作者: 黃一恒
黃一恒
黃一恒

性交轉運法師應學關景鴻

當條仔唔同佢復合,個女仔唔係第一時間去檢討一下自己個價值觀和待人接物方式,唔去好好跟男朋友仔細溝通,了解彼此是否適合繼續係埋一齊,而係第一時間諉過他人,發惡控告個法師欺騙佢!一個凡事唔會自我反省嘅人,又點會有人鍾意同佢相處丫?

好多人話香港人屌來屌去唔啱,唔識唔應該亂評論。但我覺得冇問題。香港就係言論自由之地,天下悠悠之口難以杜絕,有質疑覺得心裡唔服就出聲。我反而覺得,主辦單位、轉播單位及其他眾多媒體安排唔夠好。好似我睇HKBN直播,冇安排現場旁述,畫面又冇出每回合分數,然後無端端睇拳證舉起曹星如隻手話佢贏左,真係好無厘頭。

性工作者與政治從業員

政治從業員把大眾當作傻瓜,並根據選民口味裝出選民樂見的模樣,這本來就是常識,沒甚麼值得大驚小怪。無奈,人們總是活在自己幻想的世界裡,幻想政治從業員個個心靈純淨過蒸餾水,幻想他們每天都坦誠地服務市民。萬一有甚麼絕密檔案漏出,政治從業員的假面具被撕破了,人人痛哭流涕,心靈受創,自感被騙。

民心係有得計算

青色區和綠色區,就是「中間派人士」。他們普遍會覺得,政府或人大定出來一些東西就跟啦,唔好搞咁多野。但偶然跟他們聊天,解釋清楚當前局勢,他們又仿佛會明白,覺得係應該有人出來抗爭。

「篩啲正嘢出嚟係好緊要嘅,若無咁做法,好似西方有啲普選咁,整咗啲艷星出嚟,係咪我哋想見到呢?」說得出這番話的人,說穿了就是他企圖將個人喜好凌駕於人民的集體決策之上。任何人對職業都有自己的偏好和偏見,上述這番話其實是一句萬能Key,我可以話:「整咗啲測量師出嚟,係咪我哋想見到呢?」你又可以說:「整咗啲蛇齋餅工會領袖出嚟,係咪我哋想見到呢?」沒完沒了,永無窮盡。其實,只要選舉合乎民主原則,公平公開公正地舉行,選出了艷星、測量師或者蛇齋餅工會領袖又何妨?他既有人民授權,同時又受到法律制約。

中華書局抄熱了書展話題,對各方有利。早幾天才在電台節目光明頂聽到彭志銘大呻書展氣氛冷冷清清,他更埋怨特首和財政司司長不去書展,令書展無法引起社會關注,極盡酸腐味!想不到一代文人彭志銘,旗下出版社出版過一系列批評權貴的書籍,為了書展,自己卻對權貴搖尾乞憐!無他,利之所在,為了搵食。搵食就是香港的核心價值!書展沒法引起關注,人流小自然生意小,這將嚴重影響香港出版業一眾同工的生計!

斯諾登事件陰謀論

你以為香港真的那麼自由開放,像無掩雞籠一般,讓人走進來伸張正義?其他事件我不敢說,但這件絕對是中美外交風波,沒有中共在背後安排或者默許,哪能成事?梁振英在國際上出出醜,又有何干?幫老闆擋子彈,This is his job!而從基本法法理上講,這件亦非單純的刑事引渡案件,它涉及中美兩國以及世界各國關係,是國防與外交問題,香港特區官員保持No comment是應該的!從劇本上去講,傳媒詢問北京官員,北京可以大條道理說事件發生在香港,一國兩制下不便評論。

九龍城邦之復興

筆者心目中的「本土」就是九龍城,因為自出娘胎有十年時間在九龍城居住和生活,就算後來遷居大埔,也經常和家人回到九龍城逛街和吃喝,筆者見證著九龍城的盛衰。九龍城是筆者的「本城」,我對它的印象是:龍蛇混雜、美食天堂、國際城邦。筆者兒時居於九龍城寨,此乃龍蛇混雜之地,自不用說。說它是美食天堂,當之無愧,從路邊小吃、地道粥粉麵飯、火鍋海鮮至世界各地名菜應有盡有。九龍城從來沒有高樓大廈,只有一群群矮樓;九龍城從來沒有大街,只有縱橫交錯的小巷,它就是一個小城邦。啟德國際機場飛機日夜升降,旅客來住如梭,成就九龍城這所國際城邦。

給您一封信

那天聽到您女兒不想在您舉殯時穿孝服,並看到自您死後,您女兒的生活一切如常地忙碌,甚至在您舉殯的日子,計劃要處理的事情,一件接著一件,我就想起莊子這段故事。失去至親,夫妻也好,父母子女也好,誰會不傷心?問題是,人都走了,搞甚麼法事,做一場大龍鳳,又有何用?做給誰看?再說,做子女,孝不孝順,就看有沒有披一件孝服嗎?有沒有大哭一場嗎?

