分類: 最新文章綜覽

團年飯就係一個比你老豆老母套料等佢好好向親戚曬命嘅摸底大會,你要報告返值得令人拎出黎講嘅事,例如你係月入六位數嘅神人、請左全家去幾多個旅行、送左啲乜野比親戚屋企人、考到入劍橋哈佛……總知值得拎出黎曬命嘅都摷哂出黎。

回到櫻花正開時

現在,那一位還在你身旁嗎?這一位⋯又能與你同偕白首嗎?一起唱過的「櫻花樹下」,一起坐在樹下的回憶,一邊聽著,一邊心痛著⋯「曾分開,曾相愛⋯」

筆者係地道九龍人,由細到大讀書做嘢都係九龍區,冇乜必要好少喺港島區留連。 但自從上個月搬咗去上環做嘢,我就發覺港島人真係零舍唔同,係零舍串呀! 行去中環食lunch,個個西裝友都好似特別白鴿眼咁, 連翠華個阿姐都特別惡! 但我到最近機緣巧合下,去港島區幾間小店遊走咗一日,跟住我先醒覺:其實不用分那麼細,大家咪一樣係香港人。

「我想問下個仔契比黃大仙好無呀,」Angela個樣好認真,「會唔會以後條路易行啲?」

獨自一人在舉目無親的地方會令人變得緊張,因為無論遇上甚麼難題,發生了甚麼意外,都不會像在家鄉一樣有家人朋友的支援,也沒有了對公共系統的熟悉,所有後果都得自己承受。更甚者,當在語言不通的地方時,連如何向路人求助,都可以是一個難題。只要不是太缺心眼的人,置身其中時都會有一種難以避免的緊張感,帶著一種壓力在旅行。比如筆者在歐洲旅遊時,某次遇上女生搭訕邀酒並共舞,Goodbye hug之後居然不是暗爽,而是馬上檢查自己銀包護照手機還在不在……所以,對於想像旅行放飛自我的繁忙上班族來說,一個人旅行其實並沒有那麼爽,很可能會讓你失望。

彩色的漩窩

每個人都有過去,每個人都有過錯,很多人都說⋯有很多過不去的過去,其實,並沒有什麼過不去,過不去的不是你的過去,是過不去的自己;走不出的不是你的陰霾,是走不出的心魔。

李梓敬無品又無腦

利是並不是中國人的專利,如果要說慶祝農曆新年,並不只是中國人會,也更不只是華人會,不少儒家文化的國家都有這種習俗,韓國、越南甚至日本都會有這種逗利是的傳統文化,難道他們又是中國人嗎?再者,這種習俗一樣不是「中國人」會,華人也會,看看馬來西亞、泰國華人一樣會慶祝農曆新年,派利是,他們又是否是「中國人」呢?

作為大學主修哲學的子華神,不少演出都是借故事諷時事,甚至有時直接觸及政治神經,例如他在楝篤笑中曾經說過 : 「知唔知一國兩制最偉大地方係乜?就係肯承認佢自己個制真係嚇親人!」和「全港市民熱烈慶祝『收返』!」等,令中在笑中帶來一點思考。

花一點時間 • 感受愛

每天二十四小時,你夠用嗎?生命很短暫,大家每天為生活營營役役,人,有時真的要反思為什麼而活。

我以往也見過這位朋友的父母,兩老對我一番寒喧問暖,滿臉祥和,我也沒能發現他們有什麼不妥。直至有天這位朋友想自殺,他才跟我剖白,自幼被爺爺侵犯,但父母卻因為貪圖家中的經濟利益,所以不但沒有替他報警,還施以暴打,以防他供出事實會撕破手中的飯票。這件事埋在他心內不僅無法釋懷,社會還無時無刻逼迫他在別人面前交上孝子的戲份,這種殘忍,試問誰可抵受得了?

人棄我取

情人節剛過,我有一位朋友堅持在大節日時不和女友出街食飯。他的理由很簡單,就是在節日中百物騰貴,揀間正常少少的餐廳都要人頭五百蚊以上,很不划算。他只會揀在非節日的日子去餐廳食飯,我笑說:「咁你女朋友有無嬲?」他說:「無,咁多年都慣啦,況且佢都知我諗咩,無謂浪費錢!」我心想他的女朋友都算抵得諗,呢種女人在這情況下都唔發嬲,娶得過。如果是其他人,一定鬧交分手收場。

梅姨飾演的KatherineGraham乃當年仍是地區報章的《華盛頓郵報》老闆,其實她是臨危受命,接替去世的丈夫支撐大局。可惜的是她一直不得董事局和別人的尊重,雖然實際上她曾經當過新聞工作者,但別人都當她是打風流工,甚至說話也是結結巴巴,反映了當時社會對女性從事專業和高層崗位的輕蔑。

一講起傳統,佢地全部有作為權威以及人大常委會既最終權力,對付後生仔有加成,似足AOC入面戟兵打象兵,僧侶對遊俠。一心想紅字放假,唔駛再對住堆老闆?點知一去拜年,仍然即刻中伏,慘過IPO抽左雷蛇,入面成班老西面等緊你。想走?無咁易。

有種習慣,叫21天效應

行為心理學所研究,一個人的新習慣得以鞏固,至少需要21天,當21天過後,不需要刻意去提醒自己,都可以習以為常般,在舉手投足間流露出,如同抬手看手錶的習慣。

英國和世界各地看齊,在慶祝節日時自然要配上美食(呃,至少是英國標準的美食)。以往就曾寫過有關聖誕大餐的幾件事。但你又是否知道,有一英式節日,而節目至今基本只剩一頓飯呢?讓我來介紹一下Pancake Day 吧。

周庭英文叻但冇品

重點是取笑所謂人家的不足,是無品的。英文叻係咪一定好威呢?香港人還停留係黃子華楝篤笑當中英文叻是世界第一的境界,英文好就高人一等。所以為何食洋腸、ABC以及這麼多人要做偽ABC就是這個理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