作者: 乜乜贊
乜乜贊
九十後的怪人,點點情緒化,點點自大又點點自卑。

「係啊,送俾人架,我想要49號色果隻,係咪得一款架咋?」經過幾重肯定後,連樣本的顏色都核對過後,確定是那個不知怎的桃紅色後,售貨員就在櫃內拿一枝新的給我,而我也好像如釋重負的感到自己終於完成了一項任務,付過錢就走了。

有時回想過來,都會想不通,為何到最後我們會成為好朋友。大家先從情敵這關係認識,然後大家性格與興趣都不同,相對我而言,她是一個沒耐性,容易暴躁的人,她從事創意行業,算是喜歡社交的,究竟共通點在哪裡?多年後的今天,我沒再去想。對於不常找朋友的我來說,我和她總好像有著妙不可言的感覺和關係,我們不是情侶,但我會打從心底關心她,著緊她,看到她開心幸福,我都會覺得非常高興。這種感覺十分奇妙,我未曾有過這樣替人感開心的感覺,也只是對她一個有這樣「怪怪」的感覺。

有天,同組的另一位女組員跟我在飯堂吃下午茶,然後突然跟我說要公平競爭,那一刻我不明白她在說什麼,原來她是感覺到我跟前前度當時好像有染,而我不知道她是否都對我前前度有興趣,所以無故跟我說要公平競爭,我一笑置之。

打情罵俏與冤氣在我眼中就是不斷「挑釁」對方吧?就是讓對方有小生氣的感受,打打罵罵的,仿佛這只屬於你倆之間才懂得的遊戲,旁人不會明白當中的對話,然後你倆就只活在自己兩個人的世界。或許有一個會裝生氣,另一個則會以更討人厭的行為和說話去「哄」對方,這同時是情趣吧。

你以為隨波逐流容易啊?

近來那個怪怪的女同事終於辭職了,由入職聽她說要辭職,一年後的今天終於行動,然後跟我說她刪除了全部男性密友的聯絡,說要洗牌再來,來一個破斧沉舟。今天在想要不要隨波逐流時,想起這位同事突如其來的一切舉動,當事情去到你再不能控制或走到死胡同時,或許推倒重來是最方便的一個方法吧?我又開始質疑自己,跟自己說:「去看PATERSON吧,我相信這套電影能給自己一點指引。」

「其實人生都好矛盾,每日返工放工,唔好講話有無時間俾身邊嘅人,即使自己嘅時間都無。好想改變,但返完一日工真係好勞累,乜都做唔到,有時會問究竟自己喺度做乜。」

如果戒指是代表一種意義

我絕不是喜歡佩戴首飾的女生,但很清楚知道戒指對我或對我的另一半來說,絕對是有一種很強大、深層的意義。

點解要考公務員啊?

一直以來,我都沒想過要投考公務員,一來對政府感覺不良好,二來我認為其工種沉悶,要是不喜歡,根本怎說都是不喜歡。那為什麼突然要去投考呢?最初投考的心態是我認為跟前度分手是因為她嫌棄我賺錢少,讓她看不到我們有將來,另外是想給個機會自己嘗試一下自己未曾想過的東西,算是種挑戰吧?但到今天再想,為何我要去迫自己做一件我打從心底真的好不喜歡的事?我真的有嘗試放開自己去接受這個挑戰,克服自己的心理關口,然後開始操練那些筆試題目和體能,我不斷做不斷做,甚至做上癮,體能則每晚放工去跑步,做伸展和SITUP,放假去游水,累得要命,直至練得左腳傷了,我問自己,究竟我在做什麼?

先講阿食仔先丫,無啦啦講話同前度去旅行,當下已經屌左出黎,乜料呀,去乜嘢旅行呀,平時大時大節一齊過都算啦,仲一齊衝出香港?「無呀,我都去過啦,不過就係好想同佢去,如果唔係同佢去,我都唔會想去。上次自己一個人去時都已經諗如果佢喺度就好喇,咁今次有免費飛,問佢有無興趣一齊去,佢話去,咁咪去囉。」我問:「即係你無其他朋友嘅,係要搵佢去嘅,咁你地去到搞唔搞嘢丫?咁搞左係咪即係一齊返丫?」阿食仔話唔知呀,到時再算啦。然後就黎喇,無啦啦講自己個心態唔同左,因為近排發生左件事令佢對前度個諗法改變左,覺得佢俾唔俾到將來自己唔再咁緊要,最重要係前度喺佢身邊。乜料呀大佬!

