作者: 西西斯弗
西西斯弗
對世事諸多不滿的犬儒派,最想改變的,就是從來沒有被投擲於世。別人笑9我太悲觀,我笑9他人看不穿。

因為家人係基督徒,我自細就番教會,學校都係基督教。從小嘅洗腦,令我冇經歷過決志,大家都assume我係基督徒。人大左,就發覺自己一直信嘅,原來唔係咁可信。

有人係慶幸父母將自己帶到世界,享受世界的「美好」。子女鐘唔鐘意個世界,其實係一場賭博,但輸贏唔洗做決定嘅人負責,考慮自然唔會周詳。情況就係你點餐,你食飯,我埋單。呢個亦係生育不乎道德的一大原因。

作為小市民一個,我冇咩大志,可以平平地解決三餐已經好滿足;開鋪頭、經營餐廳嘅願望就係唔好畀業主瘋狂加租。美食車、小販本來可以成為租金上升嘅阻力,因為畀唔起租嘅人都可以自力更生、小本經營,減低對鋪位嘅需求,業主自然唔可以無止境咁加租。但政府偏偏一直唔容許呢兩樣野出現。而家係就係有美食車,但一來數目少,二來入圍嘅有一大部分都係集團,令美食車變相係幫緊集團開分店吸客,而唔係畀小市民創業。

對大學生黎講,暑假除左搞ocamp,就係揾intern,揾intern嘅原因不外乎等錢洗同賺經驗。我今次想講嘅就係「賺經驗」,該死的三個字。大學freshgrad零經驗係僱主眼中已經係罪,而學生為左畢業可以易啲搵到主人領養,通常都好樂意接受訓練。講到明係馴獸,學生當然會被剝削。我講嘅剝削,係仲差過最低工資嘅待遇。咩話?乜可以畀少過32.5嘅咩?係呀,合法嫁,主人仲可以理直氣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