VJQT 作者: 殷琦 | 輔仁文誌
作者: 殷琦
殷琦
殷琦
港大表達藝術治療碩士生、教院音樂教育碩士、港大主修中文中史。一舊蕃薯般的孤獨文青。做YouTuber、專欄作家(稿費...)、鋼琴老師、合唱團、作曲卻不懂用電腦編曲。總活在迷霧之中,怨氣太多,希望太少;與你和我一樣,在小小的香港同受壓抑、同唱悲歌、每天僅為生活掙扎求存。興趣在表達藝術治療、哲學、心理學、生活、音樂、藝術、政治、宗教等。小妹專頁:https://www.facebook.com/pages/YanKi/1002326119779241

其實《蘭花劫》真係幾好睇

當我地成日話TVB智障時,但事實是當佢寫D正常Level劇本、D演員又是個個演技派(唔是絕世令仔令女果種)、再加上是低清的時候,大家就無哂追睇意慾,咁究竟又是咩現象?無怪乎TVB出D劇本質素越黎越無質架喎,原來塞一堆令仔令女就滿足到大家!至於低唔低清,車~有大把舊戲都超低清添啦,是好戲的話你睇唔睇呀?我都有睇過「發條橙」啦,無人會介意佢超低清。「家有囍事」重播,你咪一樣照睇!(不過呢,公平點說,本身女子監獄個顏色就已經是陰陰沉沉,D人D衫又陰陰沉沉。如果TVB願意好似外國Prison Break咁做下畫面調色,成件事會型好多。)

咁呀傳道就首先拎左啟示錄出黎Quote啦。呢種斷章取義式的做法,本身我就不太接受,咁樣搞法,即是兩個明星同一大堆朋友出街但狗仔隊只是影兩個明星,根本就是一模一樣。不理上文下理Quote,等如乜都你講哂。唔淨是佢,真係大把耶能是咁。

迎新裡雖然亦有以玩樂為主的活動,但整體是壓抑的,如果你在迎新時講出某些認為迎新是「遊戲」的字眼,亦會招來責罵。迎新之中的其他活動,包括可能設立一D挑戰人性底線的活動讓你陷入艱難的道德決擇。另外亦具一定體能要求的活動,但是係起你第6/7日的時候發生,真係孱弱D都唔掂,所以才屢屢有Freshman體力不支送院的情況。

港大舍堂的迎新,與大學一般的迎新很不同。大學有不同學院同組織,佢地都會搞迎新,但都是走開心路線。大家瘋狂玩男與女親密接觸的動作遊戲(別想歪!)、或者HKO擾民一下、再Soci_Game無聊兩野、通一兩晚頂、大家開開心心就完左。舍堂的迎新是長達11日,你無睇錯是11日,完全不是一般兩三日大家膠玩下的那種,而且更多的是走「嚴肅認真」的路線,大意就係,黎迎新就代表你係舍堂的其中一份子,你要預備為呢個地方付出、搏盡。參與迎新,重點在於獲得全Hall人的認同

咁呢個活動又是乜東東呢?根據前港姐張瑪莉Facebook公開的照片所見,已知出席「官商政紅」分享會的,包括財政司司長陳茂波、政制及內地事務局局長譚志源、偉易達主席黃子欣、南豐集團行政總裁梁錦松、蒙妮坦集團董事長鄭明明、立法會議員梁美芬、植麗素國際美容集團創辦人陳燕萍、全國政協容永祺、十優港姐麥明詩、藝人李彩華及張瑪莉等。

港大的Hall,並不是一般大學的Hall能明白和比較,我敢講,即使很多無住Hall的港大人都不能明解。HKU的Hall文化,真係唔係一言半語講得清。我當年(好啦,唔好估是幾時啦)住左接近3年Hall,上過Hall莊,所以Hall的野都唔可以話唔清晣。但必須指出的是每間Hall在實行上的做法都有不同,而且事移勢易,我實在不清楚而家的Hall仲係咪咁。所以今次我分幾篇文,漫談港大舍堂文化。

對於一般人黎講,「執事」呢個字眼最多只是會諗起「黑執事」呢套動漫,對於教會中「終身執事」呢個概念可能都會比較陌生。但是,對於有「終身執事制」的教會黎講,可能是好事,但同樣極有可能是一場惡夢。究竟咩是「終身執事」?呢樣野又有幾大程度影響著教會?

