作者: 殷琦
殷琦
殷琦
港大表達藝術治療碩士生、教院音樂教育碩士、港大主修中文中史。一舊蕃薯般的孤獨文青。做YouTuber、專欄作家(稿費...)、鋼琴老師、合唱團、作曲卻不懂用電腦編曲。總活在迷霧之中,怨氣太多,希望太少;與你和我一樣,在小小的香港同受壓抑、同唱悲歌、每天僅為生活掙扎求存。興趣在表達藝術治療、哲學、心理學、生活、音樂、藝術、政治、宗教等。小妹專頁:https://www.facebook.com/pages/YanKi/1002326119779241

對於一般人黎講,「執事」呢個字眼最多只是會諗起「黑執事」呢套動漫,對於教會中「終身執事」呢個概念可能都會比較陌生。但是,對於有「終身執事制」的教會黎講,可能是好事,但同樣極有可能是一場惡夢。究竟咩是「終身執事」?呢樣野又有幾大程度影響著教會?

商業垃圾生產者的生產責任

第一麻煩的,事實是即使我在生活中盡量環保,做哂我上篇文講的源頭減廢方法,最大的問題都是當我一出街如果要買日用品返屋企,根本是無可避免地會製造垃圾。例如我想買個意粉返屋企煮個飯仔,但一入超市,全部都是已經包裝好的食物,咁除非我連想食的野都唔煮者,否則真係唔係樣樣野食/日用品都可以在街市買架,尤其是西式的食材就更難。所以,好明顯香港是由製造商到零售商、根本諗都無諗過「無包裝超市」呢個概念。例如外國,就有這種「無包裝超市」,客人要自攜容器買食物,那才有可能避免日用品的包裝垃圾。

乜基督教唔係成日強調自己「我呢D唔是迷信架」、「我地同拜黃大仙果D係唔同架」。但是而家呀牧師你執住左5777四個數字起度大做文章喎。咁你同黃大仙擺出面檔口果位算命先生有咩分別呢?只不過人地渣住張籤文、你渣住本聖經咁解喎。人地張籤文呀,寫D字都仲多過幾粒數字啦,你咁樣簡直是穿鑿附會,連基本語意邏輯都搞唔清,好難令人信服喎!

語錄大戰?——男女大不同

其實我自己真係好鬼鐘意睇猛鳩語錄,因為除左好笑、抵死啜核之外,其實仲透視左好多一D根本的男女分別。今次大家一齊放開咩港男港女的包袱,睇下猛鳩語錄所講的,是咩男女互動的現象同分別啦。

最最離譜的相信是近排消防員居然要網上呼籲唔好爬上觀塘偉業街天橋影相。我睇到果陣,真係心諗「戇鳩架?」影相還影相,點解要爬上去影?用腳趾去諗都知道你一爬上去,下面D車就唔知你係咪想跳橋一定會報警架啦?同埋,雖然我未睇套戲的第三輯(都未上…),但睇一、二輯根本都無爬過上橋的橋段,咁因乜解究你又要爬上去呢?如果純粹係因為靚,咁又會唔會過份左少少呢?為左你影相扮文青居然要勞動人地又出動消防又搶救又乜乜,你真係唔會紅都面哂呀?如果你心諗,車有咩事都會有消防員救架啦,使乜驚。癡線架?咁你同果D亂打999亂Call白車既無腦之人有咩分別?緊急服務唔係俾我地咁用架囉!

不少曾俊華支持者可能好唔開心,但其實我完全唔明唔開心D乜。當初林鄭被選委提名之時已經有580票,就已經明刀明槍話你聽「特首之位我志在必得」。雖然我覺得如果唔知真係好白癡,但事實係有數得計。選委得1200人,600就已當選到,當初已經有580票提名俾林鄭,仲有20票就等如當選,大家唔係真係咁天真以為曾俊華仲有機呀嘛?小圈子選舉既意思就係指,由選委提名到選委投票都係選委玩哂呀明無?暗咩票呢?D票由頭到尾都係睇上頭面色咋。好馬後炮,不過我真係覺得其實賽果好正常。

在日常生活中,我地除左做Recycle之外,其實更重要是Reduce「源頭減廢」,即是你少用D、自然少垃圾D啦。以下由淺入深地,講下十種不同的「源頭減廢」方法

而就著耶教團體發通告/指引有關同性戀的事情,通常一經媒體披露後,團體的反應是點?就係龜縮。好奇怪的一點是,發通告時就大搖大擺寫出各種理由,嚴正要求「不可帶子女前往觀看」;但傳媒一打黎問呢?就龜縮。試想想,即使你覺得媒體經常做 9 耶教,但如果你覺得發通告的理由理直氣壯,講真怕咩話俾傳媒知你的取態?點解唔正面回應?如果謹慎一點,大可在訪問中錄音以作記錄,即使他朝人地屈 9 你都叫有錄音做證。講到尾,就係始終係講唔過去話「我地歧視同性戀呀」咁咋嘛。呢 D 咪係「夠膽做唔夠膽認」既最佳例子囉。

