分類: 最新文章綜覽

師生階級觀念

現在的人特別是香港人只會感覺學生說粗口就是不對,還是在以老師在學生之上這種「階級觀念」來看待已經成年的大學生與講師的關係。

近日坊間盛傳姚松炎隨時可能被DQ,不能代表泛民參選西九補選,這刻從當時泛民的初選,理應是排第二的馮檢基出選。但是泛民卻沒有意圖根據這種規則去走,卻又找來另一老將梁家傑,為所謂的PlanB,甚至又盛傳另一真PlanC的曾健超。原本排第二的馮檢基,卻被摒之於門外。到近日馮檢基走出來說他決定退選,不再玩了。

今朝十一點個陣就見到佢一身鮮艷既紅色打扮,坐正係我鋪頭對面食雞,仲一面食一面望住我櫥窗啲眼鏡。

Bekonscot既以模型鐵路起家,目前的系統自然很值得一遊。在旁邊的控制室看看複雜的路線圖不果,還是跟著路軌探索一下吧。看清楚才發現,火車不但有指定路線,甚至還有次序正確的停站廣播(對,我檢查過),整個系統的精細程度可見一斑。

他曾經參加新東補選,一名後生仔,面對的是一眾老屎忽,一位大狀,一位律師,也有多年經驗的區議員。但他的表現無疑是讓人眼前一亮,原來香港後生仔是可以這樣的,並不是所謂的廢青。思辯清晰,說話有力,不卑不亢,選舉工程技巧有佈局。即使你說有背後高人指點,但你問我們的行政長官選舉的候選人也有高人指點,但來得卻像一堆屎的表現。

咦?新界東喎,乜唔係沙田、大埔同西貢嗰啲咋咩?無錯,嚴格嚟講,新界東係一個立法會選區,而包括嘅地方有沙田區、大埔區、北區同埋西貢區(包括將軍澳),當然細分嘅清水灣都係其中之一。雖然係咁講,好多人講起新界東都只係會諗起沙田同大埔,好少少嘅或者唔覺意會有西貢嘅存在,根本無人會諗起將軍澳同清水灣係新界東入面。而清水灣更加係新界東毒撚中嘅毒撚!

呢件事肯定有人性嘅黑暗面,但係咪又去唔到返轉頭。幸好學生會長會識得致歉,不過,事件影響嘅係許多大學生會被人標籤負面形象。咁可能有人認為唔應該「一竹篙打一船人」(我哋對內地人睇法,都會咁啦),但呢樣都係人性,從一個角度,可以話係另一種黑暗面,但係咁嘅睇法,又唔係唔可以警醒大家待人處事前要諗清楚點對人。

點一根煙,記梁天琦

作為投過他和梁頌恆的新界東選民,我總想找回那夜曾支持他的六萬多人,大家現在是意氣消沉得不欲說話,還是早已恨透他的「懦弱」,變成在連登為他入獄而喝采的人?我寧願相信,大家只是對現實無語,像面對抑鬱病人,了解的盡頭反而吐不出半句安慰說話。

「黎明前嘅黑暗,係至撚黑暗!」立志委身政治的他,當時被剝奪政治權利終身,但面對群眾,他依然鼓勵大家不要放棄希望。因為他總是為別人着想先於為自己着想。他著眼的,不是自己的政治前途而是香港未來的前路。

拍咗拖,阿強冇得再食辣

阿強係個無辣不歡嘅人,佢曾經講過打邊爐可以唔要豉油,但湯底唔係辣嘅就不如唔好打。但好衰唔衰佢而家個女朋友連咖喱魚蛋都接受唔到,譚仔都只係會叫清湯,係唔食得辣嘅最好代表。有一次我地一班人出嚟食飯,阿強女朋友都在場,當我例牌問下大家有咩唔食嗰陣,佢女朋友講咗一句「唔係辣就冇問題」。

現在年輕人其實就係原罪啦,你一有咩不滿,又話你廢青或者激進份子,再唔係就話你不守制度,不尊從社會體制,但成人卻又不見得所謂跟制度,最好笑就係個長官同你講依家無人肯做司長,佢肯做,就大家將就下啦,好似好難為人咁,咁難為人,就無謂迫人啦。

TVB 是大到不能倒

香港有咩企業唔可執笠?公營企業,港燈、中電,煤氣?四大發展商?港鐵?港交所?你依家要我答,通通唔係。TVB先係最香港大唔能夠執笠嘅企業。

這裡當然不是指轉會到利物浦的快翼張伯倫,而是1939年為和平而向希特拉屈膝的英國首相張伯倫(Neville Chamberlain)—那個居安不思危、尸位素餐的張伯倫。其實張伯倫早在1938奧地利被吞併時可以辭職、1939年德軍入侵蘇台德區時可以辭職、或二戰剛爆發時可以辭職,但他沒有。他大吹大擂的說:「我們這個時代是和平的」正如雲爺爺名句說:「第四就是勝利。」所以雲加可以厚顏到十年不冠無走、2比10被拜仁屠殺無走、同市宿敵排名高過自己無走、連今屆歐聯資格失去都無走。即使有完美下台階的2017年足總杯冠軍,雲加都視而不見,更不用說會顧及球迷的Wenger out示威。結果張伯倫首相在歷史上留下的壞聲譽覆辙,相信雲加亦會重蹈。

人智學談婚姻的理想年齡

從人智學的角度,人體是一部精密的器械。0-7歲的階段是發展身體的階段,在此時期接受教育,孩童長大後容易有情緒問題。 7-14歲為情感開始發展的時期,開始喜歡不同的藝術活動。14-21歲是發展自我及邏輯思維的階段。

你唔知道自己鍾意、擅長做咩唔緊要,起碼你要話到比我知你討厭、抗拒做啲咩,咁我先可以用最少嘅問題引導到你去較清晰嘅方向;如果你咩都「唔知呀」咁,老老實實,你可能問好多問題都問不出個究竟。

王志民與行政長官同場時向青年團體發表有關中環西環合作之言,意義深遠,影響重大。首先,最近反對派炒熱律政司司長鄭若驊僭建,如獲至寶、死咬不放、小事化大、上綱上線,他們的目的就是以反對鄭若驊來反對「一地兩檢」,因為鄭若驊接任後首要任務就是要負責「一地兩檢」的本地立法。