商業垃圾生產者的生產責任

第一麻煩的,事實是即使我在生活中盡量環保,做哂我上篇文講的源頭減廢方法,最大的問題都是當我一出街如果要買日用品返屋企,根本是無可避免地會製造垃圾。例如我想買個意粉返屋企煮個飯仔,但一入超市,全部都是已經包裝好的食物,咁除非我連想食的野都唔煮者,否則真係唔係樣樣野食/日用品都可以在街市買架,尤其是西式的食材就更難。所以,好明顯香港是由製造商到零售商、根本諗都無諗過「無包裝超市」呢個概念。例如外國,就有這種「無包裝超市」,客人要自攜容器買食物,那才有可能避免日用品的包裝垃圾。

乜基督教唔係成日強調自己「我呢D唔是迷信架」、「我地同拜黃大仙果D係唔同架」。但是而家呀牧師你執住左5777四個數字起度大做文章喎。咁你同黃大仙擺出面檔口果位算命先生有咩分別呢?只不過人地渣住張籤文、你渣住本聖經咁解喎。人地張籤文呀,寫D字都仲多過幾粒數字啦,你咁樣簡直是穿鑿附會,連基本語意邏輯都搞唔清,好難令人信服喎!

語錄大戰?——男女大不同

其實我自己真係好鬼鐘意睇猛鳩語錄,因為除左好笑、抵死啜核之外,其實仲透視左好多一D根本的男女分別。今次大家一齊放開咩港男港女的包袱,睇下猛鳩語錄所講的,是咩男女互動的現象同分別啦。

最最離譜的相信是近排消防員居然要網上呼籲唔好爬上觀塘偉業街天橋影相。我睇到果陣,真係心諗「戇鳩架?」影相還影相,點解要爬上去影?用腳趾去諗都知道你一爬上去,下面D車就唔知你係咪想跳橋一定會報警架啦?同埋,雖然我未睇套戲的第三輯(都未上…),但睇一、二輯根本都無爬過上橋的橋段,咁因乜解究你又要爬上去呢?如果純粹係因為靚,咁又會唔會過份左少少呢?為左你影相扮文青居然要勞動人地又出動消防又搶救又乜乜,你真係唔會紅都面哂呀?如果你心諗,車有咩事都會有消防員救架啦,使乜驚。癡線架?咁你同果D亂打999亂Call白車既無腦之人有咩分別?緊急服務唔係俾我地咁用架囉!

不少曾俊華支持者可能好唔開心,但其實我完全唔明唔開心D乜。當初林鄭被選委提名之時已經有580票,就已經明刀明槍話你聽「特首之位我志在必得」。雖然我覺得如果唔知真係好白癡,但事實係有數得計。選委得1200人,600就已當選到,當初已經有580票提名俾林鄭,仲有20票就等如當選,大家唔係真係咁天真以為曾俊華仲有機呀嘛?小圈子選舉既意思就係指,由選委提名到選委投票都係選委玩哂呀明無?暗咩票呢?D票由頭到尾都係睇上頭面色咋。好馬後炮,不過我真係覺得其實賽果好正常。

在日常生活中,我地除左做Recycle之外,其實更重要是Reduce「源頭減廢」,即是你少用D、自然少垃圾D啦。以下由淺入深地,講下十種不同的「源頭減廢」方法

而就著耶教團體發通告/指引有關同性戀的事情,通常一經媒體披露後,團體的反應是點?就係龜縮。好奇怪的一點是,發通告時就大搖大擺寫出各種理由,嚴正要求「不可帶子女前往觀看」;但傳媒一打黎問呢?就龜縮。試想想,即使你覺得媒體經常做 9 耶教,但如果你覺得發通告的理由理直氣壯,講真怕咩話俾傳媒知你的取態?點解唔正面回應?如果謹慎一點,大可在訪問中錄音以作記錄,即使他朝人地屈 9 你都叫有錄音做證。講到尾,就係始終係講唔過去話「我地歧視同性戀呀」咁咋嘛。呢 D 咪係「夠膽做唔夠膽認」既最佳例子囉。

就著整個聚會的顧問名單,嘩一黎就係鄺保羅、李炳光、蘇穎智、林瑞麟…依我有無去錯咩website呀?係咪叫耶教宣傳維穩政府顧問名單呀?鄺保羅同聖公會管浩鳴同出一氣,維穩路線之明確就算是非耶人都略知一二;李炳光、蘇穎智等就曾為「可愛既少女」梁美芬站台選舉(佢地起站台之時是咁形容佢既);林瑞麟?又有邊個唔識呀,咪我地親愛既前政務司司長囉,之後去左讀神學果位呀。其餘的人名名單也好不得那裡去。馬時亨、吳宗文等等,有邊個唔係企起政府果邊?其實個聚會如果隔30分鐘就有植入式政府廣告我都一D都唔覺驚訝囉!

唔好再逼D 細路啦

本人有其中一部分的工作是教琴,遇著不少都係平日上堂上到好晏,學完琴之後仲要返屋企喪做功課的細路,都已經慣哂。但是呢排遇著一位細路,真係不得不記低佢。話說呢位細路小一二度,其實都係個乖乖仔。但係第一次見佢,我發覺一樣野就係:起佢眼中,係無果種細路應該有既歡笑同童真。獎佢,佢一D都唔興奮;問起佢的生活,只有讀書同做功課。再加上佢性格內向,所以完全係Jit都唔識笑。

頁 1 / 101234567891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