作者: 殷琦
殷琦
殷琦
港大表達藝術治療碩士生、教院音樂教育碩士、港大主修中文中史。一舊蕃薯般的孤獨文青。做YouTuber、專欄作家(稿費...)、鋼琴老師、合唱團、作曲卻不懂用電腦編曲。總活在迷霧之中,怨氣太多,希望太少;與你和我一樣,在小小的香港同受壓抑、同唱悲歌、每天僅為生活掙扎求存。興趣在表達藝術治療、哲學、心理學、生活、音樂、藝術、政治、宗教等。小妹專頁:https://www.facebook.com/pages/YanKi/1002326119779241

「明我以德」,是港大的百週年校慶曲目,由許冠傑作曲、林夕填詞、周博賢編曲,全部都是港大的舊生,是一首極為動聽的曲。但最近重聽歌曲,卻實在痛心。我自己在香港大學讀本科三年、碩士三年,對港大也可算是有一份情在。唱著唱著,我卻真的哭了。這首歌,也許只是林夕所想像的,烏托邦中的香港大學罷?

話說以前我工作的,是一間Band3的中學。Band3學校,自然是三山五嶽,黑社會食煙等都是小事。但學校亦是因為「殺校縮班」呢四隻字揸頸就命,因為呢四隻字…

當我見到呢個肥人時,我深呼吸、奮力跨過佢肥大的身驅、默默地將自己塞起旁邊的窗口位——十幾個鐘頭的監獄生涯就此揭幕。本人已經算瘦,我真係唔敢想像如果我都是肥人,呢個會係咩光景。

度門出面就無得Lock既,但是裡面有得Lock。之後我嘗試下起裡面Lock門啦。點知其實實際上都係無得Lock,因為佢只是在左邊放一個非常容易推倒的非洲鼓,好FreeStyle咁頂住度門就「以為」好安全。而右邊的門即使Lock左,左邊要是想推開,一樣照可以。

每日當你帶住半醒不遂的身驅,諗任入車度hup陣又好點都好啦,身邊居然有一個個不知好歹的人,很想同你分享佢玩手機打麻將又或者睇YouTube的喜悅,開大個喇叭起度玩遊戲聽歌。其實呢個情況已經不止出現在車廂之中,更有曼延至其他場合之勢,最常見就是餐廳之內,細路們大條道理地開住兒童節目睇。家長或工人姐姐們不僅不會阻止,更視之為 終於令到佢安靜而自己可以爭取時間玩電話的一種手段,真係離哂大譜。更令我擔心的,是我仲發覺到會做呢件事的人遍及各個年齡層,當中以細路同長者最多

上年我是基於自己有書出所以去書展,今年(不在書展出會在年尾出吧?)因為不在書展出書,就更加去都唔想去,呢個題目簡直是將所有文化人、知識分子拒諸門外。我真係想講,貿發局你咪玩啦,你同香港人講旅遊?大家個腦咪就係諗到長 x 閃令令「食」「玩」「買」三隻字架咋!

劉曉波的死告訴我們,福音要傳遍整個中國,咁中國人民先有救呀!政治?政治呢D野我地唔識咁多架啦!總之,傳福音到地極啦!

7月12日是放DSE既日子。咁大家又知唔知道今屆DSE考生是幾年出世?是1999年呀!係咪好Scary呢…而怪獸家長呢個term是10年前左右出現。換言之,當日「被怪獸」的一班細路,就接近係而家DSE學生的年紀。由細到大,唔止是佢地啦,連我地都被灌輸「書讀得唔好你就仆硬街」,日日學六七樣野,細細個就已經比起我地呢一代更強的競爭意識。

起而家,普遍被認為「唔對準政權」的做法,一種,就是仲相信遊行示威仲有效,咩「人民用腳踏出民主自由」,但其實政府當你耳邊風。一種,就是好似眾志果類,仍然會做D旁人眼中極其「左膠」的行為,例如用黑布遮金紫荊,然後其他人就忍唔住恥笑佢地。歸根究底,大家就是覺得你做埋呢D野,政府根本唔會聽,呢D行為,只是純粹為「自我感覺良好」,以為自己已經付出左;更甚的就是囉光環,透過做呢D野搏上鏡,爭取被捕

