作者: WCP
WCP
中六學生,普教中學生關注組成員

而家制度之下,一個病人經兩個醫生各自診斷後,相信佢係患上精神科疾病,病情嚴重,以致病人自身健康或者他人安全受到危害既時候,可以向法院申請,係經法官或裁判官同意後將病人強制留醫治理。

最近就見到有公眾人物質疑咁樣做同非法禁錮、剝奪人權無異,要求改革精神病患強制入院制度。

重金屬音樂(HeavyMetalMusic)對大部份香港人黎講都係一個未知領域。筆者有感咁正嘅音樂絕對唔應該係咁被忽略。尤其是係大家都講緊香港樂壇或者cantopop質素每況愈下嘅時候,更加希望推介一啲另類嘅音樂比大家,可能會令大家對音樂有新嘅理解。

達賴轉世與奶共觀音

點解現任達賴唔想再轉世呢?如果佢圓寂後要選下一位達賴,呢個責任/權力就係班襌度。咁更登唔知去左邊,自然就係堅贊同中共負責。咁自然下一位達賴同呢位班襌一樣,都只會成為中共傀儡。要明白班襌同達賴,一個係觀音,一個係阿彌陀佛,佢地係藏人心目中有幾高嘅地位。如果呢兩個權威人物(權威佛?)都變左中共傀儡,咁中共對西藏嘅控制,無論係思想、宗教定社會層面,都只會更全面。

白色粉筆畫出的白色恐怖

不是害怕牆上一朵花,而是要高調向所有人表明,一切的抗爭都會遭到打壓,宣示高壓統治的來臨。它就是要所有人都知道,就算是最低程度的抗爭也會遭到十部奉還,令其他有心抗爭的人卻步。佔領後期,警方近乎失控、赤祼祼、毫不掩飾的暴力亦是為了逹到同一個目的。當然,這會令少數最勇武最進取的人更堅決要和這個政權決一死戰。但要知道大部份的「民主支持者」是傳統的香港人,他們是容易在白色恐怖下退讓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