《我城》首演觀眾感想

《我城》其中一位觀眾,觀後也跟筆者說,他的人生做過很多工作,不斷在尋覓自己能做甚麼,想做甚麼。直接他找到了中醫之道路,立志懸壼濟世,豁然開朗。劇中的阿健最終死了,我們每一個人的終結也是要死。城市就是一個讓我們經歷生與死的地方,說到底,城市只不過是一個載體,更直接要問的問題,就是人活著之為了甚麼?

舞台劇就不同了,演員就在舞台上,觀眾和演員有一段距離,縱使觀眾也會看到演員表情,但也是遠遠的看,人是細細的。所以舞台劇,最吸引著觀眾去看的,除了對白和歌曲外,就是演員的身體動作!由於身體的演譯對舞台劇來說是非常重要,那麼演員能否有效地運用身體演戲,就是一個劇的成功關鍵。有見及此,筆者專誠訪問了即將公演的音樂戲劇《我城》的Dance Coach 爾雅老師,了解一下她如何訓練演員認識身體,繼而善用身體去演戲。

男方承諾了的東西有機會會反口的,反了口又如何呢?梓燁君的處理方法是「基於我們有義務寶踐自己對他人的承諾」。這就奇了!梓燁君撰文反駁爾雅強調女方的責任,而指出男方也有責任,但當萬一男方不實踐責任,不履行承諾時,梓燁君就只是簡單用一句「基於義務」便輕輕帶過了!男方豈不是很便宜?對!男方就是那麼便宜!就是因為男方那麼便宜,認了數卻好有機會會走數,事後我們真的無辦法,吹佢唔脹,爾雅才要撰文表達「女性的身體自己負責」之重要性!

大學性愛有助成長

不用擔心選錯了愛的對象、做愛對手而後悔嗎?有得愛不去愛,就愛不去做,才叫後悔!至於甚麼叫做選錯、選對呢?人與人的關係,是動態的,不是靜態的,是連環搏奕的結果。在人與人關係發展過程當中,你和對方都會不斷在演化。發展一段人際關係,是友情好、愛情好,都是個人成長的寶貴學習經驗。至於做愛問題,性行為可以豐富一個人的生命,一個人可以透過性行為而深化人際關係的理解。做愛方式千其百種,做愛過程從兩個人相識、相知、相愛、聊天、邀約、舖排、擁抱、前奏、交合、事後處理、後續發展等,整個經歷都是學習人際和理解人際關係的寶貴經驗。從做愛中悟出人生哲理,有助我們處理各式各樣的人際關係。

誠如馬大律師在立法會跟長毛議員對答期間強調,「律師」和「大律師」是不一樣的。差了一個字,意義就完全不一樣。由此可見,「Chinese」和「Fucking Chinese」也是不一樣的,屬於不同種類的人種。馬大律師博學多聞,從馬大律師口中,我們也認識到世上還有一類人種叫「Bloody Chinese」。所以大家千萬不要錯怪馬大律師,胡亂批評他在議會上講粗口。當他在議會中對長毛議員說:「You are not even a Fucking Chinese.」他並沒有講粗口,亦不是在冒犯長毛議員。作為一名專業人士,他只是客觀地陳述長毛議員並非屬於「Fucking Chinese」這人種!

一個人不管有沒有「拍拖談戀愛」,他/她都要認識自己的性取向,或處理自己性取向相關的問題。而個人「性取向的自覺」,或「性取向的迷惑」,往往在童年很早已經形成。「性取向教育」是否自童年開始,實在值得討論。但「反對學童拍拖談戀愛」斷斷不是反對「性取向教育」的理據,因為兩者無關。

聖華倫泰紀念日

原來聖華倫泰紀念日是一個關懷殘障人士的日子。實踐「閱讀無障礙」是很重要的,要是那位失明女子因視力問題而無法子看到華倫泰的信,她便沒法子接收華倫泰的愛情。就算她能「看」到華倫泰的信,華倫泰馬上就要死了,但愛情也不在乎長短,貴乎刻骨銘心。人類沒有愛情也可以存活,然而,要是能夠經歷一段刻骨銘心的愛情,可算是一件人生幸事。愛情可以是苦事,可以是樂事,也可以是苦樂混雜之事!但管它是喜是樂!能夠經歷一段刻骨銘心的愛情,確實是一件人生美事,不應該因為身體殘疾而成為障礙。

頁 1 / 21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