山脊行軍逾32公里,再到魔鬼山集結佈防,會合從九龍城登艦到山上設立總部的華里士等參謀,可謂舊班底殿後(華里士准將長期駐守印度,開戰前為拉吉普營營長)。

凌晨12時正,日軍右翼第230聯隊第2大隊發動夜襲,撲向金山256及361高地,經歷葵涌高地地雷帶時有所傷亡,再與皇家蘇格蘭營正面衝突,以至白刃戰肉搏。激戰中聯隊第5中隊隊長被擊斃,蘇格蘭營B、C連連長雙雙陣亡。

本日凌晨3時,英軍寡不敵眾,蘇格蘭營A連長鍾斯上尉投降被俘,城門陣地失陷。同時間,這宗意外的捷報亦打亂日軍部署,師團長一度威脅第228聯隊不後退就會砲擊,而在守軍砲火下奪取高地的土井等人強硬回應「死守陣地」。僵持下,日軍並未立即進攻醉酒灣防線。

日軍迫近醉酒灣防線時遇到更大阻力,右翼被昂船洲大砲轟擊,左翼亦於大圍受機槍砲火妨礙。按原訂方案,日軍會以四、五日部署步兵聯隊及砲兵團,禁絕偵察以外的行動,再發動總攻擊,以期10日攻克九龍,3日佔領港島。可是,現場指揮官的判斷打亂了原訂計劃。

香港時間早上6時50分,日軍出動空軍轟炸前深水埗軍營及啓德機場,炸毀英軍的4架空軍飛機及8架客機。主攻的土生戰隊主力轟炸民用機,表現差強人意,空襲功勞反而由負責護航的高月中隊低飛掃射所得。在此之後,日軍取得香港戰役的制空權。

一戰當中,歐洲各國傾力相撲,而機械化的新戰爭模式將傷亡推至新高,索姆河戰役中英軍創下單日傷亡5.7萬官兵的紀錄,堪稱「絞肉機」。英法兩大殖民帝國,越益仰賴殖民地及他國提供兵員及招募勞工,支撐曠日彌久的戰壕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