作者: 瓔庭
瓔庭
瓔庭

我的極品宿友

初到台灣讀書,以為跟2個同班的香港同學住在一起會是一件好事,可以一起奮鬥,一起趕功課。就算遇到一個大陸的宿友應該也沒什麼大不了,誰知道我太天真了,其中一個香港的沙田友根本就是負能量加污糟怪加各種奇怪東西的合體,反而是那個大陸的宿友有潔癖、守時。令人覺得其實大陸的人還很不錯,這也令我一度懷疑那個香港的宿友到底是什麼構造。

「作為一個女仔識做家務係一件好可恥的事,你要同我記住。」細細個便響阿媽度學識呢句說話的Pat一家很完美的實行了這個「理論」,佢係一個十指不沾陽春水的大小姐。家中清潔、煮飯什麼的都是Pat的老竇同阿哥去做。甚至學校有家政堂寧願肥佬都唔肯去做任何一樣野。

朋友,我不是土豪

我的母親,一個199X年來香港的新移民,住過1000幾蚊一個月的樓梯間,做過賣燒賣魚蛋的姐姐,也試過傻傻的不帶手套保護雙手就在店裡面做洗碗工。不知道是不是老天可憐我母親的刻苦,之前她的一個朋友要移民加拿大算是低於市價賣了一層樓給她,讓我們也算是上車人士,從此,我的朋友就開始覺得我就是一個土豪家庭出來的土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