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最新文章綜覽

自古以來地球上每一個地方都是以國號為國,自有歷史記載以來,夏商周這些時期開始就已經是幾個國家了。近代中國歷史最喜歡以朝代去取代國家的定義,把國家模糊化,其實所謂的朝代本就是指國家,國號。所以這地方從來就是不斷的侵略,分裂,被吞併及被殲滅。

何妖能夠孤身(只限香港啫,中國就實有人撐佢嘅)走到今日呢步,殊不簡單。而佢嘅「成功」,亦都感染咗一位等左上位好耐嘅仁兄。佢就係…

半年過去,宜家打開面書,一幕一幕的事件,已見慣不怪。

誰偷走了我的快樂

有人說,我沒有拍過拖,為何還要寫愛情小說,我回答,「就是沒有接觸過,所以才更想去寫」

康文署的虛偽

同一個康文署,面對公園設施被「濫用」,佢地係兩個樣。

「其實你係咪唔識用touchpad?好好用喎~」同事妹妹拎住部macbook坐埋嚟,「不如我教你用touchpad呀。」

校服

我對那條藍色裙的認識就只是藍色,及裙,能有什麼改變?可以改動?當然,我相信女生們早已自我分了三、四十派,互相尊重卻各不相讓,守護着自己的傲嬌。老實說,我代表男生們能將她們分為兩派,「短裙」及「一般」兩派。

人家是政治妥協下的產物,是一個勝利者找了敗者合作,但現在香港的情況卻是完全不同,除非香港是以執政黨輪替的概念才講得通。今天港府和建制是同一陣線,民選下建制輸了卻得回報,政府給予利益是利益輸送多於政治妥協下的產物。除非有日非建制有能力執政,然後再找建制人物進入體制,這才算講得通。

有啲人抨擊妹妹仔,唔係因為佢用塑膠嘢,而係因為佢只批評西方國家,而忽視亞洲好多發展中國家先係污染最大嘅源頭。

How dare you? Because I can.

點都好,首先要恭喜一下Greta本人成為最年輕既年度風雲人物,16之齡得到呢個殊榮證明佢的確厲害;希望佢之後可以真真正正為環境出一分力。點解我會咁講?先唔講佢有班強勁既PR同遊說集團係佢背後撐腰,花少少時間search吓佢背景你就會知得一清二楚(推薦:The Manufacturing of Greta Thunberg by Cory Morningstar,入面解釋得好好);但我覺得最大問題係:佢應該係一個環保撚既最大敵人。

寫小說同埋整遊戲作為創作行為係有啲共通之處嘅。

在這資訊氾濫的時代,我們經傳媒看到的聽到的不一定是真相,別人對我們說的話也可以是謠言,一傳十,十傳百。

因人信言,因人廢言

有時候,真的要相信,誰能笑到最後,誰就是贏家,生存就是勝利:當人人笑陳雲太瘋癲,改他花名叫他國師(就像當時有高官叫777做「好打得」一樣,你知那個起花名的人是以立壞心腸想人去死的心態去改她「好打得」這花名的?),台灣媒體就真的叫他做「香港國師」了。

山道

小學畢業二十年了,重回山道,我走得特別慢。那間小學依舊屹立不搖,後門仍然連接着樓梯,校門有着數個大字,似乎和二十年前如出一轍。只是,我沒有信心去步進校門去,說說自己要探望哪位老師,不能肯定是否有老師記得我,也不確定會否有與我共存時期的老師尚在執教。

相對於今年政治高潮,曾又點樣面對嚟緊嘅低谷呢?「點樣去保持住大家團火,做區係好重要去維繫一班人。而黃色經濟圈係另一樣嘢。」屯門有兩個黃店區域,龍門居、紅橋。位於紅橋旁邊嘅興澤選區區議員,自然對黃店有比較多嘅接觸。「黃色經濟,so called 良心經濟圈,係維繫住對社會有感情嘅人,再圍爐取暖。點樣將呢份感情推廣出去,就係我哋要做嘅嘢。」

家姐問咩係沙漠,我話沙漠係一個好大好大充滿沙嘅地方。周圍都係沙,有幾層樓高嘅沙丘,好似個山仔咁,可以喺上面坐住塊板瀡滑梯咁瀡落嚟。家姐眼仔碌碌咁話:「我見過啲人喺海度滑浪,你係咪好似佢地咁有塊板咁瀡落嚟?」呀妹聽到家姐話瀡落嚟,佢話:「瀡落嚟?我又瀡!」兩姊妹一齊諗起玩,兩個都好開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