就著整個聚會的顧問名單,嘩一黎就係鄺保羅、李炳光、蘇穎智、林瑞麟…依我有無去錯咩website呀?係咪叫耶教宣傳維穩政府顧問名單呀?鄺保羅同聖公會管浩鳴同出一氣,維穩路線之明確就算是非耶人都略知一二;李炳光、蘇穎智等就曾為「可愛既少女」梁美芬站台選舉(佢地起站台之時是咁形容佢既);林瑞麟?又有邊個唔識呀,咪我地親愛既前政務司司長囉,之後去左讀神學果位呀。其餘的人名名單也好不得那裡去。馬時亨、吳宗文等等,有邊個唔係企起政府果邊?其實個聚會如果隔30分鐘就有植入式政府廣告我都一D都唔覺驚訝囉!

唔好再逼D 細路啦

本人有其中一部分的工作是教琴,遇著不少都係平日上堂上到好晏,學完琴之後仲要返屋企喪做功課的細路,都已經慣哂。但是呢排遇著一位細路,真係不得不記低佢。話說呢位細路小一二度,其實都係個乖乖仔。但係第一次見佢,我發覺一樣野就係:起佢眼中,係無果種細路應該有既歡笑同童真。獎佢,佢一D都唔興奮;問起佢的生活,只有讀書同做功課。再加上佢性格內向,所以完全係Jit都唔識笑。

Come_on_James!_呢d先是中學生活呀!逃避/挑戰訓導老師、擔心有邊個男仔女仔鐘意自己(讀齋校者表示只能夠起圍欄邊昅隔黎校既人…)、上堂訓覺、做咩無聊野…中學生活令我回想起的,唔係學左D咩知識(好啦,少少都有既),而是上堂棟起營光筆托住下巴訓覺俾FD恥笑、老師上堂搞既爛gag、有咩愛戀經過…參加咩學界、唱過Music_Fes咩歌唱到洗哂腦、全班人日練夜練就係為左個Mus Fes…讀書,無錯是要的,但是,青春就是會做無聊野、做熱血野,唔係咩?

在一月的「建道通訊」中,建道神學院院長梁家麟院長所撰之文「迷失方向的香港教會」,引起了不少(激烈的)回響,均以負面居多,不少人對於梁院展文中的內容已有一定分析,固此文亦在此不贅。我反而希望大家在不滿、或者筆伐之時,認真想想「點解大家對教會的理解差咁遠(真係天同地有幾遠?就是梁院長同平信徒咁遠啦)」?我們這種「教會新世代」,又如何去面對這種「被不解」?面對這個鴻溝,除了繼續筆伐之外,真的完全無出路嗎?

你話我性別定型都是咁話,「講粗口」這回事其實本來算是男性專利。試想想,一個男仔爆粗你會覺得無咩,但一個女仔爆粗就會俾人話爛口。咩道理黎?所以,「講粗口」呢樣野本身就帶有少少「佬味」;而如果女仔有時爆一兩句粗口,就會俾人覺得「佢好man」——少少男仔頭既女仔,先會俾人容易親近既感覺,唔是咩扮野周圍收兵既「娘娘」系列。

話說原來本來年宵的廣場名為「風水廣場」(此為大埔天後宮風水廣場)。唔知邊間教會一心諗住擺個年宵攤檔傳下福音啦,好衰唔衰叫「風水廣場」真是有D難搞,於是唔知邊位忽發奇想,將「風水廣場」易名為「耶穌廣場」(耶穌表示躺著也中槍),後面仲要括住「海寶花園旁」(因為D人搵唔到就真是笑到碌地啦),咁做法、真是令人哭笑不得。

別的地方我們不知道,但香港人煙稠密,沒地方住是出了名的,怎可能有什麼廢墟?要是你這樣想就大錯特錯。其實全世界都充滿著不同的「廢墟」與「鬼鎮」,而正正非常諷刺的是,即使人煙稠密如灣仔等,也有幾個大隱隱於市的廢墟,一直無人知曉。一旦深入研究,你會驚訝:點解在連豪宅都要劏做棺材房的香港,居然會有這麼多空置的地方?為何政府一方面大力發展郊野公園,一方面卻對廢墟置之不理?

相比起許多奇型怪狀的「以父之名」,我敢講其實林鄭呢個已經算是相當正常。君不見有幾多見證是講緊「我個囡唔舒服然後我祈禱然後她更嚴重然後我送佢又醫院然後醫生叫我AAA我堅持要BBB最後無啦啦好番」之例?其實個囡唔舒服就應該早D帶佢睇醫生,佢嚴重左都是因為我地掛住祈禱;其實入到醫院就應該聽醫生講,醫生叫你AAA點解你又堅持要BBB呢?好番是因為好彩咋。相比起呢D,係咪覺得林鄭的「以父之名」正常好多呢。

頁 1 / 9123456789