作者: 殷琦
殷琦
殷琦
港大表達藝術治療碩士生、教院音樂教育碩士、港大主修中文中史。一舊蕃薯般的孤獨文青。做YouTuber、專欄作家(稿費...)、鋼琴老師、合唱團、作曲卻不懂用電腦編曲。總活在迷霧之中,怨氣太多,希望太少;與你和我一樣,在小小的香港同受壓抑、同唱悲歌、每天僅為生活掙扎求存。興趣在表達藝術治療、哲學、心理學、生活、音樂、藝術、政治、宗教等。小妹專頁:https://www.facebook.com/pages/YanKi/1002326119779241

作為一個起高考A咗倫理嘅人,雖然唔係個個議題都仲記得,但係傳媒倫理都係我哋一個必讀嘅部分。乜原來傳媒都有倫理㗎咩?冇錯,作為社會第四權,傳媒嘅地位舉足輕重。想探討這個問題,是因為我觀察到近年某一些新興網媒在報導時,有出現嚴重偏頗的情況,這不僅在於政治方面,在於我自己所身處的基督教圈子內亦如是。基於唔想引起罵戰,我亦不便公開指責,我只希望提出議題,讓大家有反思的空間。

姚松炎當初成為立會議員是因為他是建築及測量界的功能組別議員。功能組別議員缺乏認受性和知名度眾所周知,與直選地區的硬仗根本完全不同,連葉柳都識得講地區直選嘅洗禮係好唔同。泛民憑什麼,認為單單以姚松炎的知名度,就能把他重新送進議會?

其實,Perm 左咁又點Jack!

一旦公司Perm左你,就代表左幾樣野:1._唔使年年搵工,因為你只要每日返工等放工,放工等放假就可以。只要你無出咩大問題,例如起職場性騷擾下屬之類,公司要炒你都好難,而無驚無險的話,人工亦隨年資逐年增加。2._可以放心買樓,因為有穩定收入,代表一旦儲到首期,你就可以買樓,而買樓就是而家人人追逐的人生目標。

今日是情人節,「街裡愛人一對對」,閃光彈周圍都是,如果你真係介意,真係一早被射死無命賠。話說面書有個Page,叫做「一位呀唔該」,標榜「一個人都活得好快樂」。坦白講,你越介意、你就會變得更介意、然後又未有另一半、然後你見到社交媒體D相,又更加介意…於是就墜入無限Loop Mode…

基於「不傷害他人原則」,任何一個公眾人物,只要佢無傷害人,都絕對有權利在私人場合做任何他們想做的事。更何況,無論是謝定陳,他們所作的事情其實是無公共性可言(有公共性的意思,是指對公眾利益構成傷害,例如貪污(如果係咁,就是遺反左「不傷害他人原則」啦);所以,即使謝的言論與公共事務有關,她只是發表個人看法俾朋友聽,亦顯然不屬「具公共性」之列)。既然是「不會影響公眾」,公眾實在無從干涉。其實,無咩「食得咸魚抵得渴」、只有「葡萄人地有名氣」、同埋「睇人仆街最開心」,唔好將呢種咁差的心腸合理化啦唔該。

香港人起咩事上最瘋狂?瘋狂OT、瘋狂搶演唱會飛、瘋狂排隊食好西、瘋狂在社交媒體Show_Off自己的生活有幾咁精彩幾咁迷人——呢D,是一般香港人會做的瘋狂事情。

近日社會發生了一宗殘忍的兒童虐殺案,兇殘程度讓人目瞪口呆,全城譴責。社交媒體中,難得全人類痛罵殺人兇手-是的,是全人類。因為此事件幾乎沒有灰色地帶,任憑你老中青又好,左右紅藍綠黃絲又好,也絕不會有人認同此等沕滅良心的惡行。在此,我亦深願小妹妹已往天堂之中,不再受人間之苦,而惡人所作的,亦必定要有應得的制裁!

  因工作關係,我成日都會對住一D社會中的弱勢社群。呢排越對得佢地多,越發覺佢地起香港注定仆硬街。起 […]

在香港,工作辛勞或者OT都是常態。小妹的新公司雖然忙,但是都叫做大家準時返工放工又唔好OT呢味野,大家朝九晚五,五點就拍拍蘿袖走人:即便如此,對比起之前彈性工作的我,卻已經很不同。

近日看了一套紀錄片「美豬出城」,是我視為近年所觀的最有深度與反思的電影之一。「美豬出城」的導演米高摩亞,曾以《華氏9/11》奪得康城影展最高榮譽金棕櫚獎,風格詼諧戲謔、辛辣諷刺。電影講述導演奉命帶著一支美國國旗「侵略」世界,「劫走」歐美國家的「好政策」,詼諧之餘更讓人反思自身社會的種種。其中,他去到芬蘭,世上提供最優秀的教育之一的地方去取經。在教育這一環節,導演率先搵佢地的教育部長,「劫走」佢地點解可以培養到世界第一優秀學生的秘密——原來

明明細細個就已經認識基督信仰,但由細到大,我發覺我都係乜鬼都驚一餐——果種驚,唔係少少既驚,是好驚好驚-你問我點解咁驚,或者實際上是驚乜,我都答你唔到。

趙鏞基亦吸收美國正向信仰觀,建立自己的一套神學。他認為基督徒要有「第四度空間的靈性」。他鼓勵信徒以禁食祈禱靈修,認為禁食祈禱靈修越多,就更能體驗上帝的神蹟。另外,1980年代盛行正向、積極思考的信仰,趙鏞基在加以吸收後,建立自己的神學。他訓練信徒改變其言語、夢想與態度、行為、信,只要有正向方式,就可擁有這種「 第四度空間的靈性」。

他講到「神興起了新一屆的特區行政長官」。然後就話,「神教導我們要為掌權者禱告」,即係簡單講就是為政府祈禱,為林鄭祈禱咁話啦。咁會做D咩呀?根據2012年的遊行,隊伍會周街巡遊啦、抬約櫃啦、影下相報下到咁既。

「其實香港人都幾變態,點解會希望自己住的地方有天災?」我也不禁苦笑。歸根究底,都是香港人工作實在太辛苦,工時長假期又少,才特別恨放假—而大概另一個重要原因是,香港其實真的是福地。你見大部分的颱風,頂龍塌下樹水下浸,有幾可造成極大的金錢和人命損失?次次打風,都有一大班不知死活的朋友好奇害死貓地去追風,坦白一句就是唔明白大自然的威力真係可以整死人,真係唔知好笑定嬲打。

「明我以德」,是港大的百週年校慶曲目,由許冠傑作曲、林夕填詞、周博賢編曲,全部都是港大的舊生,是一首極為動聽的曲。但最近重聽歌曲,卻實在痛心。我自己在香港大學讀本科三年、碩士三年,對港大也可算是有一份情在。唱著唱著,我卻真的哭了。這首歌,也許只是林夕所想像的,烏托邦中的香港大學罷?

話說以前我工作的,是一間Band3的中學。Band3學校,自然是三山五嶽,黑社會食煙等都是小事。但學校亦是因為「殺校縮班」呢四隻字揸頸就命,因為呢四隻字…

頁 1 / 11123456789101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