其實《蘭花劫》真係幾好睇

當我地成日話TVB智障時,但事實是當佢寫D正常Level劇本、D演員又是個個演技派(唔是絕世令仔令女果種)、再加上是低清的時候,大家就無哂追睇意慾,咁究竟又是咩現象?無怪乎TVB出D劇本質素越黎越無質架喎,原來塞一堆令仔令女就滿足到大家!至於低唔低清,車~有大把舊戲都超低清添啦,是好戲的話你睇唔睇呀?我都有睇過「發條橙」啦,無人會介意佢超低清。「家有囍事」重播,你咪一樣照睇!(不過呢,公平點說,本身女子監獄個顏色就已經是陰陰沉沉,D人D衫又陰陰沉沉。如果TVB願意好似外國Prison Break咁做下畫面調色,成件事會型好多。)

咁呀傳道就首先拎左啟示錄出黎Quote啦。呢種斷章取義式的做法,本身我就不太接受,咁樣搞法,即是兩個明星同一大堆朋友出街但狗仔隊只是影兩個明星,根本就是一模一樣。不理上文下理Quote,等如乜都你講哂。唔淨是佢,真係大把耶能是咁。

迎新裡雖然亦有以玩樂為主的活動,但整體是壓抑的,如果你在迎新時講出某些認為迎新是「遊戲」的字眼,亦會招來責罵。迎新之中的其他活動,包括可能設立一D挑戰人性底線的活動讓你陷入艱難的道德決擇。另外亦具一定體能要求的活動,但是係起你第6/7日的時候發生,真係孱弱D都唔掂,所以才屢屢有Freshman體力不支送院的情況。

港大舍堂的迎新,與大學一般的迎新很不同。大學有不同學院同組織,佢地都會搞迎新,但都是走開心路線。大家瘋狂玩男與女親密接觸的動作遊戲(別想歪!)、或者HKO擾民一下、再Soci_Game無聊兩野、通一兩晚頂、大家開開心心就完左。舍堂的迎新是長達11日,你無睇錯是11日,完全不是一般兩三日大家膠玩下的那種,而且更多的是走「嚴肅認真」的路線,大意就係,黎迎新就代表你係舍堂的其中一份子,你要預備為呢個地方付出、搏盡。參與迎新,重點在於獲得全Hall人的認同

咁呢個活動又是乜東東呢?根據前港姐張瑪莉Facebook公開的照片所見,已知出席「官商政紅」分享會的,包括財政司司長陳茂波、政制及內地事務局局長譚志源、偉易達主席黃子欣、南豐集團行政總裁梁錦松、蒙妮坦集團董事長鄭明明、立法會議員梁美芬、植麗素國際美容集團創辦人陳燕萍、全國政協容永祺、十優港姐麥明詩、藝人李彩華及張瑪莉等。

港大的Hall,並不是一般大學的Hall能明白和比較,我敢講,即使很多無住Hall的港大人都不能明解。HKU的Hall文化,真係唔係一言半語講得清。我當年(好啦,唔好估是幾時啦)住左接近3年Hall,上過Hall莊,所以Hall的野都唔可以話唔清晣。但必須指出的是每間Hall在實行上的做法都有不同,而且事移勢易,我實在不清楚而家的Hall仲係咪咁。所以今次我分幾篇文,漫談港大舍堂文化。

對於一般人黎講,「執事」呢個字眼最多只是會諗起「黑執事」呢套動漫,對於教會中「終身執事」呢個概念可能都會比較陌生。但是,對於有「終身執事制」的教會黎講,可能是好事,但同樣極有可能是一場惡夢。究竟咩是「終身執事」?呢樣野又有幾大程度影響著教會?

頁 1 / 101234567891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