作者: 港識多史
港識多史
港識多史
簡簡單單講下港史,識下香港舊有文化。

回看三四十年代(以至六十年代如是),香港經濟未算發展成熟,要有足夠營養供以一家上下,其實並非易事。根據聯合國數據,1950-1955年間,每年平均每一千個香港兒童就有62個夭折,自90年代開始才開始降至單位數字,雖然明瞭缺乏營養為夭折的主要原因,但由於經濟問題,家庭要購買鮮奶或雞蛋等食品,也是極大負擔,因此價廉的營養補充品就大有市場,除了1900年代開始生產的阿華田,同期的煉奶和奶精,還有1940年在香港創辦的維他奶豆奶,也同樣以營養補充品作主要市場。也許對年輕的讀者來說,嬰兒飲奶粉是正常不過的事,但你的上一代分分鐘就是飲煉奶開水,或者阿華田維他奶長大,母乳呢?媽媽都未夠營養,的確難以有營養豐富的奶水。

科學界大名人愛因斯坦雖然日常生活大部份時間都在大學做研究,但閒時都要到訪其他國家進行研究、講課,順道於當地旅遊。愛因斯坦於1922年11月9日到達香港,短短逗留一日後便馬不停蹄地前往日本。直至1923年1月5日因回程才再度路經本港。

小鳥小姐係上世紀的旅行KOL,四處周遊列國,去過的地方分分鐘多過你同我。想當年的女性大多安坐家中,日常就是處理家務。現在流行的一人旅行在當時的女性來說真是痴人說夢。而作為女性旅行家的小鳥小姐就完全是當時女性的偶像。她的作品風靡萬千讀者,連英國總理都是她的粉絲。

文人爭女靠支筆,「咕喱」爭女靠腳骨。而對於李大爺及黃大少而言,要得到楚雲的芳心,最簡單的方法,就是靠金。如是者,黃大少便與李大爺在金陵酒家上演鬥錢多的戲碼。黃大少見數錢的工作枯燥冗長,更是提出「直接燒銀紙」的建議,李大爺亦欣然接受,一段千古「佳話」由是而生。

鐵皮屋內盡是街坊商鋪,集中販賣日用品及衣物,款式基本實用且價廉。入內走廊短窄而滿盡曲折,就像往赤柱的行車路,兩車若反向相接,必要減速緩行,容不下半個身位的誤差。若從十字路口那方入口進去,光猛的街景與陰翳的鐵皮屋形成強列對比,再往裡面一點走,空間稍喘,有一個像是小中庭的位置,微弱的陽光從頂部鐵皮的隙縫中窺視屋內環境,然後在凹凸不平的泥石地著陸。

當印度仍屬英國殖民地時,相當多印度人來港謀生,除了富裕的商人之外,更多的是當兵、當警察、做看更、做海員和開設小食店。開埠初期,來當警察的印度人需要宿舍居住,便在警署旁邊興建警察宿舍。1857年,新的宿舍隨警署在奧卑利街啟用,原址則由發展商建成街道,中下階層的印度人大多聚居於這條街上。觸目都是纏頭的白衣人,自然被稱為「摩羅街」。

OceanPark就好像香港的社會一樣,都是以前的好。不用很複雜的遊樂設施,不用國寶級動物都可以很吸引。時移世易,本土市場不能使滿足於海洋公園,開拓鄰近國家遊客的生意變成了主要目標。這一次,讓我們一起回到那些美好時光的遊樂設施,你又最掛念那一個?

第一次有人提出在香港興建水族館是在1950年代,有一班海洋生物發燒友向政府提出。雖然政府沒有正面回應他們的訴求,但引起了旅遊業協會的注意。最終,政府在1971年批出黃竹坑一塊地(即現時海洋公園山下的土地)宣布由馬會籌備,建造一個小型海洋水族館。一來讓市民有多個休閒玩樂的地方,二來也是希望馬會以營運海洋公園把賭業所賺的回饋給香港市民。

沒有艾菲爾鐵塔,也沒有凱旋門,但建於1950年代的巴黎農場卻是一個性價比高的週日好去處。幾毫子的入場費可以玩盡中式花園、動物園、中樂廳、蠟像館、兒童遊樂場還有大量的農業設施作農務示範。

農曆新年依始,「早日出池」、「過三爆四」等自是一眾學子的新年願望;上班一族則祈求升職加薪,最好久不久有個悠長假期;而作為香港人的你與我,當然想在百物騰貴的當下橫財就手,早日有錢買樓、與戀人長長久久、最好就有份選特首⋯⋯咦,等等,為何願望總是無限輪迴,永遠等不到實現的一天?唔緊要,想預知未來,梗係去車公廟誠心參拜,求返支靚籤! 所謂「自己的事自己做」,欲問前程凶吉,當然要親身求籤。

談及香港的年宵市場,起初的年宵市場只是一眾小販於新年前聚集起來,向華人販賣新春花卉。他們最早的選址據傳在太平山區下的「擺花街」,即蘇杭街和文咸街。擺花街是新填海地區,地未平整,也尚未有人開始發展,而太平山下亦是華人聚居地,平日就有小販聚集,售賣鮮花。新年時,小販擴大攤檔,主要賣應節的花卉。他們的商品以花為主,但亦有糖果瓜子,貨物雜亂。港英政府對於這種市場規管不嚴,只警告不準擺賣之地區及貨品數量,以免堵塞消防。除擺花街外,各區亦有些小販於街道空隙叫賣,但也不如擺花街般成行成市。

60年代的Happy New Year

每年除夕夜去尖沙咀海旁或是中環蘭桂坊倒數成為了香港人每年的指定動作。但你們又有沒有想過,香港人以前是如何迎接新的一年?今次就帶你們回到60年代看看香港人是如何過新年!

1949年的性誕指南

我們經常都很常回到從前,但大家有無諗過60幾年前的聖誕是怎樣過的?今日我地就搵到篇舊報紙同大家撘時光機返一返去。

自日軍在北角一帶登陸後,一支西旅的米杜息士團士兵在裝甲車掩護下支援沿岸的機槍堡,但在發電廠門口被伏擊。他們唯有進入發電廠會合入面的曉士兵團。當日軍越來越多,曉士兵團要撤退時,米勒中士與八名決死隊便為他們斷後。「走阿!呢到我地頂住」,原本不是電影的場面,而是真實的故事。

受到英國政府的邀請,加拿大在香港保護戰中派遣了兩營士兵來港協防。於是作為加軍訓練總監的羅遜便帶領由新兵及士官學校學生組成的來福槍營及溫尼柏營來港,並擔任加軍駐港總司令。

香港冬天的天氣又濕又凍,但大部分市民均是窮苦人家負擔不起暖氣,因此吃蛇便是他們冬天保暖的好選擇。香港常見的蛇羹多由三蛇(飯鏟頭、金腳龍、過樹龍),有時也會有三索線及百花蛇,共稱五蛇作羹。加上雞絲、木耳、冬菇等入羹,便成為了最常見的太史五蛇羹,有治癒風濕痺痛、舒筋活血的作用。50、60年代的時候,每碗蛇羹只賣一蚊至兩蚊,不但可以在蛇店吃,一般酒樓也有售賣。

頁 1 / 21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