我有兩個面書帳戶,因舊有那個是還在當學生時使用的,所以有很多很多根本不懂的人做朋友,而且發覺太多(無謂的)資訊和近況,又沒心於差不多成千的「朋友」堆中逐位逐位看去決定應否留下,所以就不如開一個新的帳戶吧,就只加入真朋友,看我真正感興趣的東西,結果我只有六十個面書朋友。其實朋友多與少我都沒什麼關係,我都不是那種很愛SOCIAL的人,但舊帳戶實在有很多舊回憶,然後不時就會登入舊帳戶找回所需的東西。

人生雜論

不時有種迷失的感覺,總在問自己究竟在做什麼,究竟是為了什麼而做,然後會覺得為何所有事都一定要有其意義或目的,可不可以純粹因為自己想做?不可以,因為時間很少,可以做的東西不多,社會教你所有要做的事都是要有意義目的,是值得做的,否則就不要花有限的時間去做那些除了自己,沒人會認同的事。為何一切所做的事都要別人去認同?每一個人做每一件事都因為欲望所驅使,這件事讓你愉悅或可得到成就感,總有一種可得到的有形或無形的東西。除了自身的滿足外,還需要透過外界所得的反應去提升所完成到的一件事的滿足,那整件事就不單單只關乎自己。人活於一個群體環境,根本沒可能單靠自己一個的自信一直「正常」的活下去,所以別人的看法才變得如絲重要。

被肯定的動力

從小以來沒被什麼人欣賞過,儘管我好花了多少氣力去做「對」的事,從來沒被讚賞,換來的評語就只是「你好彩咋」,多謝我的父母。沒要緊,那我就不再希望從你們身上獲得任何認同和肯定。有人跟我說從我文字中發覺我對情感的表達能力很高,思路很清晰有條理,超級欣賞我,而且反駁我覺得自己寫的都是垃圾,不是什麼好文,她認為只要能夠傳達自己所想的就已經是好文,而我同時又很享受寫作,這就已經很足夠。

戀上單身

因為我過去歷史不好,所以伴侶都不喜歡我跟別人單獨約會,當然除了一些非常非常熟略的朋友,我會明白的,因為這樣才可帶來安全感,同時基本上限制了我的社交。除此之外,也不喜歡我一個人去看電影。那麼現在分手後,我喜歡何時約什麼朋友就約什麼人,看什麼電影就看什麼電影,現在的我有如飛出籠外的小鳥,仿似很自由,但究竟這是因為我被「禁錮」太久,還是因為我喜歡這樣的一個人呢?當然我可以找一個不再禁錮我的伴侶,但又引伸另一個問題。經歷是次分手後,本來疑心大的我更疑惑究竟社會上真的會有一個跟我合得來的人嗎?曾幾何時我都以為那個伴侶跟我是天衣無縫的匠配。

惺惺相惜到互相撕殺

由剛開始時她為你擔憂,會為你緊張,會設身處地在你的角度去想,你開始感受到有個人比你自己更加著緊你自己,你覺得很幸福,你們更為將來好好打算。同時,你亦由心替她著緊,盡一切努力去為她分擔所有不如意的事。你們會互相鼓勵對方,會跟對方說:「無論你做咩決定都好,我都會支持你。」,你們心裡面只想對方開心,簡單的認為一切有愛就可以解決,你們可以快快樂樂的生活下去。她遇上事業低潮,你付出所有時間去陪伴去支持,因為你知道她只要見到你,心情就會好起來

你相信緣份嗎?

朋友也好,戀人也好,大家當中總有些不能解釋的吸引力與情愫,任何東西讓大家相識也好,都是註定的。即使戀人或許會分開,都要相信是上天給自己的一堂課,傷心當然少不了,傷心過後要接受THE_BEST_IS_YET_TO_COME,沒人會在失戀時想過自己會遇到別個或是更好的一個,但要知道世界真的很大,或許會是一個不自殺的理由,因為世界之大總會有已經安排給自己的東西,下一個相戀對象亦同樣,只是自己暫時不開放自己,不去相信有更好的,然後一直糾結於舊有的。

我以為我知道的珍惜

我不知何時發現,原來有一個情況,人類會不再為將來的不能控制的而「困擾」,就是當你知道你的人生有一個限期。限期代表你知道你的人生何時完結,你知道你的人生剩下多少日子。人的腦袋很有趣,當這發生時,就會突然醒覺要好好活好每一天,其實因為你知道自己再沒有將來,所以你不能/用再擔心將來,你可以想的就只有現在,所以你可以毅然放棄一切,只一心一意做自己想做的事,然後這就是你人生最美好的時刻。你看,多充實,同時多愚昧,一天不以死亡限期去迫自己,一天也只繼續為會不斷改變的未來擔憂,問題是這些擔憂都是不切實際。或許我不應這樣咀咒自己,但有些時候我真的想有一個生命限期,那我就可以「明正言順」活好每一天,而別人也可以明白和接受我這生活態度和模式,上了寶貴一課也好,至少我可以不用再為這好好活的概念而困惱,放過自己也放過別人。

頁 1 / 41234