分類: 最新文章綜覽

親戚、社會賢達,甚至同輩,都成日同你講:「學業/事業要緊,家下比啲心機,玩就第時先玩,先苦後甜呀。」結果呢?DSE果時就話:「考好啲個公開試,上到大學先玩」;上到大學,發現原來大學唔係其他人講到咁輕鬆,於是你又加多幾錢肉緊去讀書:「Chur高啲GPA,第時出嚟搵份好工,大把假放大把錢去旅行。」;出到嚟做野,又發現比個世界呃咗,一份好工根本唔係咁易搵、職場生存根本唔係咁簡單,於是你又同自己講:「唔緊要,落力啲做野,一定有機會升職。」

英國 . . . . . . 時常下雨嗎?

在英國吹水,談天氣是永遠熱門的題目,最常吹的也確實是「水」:會否下雨呢?在印象上,倫敦無疑是個常常下雨的國度,然而回看數據之中的答案,卻和想像中大有出入⋯⋯

成個人即刻頹曬,好想衝番屋企,唔想同任何人應酬,個天就真係好似同自己開緊玩笑咁,之前分手後一直都好想係條街撞番佢,見到有佢身上特徵既男仔都會停低望一望,例如釘黑色耳環既,成個情形就好似電視劇感動畫面,以為大家無見好耐,再次見番會發現原來好掛住對方,好捨唔得對方,然後又再愛上對方,成段戀情重頭來過,真係好完美。

得罪講句,呢班半世事業都花在「平反六四」的永續社渾家,真是香港史上最無賴最厚面皮的政棍,牠們永遠留在安全地帶嘴炮爭民主,廿八年前支那會同人所謂義憤填膺支持北京學運,其實只是牠們提倡「民主回歸」秒殺破產的遮醜布——假如北京學生竟然靠絕食和唱歌推翻中共專政,假如全終囯十萬萬人竟然會因為大學生性命而揭竿起義,假如中共是吃素的不會上膛也不懂開槍,假如北京學生成功建立民主中國,那個中國有民主,香港就有民主,1997就不是死期,民主就是萬能藥,王子公主從此快快樂樂地生活下去——這些假如,我們現在重溫都覺癡撚線,為何呢班尚在消費北京慘死學生冤魂的賤人還夠膽厚着面皮繼續攪「六四晚會」。

人言可畏

我媽一直不願被人知道離婚的事,怕別人的閒言閒語。

從當天起,永都不可忘記

我食煙係同佢分手之後嘅事,而正正我同佢亦都分咗手兩年,所以當下我知自己發緊夢,佢仲問咗句:「你做咩諗野諗到呆咗呀,快啲行啦,革命博物館就快閂門喇」

迎新裡雖然亦有以玩樂為主的活動,但整體是壓抑的,如果你在迎新時講出某些認為迎新是「遊戲」的字眼,亦會招來責罵。迎新之中的其他活動,包括可能設立一D挑戰人性底線的活動讓你陷入艱難的道德決擇。另外亦具一定體能要求的活動,但是係起你第6/7日的時候發生,真係孱弱D都唔掂,所以才屢屢有Freshman體力不支送院的情況。

我同老婆兩個人都係廿到尾,結婚一年幾,理應唔晚晚都啪啪啪到天昏地暗都一星期兩三次掛?但我老婆婆偏偏性冷淡到一個點,就係一個月都無一次,唉~

「係啊,送俾人架,我想要49號色果隻,係咪得一款架咋?」經過幾重肯定後,連樣本的顏色都核對過後,確定是那個不知怎的桃紅色後,售貨員就在櫃內拿一枝新的給我,而我也好像如釋重負的感到自己終於完成了一項任務,付過錢就走了。

新婚搬屋,我喊左兩次

由於我同老公都返緊工好忙,奶奶自告奮勇幫我地搵屋,但估唔到奶奶搵到屋之後問都無問過我地意見就簽左兩年約,原因係甘便嘅租金好搶手。我說服自己因為假手於人衰左個後果要自己食返唔準賴人。

「以前你地入職個年代,你打得嘅話就緊係冇問題,」Teddy攪動著檸檬茶裡的冰塊,「但而家變曬架啦,你就算係好打都未必安全。」

留意事頭婆嘅全部頭銜,伊麗莎白二世陛下,奉天承運,大不列顛及北愛爾蘭聯合王國、其治下其他王國及領地女王、英聯邦元首、護教公。其治下其他王國就係關鍵,到底係邊啲呢?澳洲、加拿大、紐西蘭都唔係問題,但仲有其他例如索羅門群島、伯力茲、聖基道與雪山聖母島、聖文森及陌生山群島、八合島Tuvalu呢啲地方就好有問題。點解?因為佢地承認緊另一個「中國」,就係係台北嘅「中華民國」,無錯,佢地係台灣嘅邦交國。

無懼風暴雪崩、五分鐘可以來回珠峰山頂山腳、唔需要器具輔助、見一個救一個,屍體都會抱落山,唔會扔低任何人喺山。

以本人對救援嘅粗淺認知,救援嘅先決條件係自保,否則只會增添其他救援人員負擔及風險,甚至係施救同被救者都會死。

如果個男仔約得你夜晚食飯睇戲既話,其實個男仔對你都應該有意思,但係!千祈唔可以掉以輕心,作為一個擁有科學精神嘅宅女,一定要識得「大膽假設,小心求證」呢八個字。

對於我黎講,理得你係失業學生哥定係月薪十萬嘅Manager,黎到我跟前咪都係做占卜,在我面前眾生平等,我唔會因爲個客嘅背景而改變我嘅態度 :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